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知情人透露某地爱尔眼科“转介”潜规则:回扣主要围绕“三大板块” 多见于组织老人查白内障

(原标题:知情人透露某地爱尔眼科“转介”潜规则:回扣主要围绕“三大板块” 多见于组织老人查白内障)

(原标题:知情人透露某地爱尔眼科“转介”潜规则:回扣主要围绕“三大板块” 多见于组织老人查白内障)

近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微博晒出多张图片,指向江苏范围内多个县市区从爱尔眼科拿回扣的医生、公职人员、社会人员一事引发广泛关注。宿迁公司内部人士称,回扣在医院就是转介费,一种普遍现象,“在很多医院的医生之间都存在。”

一名曾在某地爱尔眼科任职的知情人透露,其所在的爱尔眼科医院市场部,每年主要围绕着三大板块开展“转介”业务,根据手术方式的不同,转介费用也有高有低,“网医”板块则长期合作提供病患,转介费高达15%。

1月9月,宿迁爱尔眼科发布声明称,医院于2019年已按照董事会相关要求进行了整改,严肃处理了违规员工,并撤换了管理团队。红星新闻记者就“转介费”是否普遍存在一事联系爱尔眼科暂未获得回应。

围绕“三大板块”开展“转介”  多见于农村老人白内障问题

艾芬在微博晒出多张图片显示所涉转介费时间集中在2017年至2019年。艾芬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爱尔眼科根据患者的手术费用对“转介人”按照一定比例进行返点,大部分在10%-20%左右,回扣金额从几百元到2000多元不等。“这是其一直以来的营销模式。”

知情人透露某地爱尔眼科“转介”潜规则:回扣主要围绕“三大板块” 多见于组织老人查白内障

↑艾芬医生贴出的从爱尔眼科拿回扣人员名单(部分)

一位自称曾在爱尔眼科任职的知情人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其所在城市的公司市场部每年主要围绕着“三大板块”开展“转介”业务:一是针对青少年的视力防控,二是成年人的近视眼手术,主要因为一些工作对视力有要求,三是农村老人的白内障问题。青少年的视力矫正多以进校园的方式,与校方达成合作宣传配眼镜等,而“转介费”较高的为第二种近视眼手术。

以对视力有要求的工作单位为例,知情人表示,在与相关单位达成合作后,在对应招聘的宣传手册的小角落,会印有爱尔眼科的联系方式。而因为工作对视力的要求,为了通过体检,选择近视手术的人不在少数。知情人称,爱尔眼科会提前掌握这些人的联系方式和个人信息,如果一旦做手术,就会按照手术费用的一定比例,回扣给相关人员。

“每个区域的相关单位都由我们市场部的人员去跟进,要么是由跟进的负责人直接转账给他,或者是通过财务转到他的个人或者亲属账户,如果不方便给账户的话就直接拿现金。” 知情人士称。

知情人士表示,各地公司给出的回扣比例不尽然相同,而根据手术方式的不同,回扣费用也有高有低,“我们当地比如一场1万2千的手术,回扣大概在600到800元。如果要做ICL(人工晶体植入术)的手术,就会贵一些,回扣也会高一些。”

而手术的方式一般由医生根据病人的眼睛角膜、眼底等各项术前检查的眼部情况来决定,“一般医生会先主推价格高的手术。”

农村老人的白内障的“转介费”更为常见。“我们会和当地的残联、村干部、村医等达成合作,请他们帮忙组织老人过来筛查,很多农村老人感觉到眼睛有点模糊了,就会被吸引过来参加村里筛查,帮忙提前组织老人到场筛查也会有回扣,其中村医转介费曾高达150元/人,以提高帮忙组织、推介的积极性。”

“网医”长期合作提供病患 转介费高达15%

上述知情人表示,联络当地人容易给民众的信任感,“再加上我们会宣传白内障的手术是免费的,一般听到‘免费’农村老人大多都愿意来,但其实这其中部分住院费用是国家新农合医疗报销。此后大多又进一步用更好更贵的晶体使之转化为自费补差额。”

知情人称,按照相关标准,视力低于0.3才是白内障的适应症,“一些0.5甚至0.7-0.8的老人,觉得自己视力稍差也同众人一起上车被拉回医院做手术,医生也会给他们做。”当然也存在风险,“一些老人没有家属陪同,一些老人也不会写字,有部分是手术做完了,家属才来补签手术同意书,如果发生了什么问题,医院也是有责任的。”

“有些私立医院,来偏远地区做实地调查或义诊筛查的情况,他们会觉得一些人群需要做手术,即便没有达到手术指征。”在某偏远地区一家公立医院工作的医务人员表示,因诊疗技术和设备有限,为了拿“回扣”而介绍到上级医院或私立医院就诊的情况确实存在。该医务人员表示,据他了解,一例病人的转介费用并不高,大概在几十块钱左右。

知情人透露某地爱尔眼科“转介”潜规则:回扣主要围绕“三大板块” 多见于组织老人查白内障

↑资料图

除了以上三种模式,前述知情人表示其公司市场部专门成立了一个叫“网医”的版块,主要负责对接长期合作的各家医院的医生,还包括村医等,“因为这类人从事医疗行业,他们可以长期接触到新的病患,就可以一直给我们介绍病人过来做手术,再加上这类人的推荐很容易得到病人的信任,特别是公立医院的医生,我们的转介费也就会相对高一些,可以达到10%到15%。”

据知情人提供的相关截图显示,爱尔眼科医院在某地的网医渠道转诊政策中,配镜、验光的转介费为实际消费的10%到15%,ICL的转介费为双眼1000元,单眼500元,飞秒激光等为实际消费的10%,对于白内障的治疗,根据手术费用不同,单眼的转介费在200到500元之间。而在全员营销政策中,白内障的转介费为50到300元,低于网医渠道。

知情人表示,网医组的人会实地走访宣传爱尔眼科的转介政策,“如果病患想做手术,医生就会联系市场部网医组的人员,告知病患姓名,只要你先报备这个名字就可以拿到回扣,当然这里面也存在一些不同的渠道竞争,谁报备早就算谁的,或者是医生在纸条写上网医组成员的姓名和电话,让病患带上,这也算医生推荐过来的,不然没有报备就会算‘自行来院’,拿不到回扣。”该知情人士称,一个新医院刚开始给的回扣会高,到后面会慢慢减少,“每个人拿到的回扣也不一样。”

红星新闻记者索要证据原始文件,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已将掌握证据上报相关部门。

涉事公司并未正式纳入爱尔眼科上市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此次涉事的宿迁科以康爱尔五官医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8日,于2015年9月8日正式加入爱尔集团,成为爱尔集团中一家集眼科、口腔科、耳鼻喉科、内科、内儿科于一身的五官医院。2021年11月26日,该医院刚刚更名为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

知情人透露某地爱尔眼科“转介”潜规则:回扣主要围绕“三大板块” 多见于组织老人查白内障

红星新闻注意到,宿迁爱尔目前仅属于爱尔眼科通过基金收购的机构,并未正式纳入爱尔眼科上市公司,也即宿迁爱尔尚不是爱尔眼科控股子公司,只是爱尔集团授权使用品牌医院,宿迁爱尔的盈亏并不会影响到爱尔眼科上市公司财务情况。天眼查显示,目前宿迁爱尔持股基金为中钰资本,最终受益人为周铭,其共任职包括邯郸爱尔、泉州爱尔在内的42家企业。

1月9日,对于该院“不规范经营行为”的信息,宿迁爱尔发布声明称,医院于2019年已按照董事会相关要求进行了整改,严肃处理了违规员工,并撤换了管理团队。现任领导班子以此为鉴,进一步加强医院管理、坚持规范运营。

知情人透露某地爱尔眼科“转介”潜规则:回扣主要围绕“三大板块” 多见于组织老人查白内障

↑宿迁爱尔眼科医院声明

从事基金投资的业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此类并购基金运作模式为,爱尔眼科一般在所收购基金中占15%左右的份额,充当有限合伙人之一,以此途径从自身体系外新建或收购眼科医院。

特别的是,这种新建或被收购的医院并不会立刻被归入上市公司,但可以使用爱尔品牌,获得相应的指导,“目的是避免新建或新收购医院盈利爬坡期对上市公司当期净利润的影响。”

天眼查显示,目前创始人陈邦对爱尔眼科医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持股15.81%,并通过对爱尔集团控股35.06%的爱尔医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持股。

中新经纬2021年对陈邦的专访称,1997年,30岁的陈邦以3万元积蓄,以“院中院”形式,承包了长沙市第三医院的眼科科室,还从国外引进设备和技术,开展近视检查和常规近视手术。

“院中院”是指,在公立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中设立营利性医疗实体,或者承包医院科室并自负盈亏的经营模式。

后来在“院中院”模式不可持续的背景下,陈邦成立爱尔眼科,并在长沙、成都、武汉等地先后成立四家医院。

通过慢慢探索出“分级连锁”模式,推行“中心城市医院-省会城市医院-地级市医院-县级医院”,爱尔眼科在全国迅速扩张。2009年,爱尔眼科成功上市,成为“民营医院IPO第一股”。

扩张模式:体外孵化成熟后再纳入上市公司

爱尔眼科公开财报显示,公司采取的是独具特色的“分级连锁”发展模式及其配套的经营管理体系。截至2021年3月数据,爱尔眼科在中国境内医院149家,门诊部93家;官网信息截至2022年1月数据,爱尔眼科在中国境内的眼科医院及中心达618家,其中便包括宿迁爱尔。

知情人透露某地爱尔眼科“转介”潜规则:回扣主要围绕“三大板块” 多见于组织老人查白内障

↑资料图

快速扩张的背后离不开爱尔眼科独特的体外孵化医院模式。据安信证券研报,爱尔眼科从2014年开始,通过并购基金的形式在体外设立或收购眼科医院,授权使用爱尔眼科品牌,并通过管理体系进行赋能。

2015年9月份,爱尔眼科通过中钰资本收购宿迁爱尔。随后几年,爱尔眼科不断投入资金,从各大基金手中收购相关医疗机构。据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爱尔眼科分别收购或新建了湘潭仁和、普洱爱尔、淄博康明爱尔、武汉洪山爱尔等18家医院及31个门诊部或诊所,共投资12.42亿元。

据安信证券研报显示,爱尔眼科公司公告称,2021以来,该公司累计完成四次重要的收并购,共涉及眼科医院27家,对应2020年的营业收入体量合计约5.99亿元。

2021年12月17日,爱尔眼科又发布了一份并购公告,称拟从亮视长银、亮视长星、芜湖远翔天祐、天津爱信等基金手中收购包括义乌爱尔、沅江爱尔、盖州爱尔、佳木斯爱尔等在内的共计14家眼科医院的控股权,此次并购约耗资5.01亿元。

此类并购模式也为爱尔眼科在下沉市场快速开疆扩土。从区域分布看,2021年年底并购的这14家医院均位于三线及以下城市,预计为爱尔眼科带来下沉渠道收益。在2022年1月5日的董秘答投资者问文件中,董秘吴士君也表示,医疗网络遍布城乡县城,是爱尔眼科未来十年的三大目标之一。

据了解,这类收购医院在买断基金中孵化几年后,爱尔眼科才会根据其盈利情况判断是否成熟,再决定是否将其从基金中完全收购进上市公司。爱尔眼科2020年报显示,包括大同爱尔、临汾爱尔、长治爱尔在内的超40家爱尔医院在2020年才正式加入了该公司的合并报表。

红星新闻注意到,并入爱尔眼科上市公司的大部分医院早在四五年前就已成立。例如,大同爱尔、烟台爱尔、大连爱尔均成立于2015年,2020年纳入爱尔眼科上市公司后,由爱尔眼科分别控股95%、51%、52.8%。

红星新闻记者 罗丹妮 实习记者 蔡晓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8153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