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屠光绍:新发展格局中的普惠金融历史使命

屠光绍(全国政协委员  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执行董事)
主持人:新发展格局到了今天,是不是已经形成?您认为这种格局的形成,大概要花费多长时间?有没有什么标志可以说明我们的新发展格局就形成了?这个过程会不会拔苗助长?我们应该如何顺势而为,有耐心地来建设新格局?从政府角度怎么来进一步进行引导?

屠光绍:新发展格局中的普惠金融历史使命

屠光绍(全国政协委员  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执行董事)

屠光绍:新发展格局中的普惠金融历史使命

主持人:新发展格局到了今天,是不是已经形成?您认为这种格局的形成,大概要花费多长时间?有没有什么标志可以说明我们的新发展格局就形成了?这个过程会不会拔苗助长?我们应该如何顺势而为,有耐心地来建设新格局?从政府角度怎么来进一步进行引导?

屠光绍:所谓新发展格局,大家一般叫做“双循环”,我建议在“双循环”前面加一个“新”字,叫“新双循环”,用来描述新发展格局可能更准确。因为“双循环”早已有之,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深圳特区其实已经开始启动了“双循环”。为什么我建议新发展格局叫做“新双循环”,有四个方面的体现:

    第一,循环主导之“新”,循环的主导力量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

    第二,循环阶段之“新”,现在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或者叫做可持续发展阶段。

    第三,循环背景之“新”,全球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内外的形势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第四,循环层次之“新”,过去强调高速度,不太看重质量效益,我们在全球产业链上也是处于中低端;但是我们现在循环的层次要有所提升,在全球产业链里面,要从低中端向高中端迈进。

    这样的新发展格局强调可持续发展,必然要求普惠金融发挥作用,通过金融的手段改善社会结构,实现发展的量质兼顾。

    回到贝院长刚才说到的,现在新格局是不是已经形成了?我认为现在处在形成和完善过程当中,新发展格局涉及到体系、机制、结构和资源配置方式等各方面的综合性的变动调整,而且要与高质量发展互动,是一个持续的动态进程,因此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不断地向前推进,需要我们付出艰苦努力。如果提到新发展格局的形成有什么标志?我认为可以研究和建立一些指标体系来进行分析和评价,比如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就可以用数量指标来说明,但是制度建设、制度开放(规则、规制、标准和管理)的推进状态可以作为更基础性的观测和度量,因为新发展格局的不断推进和完善,最终是要通过新的、适应高质量发展、可持续发展的一套制度的建立体现出来,这才是新发展格局不断形成和完善的重要基础。所以,我认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制度供给、制度建设,以及我们促进国内和国际双循环的制度开放,将是我们下一步的重要任务。

    贝多广:请您归纳一下三次分配话题,以及讨论主题新发展格局下普惠金融历史使命,最后做一个回答,也是作为我们这次对话的总结。

    屠光绍:我谈三个想法:

    第一,包含一次分配、二次分配、三次分配在内的分配制度确实非常重要,分配本身就是新发展格局中促进循环的一个重要环节,所以,如果我们的分配体系能够进一步完善,会促使生产、流通、消费、分配顺畅循环,也会促进经济循环,这本身就是新发展格局的一个重要内容,而支持共同富裕也体现了普惠金融的初心和使命。

    第二,普惠金融在三次分配中能起到什么作用?其他几位嘉宾通过他们的一些数据和理论分析,特别是一些案例,已经把普惠金融在三次分配当中的作用做了很好的表达。什么是初次分配?国民总收入直接与生产要素相联系的分配,主要是通过商业活动、市场活动来实现,各个经济主体更有效地获取生产要素是初次分配的基础,其中一个要素就是资金要素。普惠金融可以使得更多的市场主体尤其是小微和“草根”主体利用更方便、更广覆盖的金融服务获得金融资源。正如我们前面几位嘉宾所说,由于普惠金融的推进,我们通过完善机构布局,运用金融科技,创新金融产品工具和服务方式等工作,都使得市场主体特别是弱势主体在金融资源的可得性方面有了极大的提升,这就为这些主体创造了参与初次分配的有利条件。

    在二次分配过程中,我认为普惠金融也能够发挥很重要的作用。二次分配主要通过政府税收财政等政策安排,来更好地统筹,更好地提供社会基本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认为普惠金融可以通过与政府税收和支出安排形成互动,与其它市场主体和中介组织合作,在促进金融的基础设施建设,扩大金融公共服务空间等方面发挥作用,,从而使微观主体、弱势群体、金融消费者在金融知识、金融信息,金融培训,金融设施等方面的获得度提升。据我掌握的数据来看,不光是银行的普惠金融业务部门,还有很多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其他的金融机构其实都在关注这方面的更多投入。如何通过普惠金融的方式来更多地参与再分配的过程当,促进普惠金融提供一些相关的公共服务?我觉得当前需要普惠金融服务和政府的资源配置能够更有效地结合起来,实现市场作用和政府作用的互动。

    在三次分配中,金融机构以普惠金融作为支撑,能够通过捐赠、扶贫、公益、慈善等渠道更多地对一些社会群体和偏远地域提供更多的支持,更好地秉持共同富裕,承担社会责任,这也是普惠金融的重要方式。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普惠金融在新的发展格局当中,特别是在促进分配体系完善过程当中都可以发挥更多的作用。

    第三,我们在谈普惠金融在分配体系当中的作用,一定要先明确普惠金融是完整体系。普惠金融涉及到各类金融机构,以及各类金融活动。普惠金融更多的是通过金融机构、政府和其他的主体在做好金融服务的基础上,能够形成更好的互动,共同组成可持续的普惠金融生态。因此在新发展格局构建过程当中,特别是促进普惠金融发展过程当中,怎么营造更好的普惠金融发展生态,这也是下一步普惠金融发展非常重要的任务。

    (整理自屠光绍于2021年12月6日在高峰对话:新发展格局下普惠金融的历史使命上的发言,已经本人审定。)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屠光绍:新发展格局中的普惠金融历史使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8098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