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私募大佬汪潮涌失联37天后现身?公司称“不知情” 预计1月13日前复牌

今日有媒体报道,在失联37天后,信中利实控人汪潮涌被取保候审,并连发10条朋友圈。对此,财联社记者致电信中利公司,对方称“并不知情”,并称“很久没有见到汪总了”。2021年1月5日,信中利再次发布《股票停牌进展公告》,称截止本公告披露日,公司继续通过多种方式联系公司实际控制人,但目前公司尚未与其取得有效联系,同时公司也多次与公安机关联系,但截至目前公安机关未给予公司关于汪超涌相关信息的正式答复,并预计将于1月13日前复牌。(记者 陈俊岭)

今日有媒体报道,在失联37天后,信中利实控人汪潮涌被取保候审,并连发10条朋友圈。对此,财联社记者致电信中利公司,对方称“并不知情”,并称“很久没有见到汪总了”。2021年1月5日,信中利再次发布《股票停牌进展公告》,称截止本公告披露日,公司继续通过多种方式联系公司实际控制人,但目前公司尚未与其取得有效联系,同时公司也多次与公安机关联系,但截至目前公安机关未给予公司关于汪超涌相关信息的正式答复,并预计将于1月13日前复牌。(记者 陈俊岭)

私募大佬汪潮涌失联37天后现身?公司称“不知情” 预计1月13日前复牌

(网传汪潮涌朋友圈)


拓展阅读:

百亿私募大佬失联或被拘留,上市公司紧急公告停牌

12月16日,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百亿老牌私募大佬汪潮涌失联的消息引起市场热议。随后,新三板公司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中利”)紧急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实际控制人汪超涌失联,自今日起停牌。

红星资本局多次致电信中利(833858.NQ)董秘办,始终无人接听。但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公司员工都在正常工作中。

私募大佬汪潮涌失联37天后现身?公司称“不知情” 预计1月13日前复牌

信中利在公告中称,根据媒体报道,公司实际控制人汪超涌失联,相关情况尚待确认。公司将根据确认信息完成进一步的信息披露工作,预计将于2021年12月29日前复牌。

私募大佬汪潮涌失联37天后现身?公司称“不知情” 预计1月13日前复牌

但公告中对于汪超涌失联的原因并未提及。据中国基金报报道,一份拘留通知书显示,汪超涌已于2021年11月30日因涉嫌职务侵占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目前该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红星资本局发现,在微博拥有526万粉丝的汪潮涌,自今年10月19日起,就没再更新过微博。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27日,信中利披露,子公司信中利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收到北京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涉及违反基金合伙协议约定、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到位、承诺最低收益以及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和股权冻结事项。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信中利成立于2012年6月,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的投资机构之一。2015年10月,信中利挂牌新三板,截至2020年底,汪潮涌持信中利股份为30.71%。

截至2020年末,北京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累计认缴规模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112.01亿元。

官网显示,汪潮涌为北京信中利的创始人、董事长,有着30年的投融资行业经历。汪潮涌于1985年作为第一批清华大学公派留学生赴美留学,获美国罗格斯大学MBA学位。后成为第一批大陆留学生进入华尔街的投融资专家,曾先后任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美国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并担任美国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副总裁,兼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1998-1999年,汪潮涌受国家开发银行邀请, 担任全职高级顾问,参与筹备和组建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任期届满后, 汪先生与管理团队共同创建信中利资本集团,任董事长至今。

更多阅读:

百亿私募大佬汪潮涌浮沉往事

百亿私募投资大佬汪潮涌,跌落神坛。

近日,媒体报道称,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中利,833858.NEEQ)实控人汪潮涌(本名汪超涌,下均称汪潮涌)已失联两周。信中利12月16日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汪潮涌失联,相关情况尚待确认。公司将据确认信息完成进一步的信息披露工作。信中利股票自12月16日起停牌,预计将于12月29日前复牌。

网上流传的一份落款为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拘留通知书》显示,该局于11月30日15时,将涉嫌职务侵占的汪潮涌刑事拘留。

汪潮涌出生于1965年,湖北蕲春人。他15岁上大学的事迹广为人知,堪称早慧少年,履历极为精彩传奇。信中利成立22年,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私募投资机构。截至2020年年底,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其中6只基金正在清算),累计认缴规模为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为112.01亿元。

2015年,并购重组利好政策频出,“PE+上市公司”模式火爆市场。从这一年开始,汪潮涌开始密集向资本市场进发。2015年,信中利挂牌新三板。次年5月,信中利收购上市公司惠程科技(002168.SZ),围绕这家壳公司大搞资本运作,最终酿成败局。

在此次失联之前,汪潮涌的信中利已陷入泥潭,多次被证监部门采取监管措施。汪潮涌江湖名声日下,信中利已游走在失控边缘。

“我喜欢大海。潮起潮落,生生不息。” 汪潮涌如此解释为何将本名中的“超”改为“潮”。此番潮落之后,汪潮涌还能否再度潮起?

资本中国神童,顺风顺水前半生

汪潮涌钟爱帆船运动,顺风顺水是他人生上半场的真实写照:15岁,入读华中科技大学;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管院研究生;20岁赴美留学。两年后,他就在开始在华尔街闯荡,被誉为“华尔街资本神童”。

1987年到1998年,他曾先后任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美国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并担任美国摩根士丹利中国区负责人。信中利官网显示,1998年至1999年,汪潮涌受国家开发银行邀请,担任全职高级顾问,参与筹备和组建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这段短暂经历之后,他在1999年成立信中利,专司投资银行和融资顾问业务。

私募大佬汪潮涌失联37天后现身?公司称“不知情” 预计1月13日前复牌

信中利成立当年,中国互联网创业浪潮迭起。汪潮涌主要是为海归企业家回国创业提供投资。他因与张朝阳、李彦宏等早期海归企业家联系紧密,遂成为他们的投资人。2005年百度在美上市,B轮投资人汪潮涌赚取百倍收益,随即便有了组建中国帆船队参加美洲杯帆船赛(下称“美帆赛”)的念头。

要尽快参赛,最快的办法就是收购一支美帆赛船队。经多方努力,汪潮涌与一家法国机构成立合资管理公司,以连续3年承担船队每年1000多万欧元投入的代价,拥有了自己的帆船队,如愿参加第32届美帆赛。

这是美洲杯150多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中国船队和船员。汪潮涌被媒体称之为“最敢玩的富豪”。这种“收购一家帆船队自己下场玩”的方式,汪潮涌在2016年再次玩了一次。

2015年10月,信中利新三板挂牌,挂牌首日市值便突破百亿。资本市场春风得意,汪潮涌也在筹划更大生意,开始收购上市公司打造资本运作平台。

2015年前后,并购重组炒作之风在资本市场大行其道。部分上市公司寻求优质资产开展并购重组,促使利润实现增长进而推高市值。私募投资机构募资困难,与上市公司合作开展并购基金业务,能大大缓解基金的募资压力。

PE与上市公司共同发起并购基金的合作模式应运而生,这一模式被简称为“PE+上市公司”。2015年,创投机构九鼎集团借壳中江集团上市,曲线实现将核心的基金投资的项目装进上市公司,并随后用“PE+上市公司”的模式打造了一个金融帝国。

当时在国内,创投机构无论是借壳上市还是IPO都存在极大合规障碍。九鼎集团借壳上市让一众机构看到希望,包括信中利、同创伟业(832793.NEEQ)、银纪资产(834904 .NEEQ)等创投机构都试图复制九鼎集团的“借壳上市”模式。

2016年5月,汪潮涌夫妇以16.5亿元收购惠程科技11.11%的股份,成为控股股东,该交易溢价率高达113.7%。这16.5亿元的资金中,有12亿元是通过招商财富资管公司融资而来,汪潮涌自有资金仅有1亿多元。这场高杠杆、高溢价交易也为汪潮涌今日败局埋下隐患。

成败皆因豪赌,信中利陷泥淖

“这只是照片,你要是到了现场,那才叫惊心动魄。” 2009年,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谈及倾力组建帆船队的比赛场景时,汪潮涌感慨道。

以2016年9月为转折点,汪潮涌迎来真正“惊心动魄”投资生涯。

汪潮涌夫妇2016年5月拿下惠程科技,还未来得及把核心PE业务装进壳公司完成上市,便等来证监会整治借壳上市“监管套利”行为。同年9月,证监会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增加“借壳上市”的触发条件。信中利效仿九鼎借壳上市的模式无法走通了,但汪潮涌并未就此收手。

2015年至2018年,影视、游戏行业迎来爆发,A股诸多上市企业跨界投资影视游戏,以求提升市值。汪潮涌看到了其中的机会。信中利展开“PE+上市公司”资本运作模式,联手中航信托、惠程科技以高溢价方式收购游戏公司哆可梦100%股权。收购完成后,哆可梦的核心业务装进惠程科技。

2018年监管严管定增套利行为,针对游戏、VR、影视、互联网金融等轻资产的跨界并购监管审核趋严。此外,为保护未成年人,2018年3月监管部门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暂停游戏版号审批。

强监管之下,2019年哆可梦自研游戏产品和代理游戏产品的上线时间表遭推迟。这一年,惠程科技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和1.3亿元,同比分别下滑60%、42%。

汪潮涌尝到了高杆杆交易的苦果。当初,他为并购投资项目进行融资,抵押了惠程科技的股权,签下对赌协议。随着惠程科技股价一路狂跌,汪潮涌频频爆仓。

今年7月底,因无法偿还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5.41亿元借款,在法院判决强制执行之后,信中利已不再是惠程科技第一大股东。

信中利的日子也不好过。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信中利亏损2.88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73亿元,其他应付款高达15.56亿元。

12月6日,信中利在半年报问询回复中披露,公司目前面临6个诉讼案件,涉案总金额超过13亿元。同时,公司还有超过15亿元的非关联方往来款,其中有13.6亿元为拆借资金,包括向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拆借资金6.05亿元、向深圳嘉道功程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拆借资金4.94亿元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8088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