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清流|一代“茶王”吴远之的生前身后名:疯狂普洱茶降温?

出品|清流工作室作者|王晓悦 主编|赵妍爆料邮箱stoolpigeon@service.netease.com“茶王”吴远之去世,由他引领的普洱茶市场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清流|一代“茶王”吴远之的生前身后名:疯狂普洱茶降温?

出品|清流工作室

作者|王晓悦 主编|赵妍

爆料邮箱

stoolpigeon@service.netease.com

“茶王”吴远之去世,由他引领的普洱茶市场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2021年最后一个月,大益茶官方公众号发出讣告,云南大益茶业集团董事长、总裁吴远之于12月19日因突发脑溢血离世,享年55岁。

2004年,吴远之率团队收购了长期亏损的勐海茶厂,并打造大益茶品牌。长达17年间,大益茶品牌走过了三次普洱茶疯涨的高峰期,曾因打造了6500万元的高价茶霸占新闻头条,吴远之被认为是这款“金融茶”背后重要的推手,也被尊为“茶王”。

如今,“茶王”已逝,他引领的普洱茶市场也在降温。清流工作室发现,除了大益茶,吴远之还投资多个领域的产业,且可能实际控制上市公司博闻科技(600883.SH)。这些投资产业,是否会因吴远之的离去而发生变化?

疯狂普洱茶降温

清流工作室在芳村茶叶市场看到,茶叶城人流量少,一些临街茶叶店则关停转租。一位在芳村市场跑业务的普洱茶经纪表示,普洱茶炒得火热的时期,2020年芳村市场人流量较大。但2021年下半年,在疫情和普洱茶价格下滑的双重影响下,整个市场冷清了不少。

市场冷清的背后,是以大益茶为代表的“金融茶”价格滑坡式大跌,“腰折再腰折”。

以吴远之打造的经典产品“仓颉号”为例,此前该款茶备受欢迎,在炒作中价格一度涨到22万元一提。经历一波下滑后,目前仓颉号的价格跌至10万一提,跌去一半有多。

大益茶另一款被认为价格屹立不倒的产品“轩辕号”,2021年年初价格一度涨到190万一件,随后价格滑坡,目前行情价在90万元一件,也跌去一半有多。大益茶2003年推出的六星孔雀,在2021年3月一度飙升至600万元一提,如今也跌至450万元一提。

普洱茶最小单位是饼,一饼为357克普洱茶。通常以7饼为1提,12提为一件。因此一提“六星孔雀”总重量约2.5千克,按照目前的价格,相当于1克普洱茶售价1800元,而目前一克黄金的价格在500元上下波动。

前述普洱茶经纪告诉清流工作室,吴远之控制的大益茶集团通过限量发售、摇号配货等营销手段吸引人气,加上庄家的配合,近几年大益茶的价格飙升。此前一度一茶难求,需要充值VIP、提前托关系才有可能抢到首发,但转手一卖就能获利。

在炒茶的热度中,普洱茶也逐渐向金融产品靠拢。比如,大益茶及一些炒茶中介,开发了炒茶小程序或者APP,实时提供不同产品的报价,甚至有和股票类似的k线图,红色为涨、绿色为跌。清流工作室在芳村某中介门店内看到,一块大屏幕正在轮播当天茶市的走势,各个知名产品均有报价、涨跌幅等。

如今,“一两黄金一两茶”的热闹已经过去,普洱茶市场在2020年进入降温期,2021年下半年金融属性最强的大益茶降价最凶猛。

一位普洱茶经纪告诉清流工作室,经历此前的一轮炒作之后,以大益茶为代表的贵价普洱茶都在高位难以再涨,因此2020年到2021年整个普洱茶市场行情都很低迷。“(吴远之去世)那天又来一记爆锤。”他回忆称,吴远之去世当天,很多人甩卖大益茶的产品。

“老板去世的影响比较大,不会短期内显现出来。”另一位普洱茶经纪则认为,目前价格的波动并不是吴远之去世带来的。他表示,普洱茶连涨了6年,茶叶太贵,加上新茶量价齐升,再遇上经济下滑,市场接不住了。

“现在新茶动不动几万一片,泡沫太大了,要挤掉一部分泡沫,也就是说要有一部分投资者亏损才会有资金重新进入。”他说道。

前述经纪人还表示,有关部门对天价普洱茶的表态,也是整个市场行情的风向标。

2021年4月及5月,云南省、临沧市和云县三级“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先后发出“风险提示函”,就有媒体报道的云南省某品牌普洱茶的终端零售市场价格炒作及“天价‘金融茶’风险”发出风险警示。而2021年4月及5月,是这一波普洱茶涨价的最高峰,此后整个市场急速降温。

从此前的炒作来看,普洱茶带有金融属性,也具有周期效应。前述经纪人表示,普洱茶经历了2007年、2014年及2021年三轮高峰,一个周期大致在7年左右。有人在几轮周期中赚得盆满钵满,也有人“07年的茶到现在还没有回本”。

加盟店潜规则

与芳村市场冷清相对比的是,近两年广深两地大益茶门店突然暴增。

“这两年(大益茶的门店)拓展得很猛,但是今年又急剧缩减,倒闭了很多家小店。”一位接近大益茶加盟商的人士告诉清流工作室。清流工作室在芳村茶叶市场看到,仅短短一条街,就有两到三家大益茶加盟店。多家大益茶门店工作人员也表示,自家的加盟店是在去年或者今年年初才开店的。

网络上,大量大益茶加盟的信息满天飞,一些宣传页面声称只需投入50万元就能年盈利40万元。

大益茶负责加盟的工作人员则告诉清流工作室,加盟大益茶的门槛较高,加盟方需要提供1千万元的银行存款验资。验资成功后,加盟方还要前往大益茶办公点面试,由大益茶评估其加盟能力,再根据城市、地段及人流等多个因素定下加盟等级。

据其介绍,加盟一家大益茶的门店,需投入资金大概在300万元左右,要求门店面积在150平方米以上。加盟后,门店从大益茶处购入产品,再自行销售,自负盈亏。目前,大益茶的门店等级分为体验店及专营店A级、B级,不过,该工作人员不愿透露更多加盟细节,称需验资后面试详谈。

前述接近大益茶加盟商的人士则透露,大益茶的门店按照等级配新茶。此前大益茶的门店分为专营店、体验馆及超级体验馆多个等级,其中体验馆又有6个细分等级,超级体官又分三个细分等级。根据等级不同,加盟店获得的配货数量不同。

由于配新货的价格很便宜,按照大益茶的行情,这些新货转手就能卖出差价,形成门店重要的利润来源。比如,一件新茶配货价格3万元,外面行情价能到10万,门店转手就能赚到7万元利润。大的门店通过配更多新货可以维持经营,但因价格下滑,盈利空间正在缩减。而小店配货少难以存活,这也是近一年许多小店急剧减少的原因。

前述人士告诉清流工作室,大益茶集团对门店的要求十分苛刻,导致很多小店做不下去。要达到不同等级的店铺,除了在规模、装修等方面有要求,还有指标要求销售快消品,但“那些快消品做得又差定价又高……亏本都卖不出去,只能送人”。

“你不做可以,给你降级。”前述人士透露,门店降级的话,配茶数量就会被减少,而配茶数量是门店重要的利润来源。

一位门店工作人员告诉清流工作室,门店除了对外售卖普洱茶,也会进行回收。按照零售价售卖,回收时主要依据是行情价,但比行情价稍微低点。“用来送礼的话,到时收礼的人也可以把茶饼带到门店,我们进行回收。”该工作人员表示。

除了盈亏自负,大益茶此前还有另一种分成的合作模式。

一份裁判文书显示,2018年至2019年,吴远之控制的北京皇茶茶文化会所有限公司曾与上海丰府餐饮有限公司合作开店,由后者负责合作场地的租金、养护及整体管理,合作场地销售的全部茶类产品,则由前者负责提供。合作期限内于合作场地销售茶类产品所获收入,每月实际税后销售金额70%由吴远之的皇茶获得,剩余30%分给合作方。不过,双方后期合作并不愉快,后因账目不清等问题对簿公堂。

吴远之的商业帝国

将普洱茶推上高位、大力发展加盟店,大益茶在近两年走上巅峰,其掌门人吴远之也被封为一代“茶王”。清流工作室发现,吴远之的商业帝国,并不止步于普洱茶。

早在2014年,就有媒体报道称,主营水泥的上市公司博闻科技由吴远之实际控制。在博闻科技1998年的年度报告中,吴远之为该公司董事长,后又任董事等职位,但表面上吴远之未持有博闻科技股权。

目前,博闻科技前三大股东为深圳市得融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得融投资”)、北京北大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大资源”)及云南传奇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云南传奇”)分别持股17.15%、11.79%及10.67%。资料显示,得融投资由自然人王绥义控制,媒体曾报道称王绥义是大益茶的中层员工。

二股东北大资源2016年年报显示,其填报的企业电话与至少5家吴远之控制的大益系公司相同。到2019年,北大资源填报的企业电话也与吴远之控制的北京虎族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虎族体育”)相同。这家虎族体育原名为云南大益快乐品茗在线服务有限公司,曾在2009年出现在博闻科技的供应商列表中,博闻科技向其预付款项超过1亿元。此外,吴远之目前仍显示为北大资源的董事、总经理。

而三股东云南传奇2015年填报的企业电话,也与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吴远之控制的公司相同。此外,云南传奇曾在2017年底接手一家宜兴瑞济医院有限公司,后在2019年转手给吴远之控制的北京慈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其他的迹象也表明,上市公司博闻科技和大益茶集团关系密切。博闻科技曾与大益茶集团旗下的勐海茶业有限责任公司,合资设立勐海博益茶业发展有限公司,双方分别持股90%及10%。该公司设立于2005年,主营茶叶及系列产品贸易,目前已被注销。

博闻科技的实控人是否是吴远之?双方之间的交易是否合规?这些疑问已围绕博闻科技多年。

清流工作室发现,博闻科技还是另一家上市公司新疆众和(600888.SH)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93%。博闻科技的董事长刘志波及副董事长施阳均在新疆众和任董事。早年,施阳曾以“滇茶大益天下·马帮西藏行”组委会秘书长的身份出现在新闻通稿中,且其与吴远之共同投资多家企业。

除了水泥、普洱茶,吴远之投资领域多样。其控制的北京慈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投资多只基金,最终投向医疗健康、生物科技及机器人等多家初创公司。其控制的云南宁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投资多只股权投资资金,最终投向教育、农业等领域。

此外,吴远之控制的云南宁祥春融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还通过云南宁祥春融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投向两只新三板公司,一家是主营植物种植的云南润紫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另一家则是赫赫有名的百亿私募信中利。

王晓悦是清流工作室高级作者,常驻广州。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转载请先联系授权,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8046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