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副董事长操纵股价被罚千万 大连圣亚“宫斗剧”收尾?

副董事长操纵股价被罚千万 大连圣亚“宫斗剧”收尾? (来源:清流Plus)

副董事长操纵股价被罚千万 大连圣亚“宫斗剧”收尾? (来源:清流Plus)

出品|清流Plus

作者|周淼 主编|赵妍

清流Plus,资本是本故事书。大家好,我是在研读造假案例以防被割的清流君。此次案例主角便是坐拥多个海洋馆、水族馆,却被“野蛮”资本盯上的东北名企大连圣亚。

自2020年起,大连圣亚被突然出现的小股东“逼宫”,包括正、副董事长、总经理等高管均被清洗出局。而始作俑者或是自2018年一路增持公司股份的磐京基金的实控人毛崴。在毛崴等人上位后,公司却陷入更深的危机,最终因卖企鹅保壳被罚。

近日,已是大连圣亚副董事长、总经理的毛崴又遭到了监管重罚。原来,2017年11月7日至2019年7月3日,毛崴曾与同伙通过磐石基金操纵55个账户交易大连圣亚股票,期间累计增持18.18亿元,减持16.35亿元,合计被罚超1500万元。

卷入股权争夺风波

2002年7月11日,大连圣亚在上交所上市,发行价为7.71元/股。然而在上市第二年,公司就亏损了约2866万元,且在之后的十多年里,业绩一直保持着微盈或亏损的状态。

而在2018年,在未发布利好的情况下,公司股价年内一度涨近60%。也是自那时起,大连圣亚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出现了两个新面孔,一个是杨子平,另一个则是毛崴实控的磐京基金。

彼时,大连圣亚便修改了有关提名独董的公司章程,在新规的基础上,杨子平顺理成章成为公司独董,持股比例一度达4%,而外界对磐京基金的关注,则是其对公司的三度举牌。

磐京基金是一家私募基金,成立于2015年,成立之初管理规模仅1亿元,其实控人之一毛崴毕业于浙江大学,进入私募领域前,他还曾就职于律师事务所顾问。早在2017年,其便开始和大连圣亚合作,共同成立了合伙企业。2018年,磐京基金退出合伙人之列,并在二级市场增持大连圣亚股份。

2018年9月,磐京基金首次出现在公司前十大股东,持股1.45%。而截至2019年7月26日,该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已合计持有公司15%的股份,直逼持股24.03%、有着国资背景的第一大股东星海湾。

彼时,磐京基金也变成了夺权的“野蛮人”。2020年4月,杨子平先是推出了份“火药味”十足的股东大会临时议案,而本该5月召开的股东大会,则因为新老股东意见不统一推迟到6月底才召开。

在召开会议当天,杨子平又一口气提名了与公司4名董事候选人,由此掌握了董事会半壁江山,紧接着便是“清洗”对手,包括公司的原董事长、副董事长王双宏、刘德义以及总经理、董秘肖峰等。

随着元老级人物的出局,杨子平和磐京基金的实控人毛崴也顺利接棒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职务。但这也引来公司员工的不满和恐慌,同年7月,公司200名员工便联名向大连监管局发出公开信举报。

但在这之后,新派股东不仅没收敛,反而还顶风作案,不仅无视了监管的问询,还顶风作案召开向新的股东大会,并提倡以签字代替公章,为此,其还“报假警”谎称公章丢了。

最终,在9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新老股东会持续已久的矛盾爆发,在会议召开前,公司新上任的副董事长、磐京基金董事长毛崴被打倒在地,并被120送往住院,住了好几日才出院。

在那次会议上,公司的大股东大连星海湾也彻底出局大连圣亚,不仅罢免2位杨子平阵营董事的提案未被通过,自己阵营的两名董事、独董也相继被罢免,原来的监事会也遭到“大换血”。至此,大连圣亚这场现实版“权力游戏”也算告一段落。

彼时,有观点称,小股东杨子平之所以敢频频与大股东叫板,或是因为其与磐京基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在对监管的回复中,双方却对此均予以否认。而这之后,磐京基金便被基金业协会发现存在异常经营,毛崴也因涉嫌操纵市场立案调查。

靠“卖企鹅”保壳被罚

对于双方交恶的原因,业内曾猜测或是磐京基金对公司原管理层重金推动的“大白鲸计划”有异议,怀疑其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况。2019年,为给投资额预计10亿元的海洋世界项目筹钱,公司还曾将另一个项目整体转让。

有媒体报道,公司曾计划将“大白鲸”打造成中国的“蓝色迪士尼”,并投资了数十个项目,但项目却几乎未有进展,与之相关的其他服务业收入也增长缓慢,在2017年仅有1898万元,2019年为2056万。

如今,虽然股权争夺战告一段落,但大连圣亚的危机仍未解除。除了“大白鲸”计划搁浅,公司也陷入多名高管也接连出走、被原高管告上法庭、股价腰斩的窘境。

自2020年起,大连圣亚便开始亏损,上半年营收仅有2496.56万万元,净利润更亏损了5320.07万元。与此同时,有关大连圣亚的多起债务纠纷也先后浮出水面,因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一度发不出工资。

但没想到,在2020年第四季度,其营收却突然增加,最终使得全年营收达到1.14亿元,略高于1亿元的退市“红线”。同时,公司也公布了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说明,并调整了过去多份财报。

此举也自然引起监管连环追问。原来,大连圣亚之所以能化险为夷,竟然是因为企鹅。根据回复函,2020年,公司共销售、处理了52只企鹅,合计金额2212万,而这也是公司首次披露这类业务的收入。

不过这种说法却说服不了监管。最终,2020年的业绩,在会计事务所进行专项核查后,突然“变脸”,触及退市风险警示。随后便是股票被强制停牌,公司及董事长等人受到纪律处分。

在此后不久,证监会又对大连圣亚董事兼总经理毛崴作出了行政处罚,对其超比例增持、减持未报告的行为给予警告,罚款30万元;对其限制期内交易行为给予警告,罚款1500万元。一场资本大戏,或也就此落幕。

我是清流君,我们下期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80462.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