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黄有光: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重新评价

(网易研究局稿件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包括友商)网易研究局出品——如何更快乐

黄有光: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重新评价

(网易研究局稿件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包括友商)

网易研究局出品——如何更快乐

你快乐吗?如何才能做一个快乐的人?金钱和快乐一定成正比吗?快乐的影响因素有哪些?网易研究局邀请长期从事快乐研究的全球知名华裔经济学家、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Monash大学经济系荣休教授黄有光解读快乐的秘密。

黄有光(Monash大学经济系荣休教授)

黄有光: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重新评价

虽然多数人不这么看,笔者认为世界人口多数将大量减少,除非强有力而有效的鼓励生育的措施,但多数不会有效。本文论述为何世界人口将比人们预计的更加快速减少,并进一步讨论为何应该完全改变整个世纪来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鞭挞。

1、人口将比人们预计的更加快速减少 

一些众所周知的会减少生育的因素包括人均收入的增加、教育水平的提高、城市化等,而这些因素在中国几十年来已经大量增加,而且会继续增加。另外一个因素是单身的方便,包括外卖快餐、自助洗衣店的普遍流行,使单身者生活不会很不方便。

还有一个似乎没有人讨论过的是,电脑与网络的普及,使单身者不但有个人室内的娱乐,也可以在网上找到美女与帅哥的相片,再加上电脑加工,可以达到真人完全达不到的漂亮与性感程度,使人们曾经沧海难为水,比较难看上真人。这虽然能够增加人们欣赏电脑上的美女或帅哥的快乐,却很可能减少人们结婚或同居的倾向,当然会使生育率减少。

可以预见,随着近来在制造机器人方面的进步,现在已经或不久将会有高度仿真的机器人,不但能够做普通的工作,还能够充当伴侣,提供各种服务。这是使上述电脑美女与帅哥立体化,将进一步减少人们结婚或同居的倾向,生育率的大量减低,可以预期。

总之,由于一些众所周知与一些还没有被重视的原因,生育率将大概率快速减低。

2、人口减少,有何问题?

人们可能认为,全世界有超过75亿人,中国有超过14亿人,人口减少不是问题,反而可以增加人均资源,对人们有利。笔者曾经多次批评过这种错误,指出人口增加(不论是移民进入或是多生育),通过增加分工,分担包括国防与研究等公共物品的成本等因素,反而对原有人们有利;在市场经济,新增加的人们并不能无偿地获取原有人们所拥有的资源。

这里只讨论一点,关于中美争雄上,中国虽然有些优势,但在人口方面,却是一个短板。笔者曾经论述过,根据Brooks (2019,第75-77页),以前的赶超情形,在提升中的老二都是在人口结构上是年轻的,而现在的中国不但不是,而是相反的。在今后的30年间,年龄在15-64的工龄人口,在美国预计会增加13%,而在中国预计会减少18%。从2010年到2050年,年龄在18-23的军龄人口,美国预计会增加9%,而在中国预计会减少50%。在总人口上,从2010年到2100年,美国预计会增加44%,而中国预计会减少26%。美国总人口会从等于中国的23%增加到世纪末的45%。(关于其他中美力量的比较,见:黄有光2020.)

3、”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封建思想?

用现代的语言,这里所谓的三种不孝包括:1.没有帮助父母改正错误,陷父母于不义;2.没有赡养父母,使父母衣食不足;3.没有结婚生孩子,使父母没有后代。对于前两种,大致没有什么争议,但对‘无后为大’,则从我约于1953年左右开始读报章与书籍开始,就知道这个看法长期被大家认为是很错误的封建思想,我也完全接受这个大家对‘无后为大’的批判,一直到自己已经超过古稀之年,才慢慢开始重新评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观点。

首先,古人认为无后是一个大问题,一个因素应该是断绝对祖宗的祭祀。对于确信人死就一了百了,灵魂并不存在的简单唯物主义者(包括从五六岁到中老年的笔者),多数会认为对祖宗的祭祀完全没有意义,只是浪费时间金钱与污染空气。因此,完全不认为断绝对祖宗的祭祀是一个问题。笔者在本专栏2021年5月19日的一篇<‘交叉通讯’与‘非请自来的通讯者’:难以解释的灵媒现象>文章内,报告一位在降神会中出现的叫Runki的‘非请自来的通讯者’,花很多时间,请人们帮他找回他的一块大腿骨。(他在海边酒醉睡觉被冲入大海,后来找到的尸体缺一条腿。)找到并安葬后,他就满意了。因此,人们说,‘入土为安’,是否有些根据呢?笔者不知道,但在我们这个有爱因斯坦的相对性、量子物理学的奇异性、超常灵异现象的存在的世界,笔者认为不能完全否定。因此,不能完全肯定断绝对祖宗的祭祀不是一个问题。

其次,即使不考虑上述因素,即使是在古代,人们认为‘无后’是一个大问题的更重要原因,应该就是‘无后’本身就是问题。一个家族或一对夫妇,能够传下后代,是一个重要成就。即使是根据笔者的唯有快乐才有本身的终极价值的观点,因为绝大多数情形,平均而言,人们是快乐大于痛苦的(详见拙作:Ng 2022),因此,传下后代,就能够使快乐继续。没有后代,至少本家族的快乐就不能继续。因此,无后的确是一个大问题。

如果不只看本家族的小我,而看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大我,可以说,世界人口还在增加,一些家族的无后,整体而言,不是大问题。在国家与世界还没有面对人口减少的问题时,这是成立的。但根据前文所述,全世界将面对人口的快速下降。因此,我们已经不能用这个大我的因素,来否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看法。要使这种观念能够改变,并影响生育,需要很长的时间,因此,希望在这方面更有专业水平的作者,现在就可以进行讨论。

2022年元月3日于墨尔本。

文献

黄有光(2020). <如何正确估计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 《长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2卷第1期,第1-8页。

BROOKS,Stephen G.(2019).Power transitions,then and now:Five newstructural barriers that will constrain China’s rise,China InternationalStrategy Review,1:65–83.

NG,Yew-Kwang(2022).Happiness—Concept,Measurement and Promotion,Springer;

open access:https://link.springer.com/book/10.1007/978-981-33-4972-8.

往期回顾:

点击进入“如何更快乐”专栏,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黄有光简介:

Monash大学荣休教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询委员。

1942年出生于马来西亚。1966年获新加坡南洋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经济学学士学位,1971年获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74年至1985年在澳大利亚Monash大学任副教授(Reader),1985-2012年任讲座教授(personal chair), 2013年后成为终身荣誉教授(Emeritus Professor)。于1980年被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于1986年被选入Who’s Who in Economics: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Major Economists 1700-1986的十名澳大利亚学者与全球十名华裔学者之一, 于2007年获得澳大利亚经济学会最高荣誉—杰出学者(Distinguished Fellow)。受邀请于2018年到牛津大学作第一届Atkinson Memorial Lecture。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黄有光: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重新评价

关注网易研究局官方视频号,看书本上学不到的新鲜经济学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精彩推荐】黄有光·网易研究局专栏PC版>>

【精彩推荐】黄有光·网易研究局专栏客户端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8022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