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近九成利润是假的 乳业巨头科迪为何变身造假大户?

近九成利润是假的 乳业巨头为何变身造假大户 (来源:清流Plus)

近九成利润是假的 乳业巨头为何变身造假大户 (来源:清流Plus)

清流plus,资本是本故事书。大家好,我是在研读造假案例以防被割的清流君。所谓打江山易,守江山难。最近,清流君又听说了一届大佬因造假跌落神坛的故事。从罐头食品、汤圆,再到方便面和小白奶,科迪系曾红遍大街小巷,如今却沦落到破产重组的地步……

根据证监会最近公布在处罚结果,科迪乳业自2015年上市后第二年便开始虚增业绩,3年里虚增了8亿营收、3亿利润。原来,科迪乳业早已变成大股东科迪集团的“提款机”,并试图收购同样落难的兄弟公司,导致账上10几亿元仍还不上奶农1亿多的债,最终东事发。

上市路漫漫

科迪是家老品牌,诞生于1985年,当年,16岁因贫困而辍学的张清海下海创业,东拼西凑了900块钱,做起了当时火爆的罐头生意,后来,遇到经济下滑,产品积压、资金链断裂,使张清海的罐头厂濒临破产。

那是段刻骨铭心的时光,据张清海回忆,当年银行对民营企业支持非常有限,资金主要来源自身发展和民间借贷,一旦出现问题,想要再融资可是难上加难。举债度日的张清海就这样被债主堵门无法在家过年,张清海只能跑到村后黄河古道的大堤里“潜伏”了数天。

可能是坚持感动了老天。当年的一场危机击倒了数千家罐头厂家,市场重新洗牌,而清海罐头厂“剩者为王”,在1994年产值就突破了亿元大关。而在95年,吃罐头的时代过去,张清海又瞄向刚兴起的便捷又好吃的方便面行业,从此就有了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到1995,科迪上线了速冻食品生产线,主要生产速冻汤圆,随着科迪广告语的播出,科迪集团也变得家喻户晓,到1998年时销量已暴增至3300吨。扒着手指头数数,3300吨汤圆够清流君吃一辈子了。

但在后来,三元、思念等河南企业也你追我赶地做起速冻食品,并相继成为了行业龙头,而名头比其他两家大的科迪却渐渐变成回忆。想当年,科迪董事长张清海在回答“怎么看待资本”这个问题时,曾说:“任何一个企业家光傻乎乎地搞制造,不会有多大前途。”

为进一步扩张业务,张清海又相继成立了不少分公司,涉及的行业从食品、超市、零售到矿泉水、大米、畜牧养殖等,连电子商务、机械设备等实业领域也不放过。2016年,为了开展便利店业务,科迪在河南、山东等地建了800多家便利店,2年内就投入了5个亿。

可没想到,科迪却还是败在了资本上。而这一切还要从“败家子”科迪乳业说起。1998年,在汤圆卖的火热时,张清海决定踏入乳业市场,因为他认为这是一个不朽的行业。不得不说,张清海的判断是正确的,牛奶在后来的确成为了家庭必需品。

但没想到,科迪却采用了“先建奶源基地”的策略,统一建设养殖小区,真是有钱任性。要知道,当年10万吨牛奶的生产线就合计大概至少4、5亿元的投资,连蒙牛伊利都不敢这么玩。而这一次折腾也导致科迪“巨投十年、巨亏十年”,甚至背负巨债。

在2004年底,科迪获得了长期合作伙伴农业银行的贷款共计29笔、合计3亿元,期限1-2年。没想到,此时科迪已然穷得连3亿元的短期贷款也负担不起。2005年,长城资产出手从农业银行接管了这3个亿贷款,本意是将其作为一个资本运作项目,最终功成身退。

不过因为种种缘由,科迪乳业连仅仅5%的利息钱都没有,导致3个亿的重组也难以推进。在这期间,科迪的经营状况依然未见好转,奶牛基地前都在烧钱,自然拿不出钱还债。直到 2015年科迪乳业成功上市,长城资产才多年媳妇熬成婆,不仅保住本息,还赚得盆满钵满。

早有端倪

摩擦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在解决了债主后,科迪也没有踏踏实实搞主业,而是在开始资本市场搞事情。2015年,刚上市的科迪乳业便宣布以1.76亿元现金购买全国乳品前30强洛阳巨尔乳业100%股权。当然,钱还是需要借才有的。

次年,科迪乳业又出了份非公开发行方案,拟募资6.94亿元,用于低温乳品改造及冷链物流等建设。这一买,就买出来了商机,买出了奇迹。在外界看来,收购巨尔乳业使得公司扩大了其势力范围,避开了蒙牛伊利,实现了从农村到城市的跨越,可谓一笔神操作。

彼时,科迪集团已经成为了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两个控股子公司科迪乳业和科迪速冻的董事长、高管与科迪集团实控人张清海、许秀云夫妇均存在亲戚关系,比如科迪速冻董事长张少华是该夫妇的女儿,5名高管为其亲戚。

2017年,科迪再次回到大众视野,原因是其一款有着简约透明包装的“小白奶”。据科迪董事长张清海曾透露,“小白奶”在2017年全年日产销量达到400余吨,成为了公司的拳头产品。

但后来随着蒙牛、伊利这种大咖也跟风推出小白奶,这一爆款也渐渐冷却。原以为平淡是真,谁知转眼风云突变。自2018年开始,有关科迪欠薪的消息传出,包括科迪集团、科迪速冻、科迪乳业和科迪水业等多家子公司。彼时,科迪乳业还试图收购同样陷入危机的科迪速冻,不过最终因涉嫌利益输送被终止交易。

后来,消息越传越多,也越来越吓人。为了声讨欠薪行为,曾有40位讨薪员工手举身份证录制视频叙述自己的经历。据媒体披露的联名信显示,科迪速冻长期拖欠公司员工工资、代垫差旅款及18-19年度考核奖金,时间长达2年之久,最早的2018年5月的工资还没发完。

到2019年,账上仍有10多亿现金的科迪乳业又被卷入“奶农欠款”风波,共涉及了河南、河北、山东、等多地上千户奶农,涉及金额达1.4亿元。同年8月,张清海便放出消息,称商丘市政府决定设立20亿救急。

本以为在政府救助下,科迪乳业会成功渡劫,没想到其仅支付了首笔奶款。这样一出自然也引来监管关注,短短1年中,科迪乳业已多次被监管发函,要求就拖欠奶农款项、货币资金是否受限、员工讨薪等事项进行核查;同年8月,便收到了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

造假事发

纸始终是保不住火的,更何况是钱呢。在2019年财报中,科迪乳业便自爆了大股东科迪集团已经非经营性占用公司18.65亿元资金,同时还承认违规为关联方等担保2.72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118.26%,构成内部控制重大缺陷且未进行信披。而此事也成为其2019年、2020年多次业绩“变脸”、被审计出具保留意见的导火索。

不仅如此,在科迪乳业披露2019年半年报时,除了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公司的三名独董就以无法充分获得财务数据为理由,表示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为此,科迪乳业在去年6月被“戴帽”,变为“ST科迪”。而由于2019年营收、净利润大幅下跌,公司股价也节节跌退。

今年4月,科迪乳业公布了2020年财报,营收为4.67亿元,同比减少15.85%;净利润为-12.73亿元,亏损额同比扩大627.72%。此外,科迪乳业及子公司应收科迪集团18.58亿元也计提了9.29亿元损失。不过会计师却表示无法对这份年报出具意见。消息一出,科迪乳业股价再度跌停,股价仅在1元左右,市值仅为10几亿元。

原来,在科迪乳业在深陷困境时,其大股东科迪集团亦在破产重组的“水深火热”之中。2020年12月,科迪集团正式被申请破产重组。虽然口口声声说要还债,但还是被自己打了脸。2021年1月,科迪乳业又称,由于大股东资产有限,偿债方案被搁置了。只能说,谁欠钱谁最大咯。

彼时,科迪集团卷起的法律纠纷数都数不清,除了金融借款、证券交易合同、买卖合同纠纷,连民间借贷也有,执行标的总金额约为18.24亿元,未履行比例达89.1%。同时,多家科迪系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企业,其中科迪乳业被列入次数超20次,涉及金额也最多,而集团实控人张清海也先后30多次收到法院限制消费令。

美好的日子不复返,难道要坐以待毙吗?这时候,大股东科迪集团又来了一番谜之操作,便是成立了新科迪乳业、新科迪速冻、五月坊食品、洛阳白马寺乳业4家公司。不过这番操作的确过于直白,消息一出,业内就传出科迪要“金蝉脱壳、转移资产”的说法,对此监管也发函询问科迪是否存在逃废债务、损害中小投资人利益的情况。

就在债主们盼星星盼月亮时,证监会于今年8月公布了科迪乳业的调查结果,原来公司自2016年(上市第二年)就开始造假,至2018年,科迪乳业一共虚增了8.36亿元营收、3亿元的净利润,虚构今额占比达九成。要不是监管介入,这种造假可能还远未结束。

除此之外,科迪乳业还在2016年至2019年违规向大股东科迪集团及其关联方公司输血超130亿元,前3年当期转回全部资金,而在2019年累计转出67.66亿元,而当期转回47.9亿元。难怪账上10多亿元现金还不上几亿欠款,原来钱都悄悄借给了大股东。

最终,证监局决定对科迪乳业责令改正及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其实控人张清海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并采取10年市场禁入处罚,对于7位相关责任人共计处罚54万元。一夜回到解放前,曾经风靡一时的科迪,最终还是要躲不过命运的审判。

我是清流君,我们下期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6576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