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原标题: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原标题: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面对突然蹿红的优质品种和激烈的竞争,各地果农开始“内卷”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文 |《财经》记者 陈敏

编辑 | 余乐

在葡萄界,流传着许多关于阳光玫瑰的“致富神话”。

有果农靠五亩地的阳光玫瑰开上大奔,成了乡里人艳羡的对象;也曾有果商拉着一冷藏车的阳光玫瑰到深圳档口,半小时内被一抢而空,净赚64万。

“今年猪肉行情下跌后,一个卖猪肉的,猪也不养了,哐当一下拿出2000万来投葡萄。”国内最早采购阳光玫瑰的果商刘文豹告诉我们。

在消费者口中,曾经价格高达300元一串的阳光玫瑰被称作“葡萄中的爱马仕”,好吃是真好吃,贵也是真贵。

但在刚刚过去的夏天,“阳光玫瑰从每斤300元跌至10元”的话题登上了热搜,人们意外发现,自己竟然也能吃得起阳光玫瑰了。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北京一连锁水果店打折出售的阳光玫瑰  摄影/陈敏

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是栽培面积的快速增长。阳光玫瑰是日本国家果树试验场于1988年培育的欧亚杂交品种,2006年完成品种注册登记后便被迅速引入中国。此后十年间,由于栽培技术不成熟,阳光玫瑰始终默默无闻,在全国的种植面积仅有800多亩。

2016年是阳光玫瑰被合力捧上神坛的一年,也是其疯狂扩种的起点。据中国科学院果树研究所统计,截至2020年,中国阳光玫瑰种植面积达到80万亩,约为日本本土的40倍。尽管多位种植户和采购商认为这一数字明显虚高,实际挂果面积应在30万-50万亩之间,但相较于2016年时仍增长了500倍左右,约占全国葡萄种植总面积的4%。

短时间内的大规模扩种带来了品质的两极分化、市场的混乱和口碑下滑。

作为全国最早种植阳光玫瑰的果农之一,刘以勇这几年常在各地考察园区、分享技术。他发现很多地方还在以传统的粗放理念种植阳光玫瑰,结果“种得一塌糊涂”。“我每次都劝他们达不到标准不要采,采了是自己害自己。”刘以勇觉得很无奈,“阳光玫瑰的牌子砸了,大家都受牵连。”

如今,这个“百年难遇”“千年等一回”的优质品种正面临两个“鱼与熊掌”式的拷问——是用催产手段提前上市时间,还是顺季种植以保证品质和口感?是追求产量最大化,还是走精品路线?以云南、江浙、湖南为代表的种植户们,正在走上不同的道路,凭借各自在地理位置、栽培技术和品牌营销上的优势,争当中国的“第一缕阳光”。

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培育一个优质的水果品种并不容易。一位从事多年葡萄引种的专家告诉我们:“阳光玫瑰这个品种对日本来说也是‘千年等一回’”,甚至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它之前,日本最成功的品种是1937年培育的巨峰葡萄,但阳光玫瑰比巨峰更胜一筹。在它出现之后,转眼15年又已经过去,日本水果界仍没能再打造出下一个葡萄爆款。

阳光玫瑰的市场一直很嘈杂,这从它五花八门的叫法就看得出。它的日文名シャインマスカット是英文品种名Shine Muscat的音译,国内的另一种称呼“香印青提”也是由Shine音译而来。市场上的“晴王葡萄”实际上专指日本冈山县出产的阳光玫瑰,是日本一个区域性品牌。与之相似的,还有长野县的“大地之水”。

2020年以来,随着阳光玫瑰的知名度和销量节节上升,这个曾经的小众品种变得热闹非凡。种苹果的、开矿的、投资房地产的、做钢材的、做化工的,一下子全都涌入了葡萄大棚。2016年,刘文豹的竞争对手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到了今年,全国收阳光玫瑰的少说也有一两百个。

这是五年前的他万万想不到的。当时,刘文豹还在深圳市阳光庄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担任采购经理,甚至还曾两次拒绝过阳光玫瑰。

第一次是在2015年的春天,广西一名供应商拿着两串葡萄去阳光庄园推销,问要不要做这个品种。刘文豹和同事们分着尝了尝,都觉得口感与众不同,但一问价格要十五六块一斤。“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太想做它。”

那时候,国内80%的果商都在采买从美国引进的“克伦生”和红提,一斤只要七八块。中国消费者喜欢红色,水果界也不例外,阳光玫瑰作为青提不占据优势。

几个月后,对方又搬来了一箱葡萄。这一回比上次更好吃一些——个头大、颜色翠绿,吃起来细腻脆爽、散发着淡淡的玫瑰香。因为正值8月成熟期,阳光玫瑰果香正浓,但刘文豹依然在犹豫。

一个成功的水果品种需要满足各方诉求。从种植端来看,必须有成熟的栽培技术,能保证品质稳定;从消费端来看,它的口味得被大众认可和喜爱;对于连接二者的果商而言最重要的,则是强商品性和高运作价值——许多品质特别优异的水果正是因为不耐贮运、货架期短,还没等送到市场上就严重腐败,注定无法成为全国性爆款。比如河北张家口一带的“牛奶葡萄”,虽然口味很好,却因不易保存而一直无法走出产地。

那么,阳光玫瑰是如何从默默无闻到突然爆红的?

江苏盐城最早种植阳光玫瑰的种植户刘以勇见证了整个过程。2009年,他从朋友处得到一株阳光玫瑰的种苗,但两年过去也才种了五亩不到,“市场打不开,也不敢过多发展。”

江浙、河南最先试水的果农们也遇到了类似的困境。阳光玫瑰从日本引进的头几年,由于栽培技术不完善,果农们种出来的葡萄大多偏向自然果:果粒小、串型大、外表呈黄绿色、果肉偏软且有籽,香味浓郁到有一股“狐臭味”。

“市场上没人喜欢,卖不掉无利可图就只能砍树。”多年来致力于推广阳光玫瑰的河北省葡萄与葡萄酒学会副秘书长李春雨表示,为了改变局面,只能一边参考日本技术,一边在中国多年来栽培经验的基础之上做本土化摸索。

阳光玫瑰的栽培讲究“精细化”,人力投入高,曾有专家总结了“15个要和15个不宜”,包括选苗、栽植密度、肥水促长、花穗整形、无核保果、病虫防治等等,一个环节出了错,就可能前功尽弃。

刘文豹在2015年所见到的阳光玫瑰,正是栽培技术相对成熟后的“头茬果”。他以13元一斤的价格从成都一个种植户手里拿下了第一批十几万斤的阳光玫瑰,原本想着一箱八斤能卖250元就不错,但市场给了他一个惊喜。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在葡萄园中查看长势的刘文豹  摄影/陈敏

当时,从日本进口的香印青提在香港已经打响了知名度,其中晴王葡萄价格最高,一串能卖人民币400元左右。但海关总署的文件显示,日本向中国大陆出口的新鲜水果仅有苹果和梨两种,葡萄并不在其中,这为果农与果商们炒作阳光玫瑰提供了广阔空间。

“来拿货的一开始喊300,很快变成350、380、400,最高涨到了680一箱。”这是刘文豹常被问到,也反复讲起的故事。想起那阵子深圳、香港档口的火爆场景,他感慨连连,“真的是在抢,一车货1420箱,半个小时赚了64万。”

即便批发价被炒上了天,但“走鬼们”把国产阳光玫瑰拿到香港出售,仍能收获40%—50%的毛利。只要在包装盒上印两句日文——葡萄、香印青提、阳光或是其它意义不明的句子,就能浑水摸鱼卖个高价。笔者查询中国商标网发现,香印青提、晴王葡萄、大地之水均已在国内被注册,其中香印青提的注册方正是深圳阳光庄园。

另一边,因为有了香港高端消费市场400元一串的价格预期,阳光玫瑰在内地的价格也水涨船高,瞬间比其它葡萄高了好几个档次。“一开始从果农那收购的价格真不贵,只不过我们卖得贵罢了。”刘文豹对此并不避讳。

一战成名后,阳光玫瑰的销售渠道彻底打开,竞争也在暗中加剧。“那时候全国种阳光玫瑰的也就800多亩,四川40亩,云南楚雄双柏有50亩,开车进去要三四个小时。”2017年一整年,刘文豹四处寻猎阳光玫瑰,开了整整16万公里,为看几亩地飞几千公里也是家常便饭,“我们做果商的,鼻子比狗都灵。”

辛苦是一定的,“但有人告诉你北京有十万块钱,让你过去取,你去不去?”刘文豹笑着问。

早熟还是晚熟,这是个问题

面对着突然出现的致富机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抢钱”的队伍。但是,随着阳光玫瑰在全国各地四处开花,“内卷”也开始了:为了抢在别人之前上市,果农们纷纷采用各种手段“拔苗助长”,随之而来的就是品质的下降。许多消费者觉得阳光玫瑰似乎没有以前那么甜了,这并不是一种错觉。

云南建水的果农肖俊在2017年种起了这个新品种。如今,他的大棚里一共有30亩的阳光玫瑰和15亩的夏黑葡萄,这在建水只能算是中等水平,更大面积的葡萄园属于外来的投资者们——2011年前后,一批浙江老板陆续到建水投资夏黑葡萄和红地球葡萄,一种就是几百亩,后来又相继改种阳光玫瑰,最赚的40多亩卖出700多万,成了果农心中的标杆价格。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云南并不是葡萄的传统优势产区。但是,凭借高温、低湿的干热河谷地形,云南的葡萄总产量在近几年异军突起,一直位列全国前四,夏黑、阳光玫瑰等新兴品种也最先从云南闯出一条路。

云南种植葡萄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早。以红河州建水县和大理州宾川县两处阳光玫瑰主产区为例,其纬度分别为北纬23度和25度左右,充足的热量使得阳光玫瑰最早在每年4月就能采摘。

物以稀为贵,成功避开集中上市期的云南阳光玫瑰往往能收获高价。四五月份时,建水阳光玫瑰的包园价在100元-120元/公斤,即便肖俊家今年的葡萄六月才成熟,批发也能卖20元-30元一斤,“价格和去年比没什么变化,我在建水卖得晚一点,但和别的省比还是要早。”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肖俊葡萄园里待采摘的阳光玫瑰  受访者供图

等到云南的果子都摘得差不多了,广东、广西、四川攀西地区这些第二梯队的葡萄才刚刚成熟,紧接着是湖南、江浙一带,山东及其北部则要等到国庆前后。

如果希望提早上市时间,果农们有两条路可走。一是采用单层或多层膜的大棚达到保温效果,进行促早栽培。以刘以勇在江苏的葡萄园为例,种在普通避雨棚内的阳光玫瑰成熟期在9月20日前后,用单层保温棚可以提前到8月20日,双层保温至少可以再提早一个月。

问题是,促早的投资成本高,果子产量却相对低,品质也会下降,而且对种植技术要求更高。“如果促早,工人春节都没时间回去了,要24小时盯着温度。手机一响就知道不好了,温度偏低还是偏高了,得马上调整。”以勇葡萄园一位90后管理员告诉我们,自己一年365天有360天都待在园子里,“出门总觉得不放心。”

第二条路是采青,也就是在果实还未完全成熟、糖度较低时提前采摘。葡萄果实发育的节奏是先膨大,再上糖、上色、上香。相对应的,颗粒大小、甜度、颜色和香气便成为评价阳光玫瑰好坏的标准。阳光玫瑰作为青提不用上色,也就是说,采青对于它的卖相影响很小,区别仅在于甜度和香味。

日本晴王葡萄的出售标准是果粒14克以上,底糖(一穗葡萄最下面一颗的糖度)18%以上,但现阶段国内尚无通行的阳光玫瑰质量标准,不同的果商在收果时会根据市场对于糖度、果粒大小、果粒数量和串型的偏好来划分呢一级果、二级果和三级果。

品质优良的种植基地一级果产量能达到80%以上,但平均算下来,全国产出的一级果比例还不到15%,其中大多都流向了香港市场和各大精品超市,我们在百果园、果多美所见到的29.9元/斤的阳光玫瑰,则属于中果或中下果。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底糖16%的阳光玫瑰一级果  受访者供图

“水果这个行业,东西一多就乱了。”据肖俊回忆,早几年收购时还要求底部糖度17%,后来慢慢变成16%、15%,标准一年比一年下降。今年建水80%都在采青,12%、13%就拿出去卖的不在少数,“说白了就是卖生的。”

除此之外,云南的阳光玫瑰原本能够实现一年两收,但今年很多种植户都主动放弃了第二季,为的就是第二年能“赶个大早”。

全国最早成熟的云南尚且忙着采青,其它产区就更着急了。在湖南澧县葡萄办致当地果农的《告葡萄种植户书》中,就提到“一些种植户在利益的驱使下,附和商家行动,将未成熟的葡萄提早采摘,卖给商家”,为此,澧县葡萄办提醒果农需等到8月20日之后,下端果粒糖度达到16%以上才可采摘上市,号召大家共同维护“澧县葡萄”的品牌形象。

但对于果农而言,在8月初出售糖度10%的葡萄与在8月底出售糖度16%的葡萄相比,亩收益可能持平甚至更高。大半个月的等待却充满了不确定性,毕竟,在看天吃饭的农业领域,谁也没法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占尽“天时”的云南阳光玫瑰在上市时间上先声夺人,但远远称不上“一地独大”。在全国至少24个省市自治区,你都能见到阳光玫瑰的身影。

我们抵达鞠金海在江苏滨海县投资的葡萄园时,刚好赶上当地阳光玫瑰的采摘季,近百万斤葡萄已经被广州、深圳和上海的三家采购商全部定下。十多位包装工人面前摆满了新鲜摘下的阳光玫瑰,先修剪坏果、套袋、扎口,再贴上印有“晴王经典”的贴纸,称重装箱。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正在包装阳光玫瑰的工人们  摄影/陈敏

2017年,鞠金海把这片占地600亩的果园中的一半改种了阳光玫瑰,他看好滨海的原因是,这里的纬度和气候类型都与日本冈山县相差无几,能种出“最纯正的阳光玫瑰”。

“我们这儿四季分明,该发芽的时候就发芽,该开花就开花,该结果就结果,自然生长出来,才是最正宗的味道。”鞠金海说。

若论“正宗”,江浙产区确实算得上国内阳光玫瑰的先行者。2006年,南京农业大学的陶建敏教授最先通过国家948项目,即“引进国际先进农业科学技术计划”将阳光玫瑰由日本引入。此后的两三年里,浙江金华、上海、江苏张家港三处葡萄种植基地也分别由日本引进种苗。目前国内种植的阳光玫瑰,或远或近,都是间接引自这几个地方。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在栽培理念上,江浙地区也与日本比较接近。想种出一串高颜值的葡萄,在种植期间需要修花、疏果,剪掉发育不良的小果和多余的果粒。这也是鞠金海的妻子杨海霞最痛苦的时候,“每一颗都像你的孩子一样,真的下不了手。”

但舍不得下手,就得不到市场的认可。刘以勇相信,阳光玫瑰未来的道路一定在于精品化,就像他常常告诉园区里的疏果工,“你们不是工人,你们是艺术家。”今年他接了几家高端客商定制的订单,亩产控制在4500斤,一串葡萄45粒,一粒16克,底糖18%以上。虽然比云南晚上四五个月,价格却不相上下。

但是在湖南澧县,刘以勇见到了许多追求产量、亩产8000斤的葡萄园。短期来看,即便当地阳光玫瑰收购价已经跌破五元,果农自己种个三五亩地,一年也能收入十来万,和以前种粮食一亩挣几百相比,现在种水果一亩能挣几万,“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刘文豹也表示,虽然各地都有“种得好的代表”,但市场上都知道湖南的货总体品质不高。“阳光玫瑰的土壤改良很重要,一亩地光有机肥可能就要一两万,但湖南(很多果农)2000元都不舍得投。”

不过,相比于其它产地,湖南澧县可以说是最具品牌意识和互联网思维的。自2006年至今,当地已连续举办了16届澧县葡萄节,当别人还在悄悄往盒子上印日文的时候,澧县已经联合30多家农业专业合作社,打造起了国内目前唯一的阳光玫瑰县域品牌。今年受疫情影响,葡萄节从线下转为“云上”,并邀请了100多名主播到葡萄园里比拼直播带货。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澧县阳光玫瑰官方包装标识  图源来自网络

此外,澧县阳光玫瑰还搭上了新式茶饮的顺风车。不久之前,茶颜悦色投资的长沙本地果茶品牌“果呀呀”联合湖南公益助农平台“湘农荟”,推出了“青一色小公主”和“阳光玫瑰好韵味水果茶”两款以澧县阳光玫瑰为原料的饮品,售价分别为28元与25元。作为“弗兰果子计划”的一部分,这两款饮品也将很快出现在深圳文和友的果呀呀快闪店中,替澧县阳光玫瑰摇旗呐喊。

面对源头封锁,中国需要自己的“阳光玫瑰”

短暂的红利期消退之后,究竟谁能突破重围,成为消费者心目中阳光玫瑰的代表,目前还尚无定论。但无论是云南、湖南还是江浙的果农,或是采购商、种植专家、投资者,都不认为阳光玫瑰如外界所说的“走下了神坛”。

刘以勇给出了一组数据作为对比:夏黑葡萄的亩收益在一两万的水平,而阳光玫瑰的亩收益是它的五倍乃至十倍。他甚至大胆预测,“未来十年都没有任何品种能超越阳光玫瑰了。”

这一论断也并非毫无依据——1939年诞生的日本红富士,至今仍旧是苹果中的佼佼者。育种是漫长而曲折的过程,1988年日本国立果树科学研究所杂交培育出阳光玫瑰后,又经历了15年的试种、观察和改良才在2003年正式发布,并于2006年正式注册。

近两年在国内新出现的“妮娜皇后”同样是从日本引进,个头更大、味道更甜,价格卖到200元一斤。但成熟的“妮娜皇后”呈鲜红色,需要上色,种植难度比阳光玫瑰高出一截。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日本2011年注册登记的“妮娜皇后”  图源来自网络

“如果它和阳光玫瑰一样好种,肯定满大街都是了,现在一万亩里有50亩就不得了了。”刘文豹提到,几年前阳光庄园曾尝试推过另一款红色品种——“浪漫红颜”,来作为阳光玫瑰的搭配,但同样因为技术原因没能成功,“浪漫红颜已经不浪漫了,甜蜜蓝宝石也不甜蜜了。”

为了培育出性状比阳光玫瑰更优良的葡萄,常见的做法是拿它与其它品种杂交,浪漫红颜正是阳光玫瑰和魏可葡萄的产物。在日本,它被叫作“美和姬”,而浪漫红颜这个中国名字是刘以勇给取的。上述葡萄引种专家表示,如果性状不太明显,国外的水果品种一旦在国内引种成功都会改个名字,“这样会减少一点麻烦。”

有学者曾梳理了2000年至2015年中国由国外引进的310余种葡萄,其中美国品种最多,主要用于酿酒和制汁,鲜食葡萄则多由日本引入,共81种。

阳光玫瑰的喜与忧:“千年等一回”的葡萄,能火过三年吗?

数据来源:《2000年以来我国葡萄国外引种概况》

但在未来,这条路很可能走不通了。今年4月,日本国会修订后的《种苗法》正式开始施行,该法案禁止个人和法人未经许可将已经注册的日本农产品种子和种苗带出日本。随后,日本农林水产省发布了总计1975项被禁止带往海外的农产品名单,其中就包括香印青提。

此次修订的源头,正是因为香印青提在中韩两国的大规模种植,对日本本土水果的出口造成了极大冲击。尽管在2006年面世时,日方就为其申请了本土知识产权保护,但并未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海外品种注册保护。当日本政府意识到这一漏洞时,阳光玫瑰早已“偷渡”海外,一切为时已晚。

前述葡萄引种专家指出,保护无性繁殖的果树苗木是非常困难的,“假如我们培育了一个新品种种在地里,同行要来看,你不可能拦着他。他看了觉得好,摘个芽回去就能种。”

“水果育种向来是我们的软肋。”该专家表示,一个水果新品种的诞生,平均需要25年的时间。过去中国农业发展一直强调“以粮为纲”,近几年才开始重视水果蔬菜的育种,桃子因为原产于中国,种质资源丰富,已经有了不少精品,相信未来十年、二十年里,我们也会培育出自己的“红富士”和“阳光玫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6282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