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涨电价”已开启!内蒙古、上海、湖南允许“上网电价”上浮

(原标题:“涨电价”已开启!内蒙古、上海、湖南允许“上网电价”上浮)

(原标题:“涨电价”已开启!内蒙古、上海、湖南允许“上网电价”上浮)

9月下旬以来,“限电潮”影响全国多个省份,不止工业用电,居民用电也一度受限。

红星资本局调查了解到,煤电价格倒挂是目前“限电、停电”的主要原因之一。

9月29日,红星资本局梳理发现,内蒙古、宁夏、上海等地区在此前就已经陆续开启“涨电价”的调整,允许煤电市场交易电价在标杆电价基础上向上浮动。

此外,相关部门也在积极解决全国煤炭紧缺的问题。9月29日,国家发改委、国家铁路集团也发布了《关于做好发电供热企业直保煤炭中长期合同全覆盖铁路运力保障有关工作的通知》,进一步加大对发电供热煤炭运输的倾斜力度。

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的“上网电价”,一般指的是电网向发电企业买电的价格,该价格并不等同于是居民用电价格。

对于各地政府出台的允许电力交易价格上浮的政策,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红星资本局表示:“电力交易价格上浮对缓解目前电力紧张的情况是有好处的。”同时,林伯强也指出,除了电力市场交易价格上浮,后续关于电价和煤炭供应的相关政策都要抓紧跟上。

“涨电价”已开启!内蒙古、上海、湖南允许“上网电价”上浮

“涨电价”调整已开启

内蒙古、上海、湖南允许“上网电价”上浮

9月29日,红星资本局梳理,内蒙古、宁夏、上海等地区已经陆续宣布,允许煤电市场交易电价在标杆电价基础上向上浮动。

7月23日,内蒙古工信厅、发改委发布了《关于明确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价格浮动上限并调整部分行业市场交易政策相关事宜的通知》。其中规定,自8月起,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燃煤发电电量成交价格在基准价基础上可以上浮不超过10%。

中金公司研报分析称,蒙西地区率先明确电价上浮空间,将帮助火电实现盈利边际改善,此次调整也是2017年以来“降电价”和浮动电价政策推出后,首次放开电价管控。

据《人民日报》旗下《中国能源报》报道,8月4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发布《关于调整2021年电力直接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对宁夏今年8-12月电力直接交易有关事项予以调整,并提出允许煤电交易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上浮不超过10%。

随后,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关于开展2021年上海市电力用户(含售电公司)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工作的补充通知》,要求进一步完善“基准价+上下浮动”电力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取消燃煤标杆上网电价“暂不上浮”的规定。

8月底,上海市发改委发布关于印发《进一步规范本市非电网直供电价格行为工作指引》的通知,进一步规定非电网直供电终端用户用电价格最大上浮幅度不得超过10%。

另据华夏时报报道,9月24日,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发布《关于完善广东电力市场2021年四季度运行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明确,允许月度交易成交价差可正可负,同时电价上涨将传导给终端用户。这被认为是广东电力市场即将进入定价上涨阶段。

紧接着,9月27日,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印发《关于完善我省燃煤发电交易价格机制的通知》,规定自10月起,将在确定电力市场交易基准价格的基础上,引入燃煤火电企业购煤价格作为参数,按一定周期联动调整交易价格上限。

通知中提到,建立与煤炭价格联动的燃煤火电市场交易价格上限浮动机制,合理体现发电、用电成本,降低市场风险。目前来看,湖南省规定:“当平均到厂标煤单价超过1300元/吨,煤价每上涨50元/吨,燃煤火电交易价格上限上浮1.5分/千瓦时,上浮幅度最高不超过国家规定。”

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的“上网电价”,一般指的是电网向发电企业买电的价格,该价格并不等同于是居民用电价格。

除了电力交易价格,全国多地区也在此前推行峰谷分时电价机制。

8月底到9月初,广东、贵州、广西、安徽等省份先后发布通知,执行分时电价政策,在平段电价基础上,上、下浮一定比例,形成高峰电价和低谷电价,从而引导电力用户削峰填谷、保障电力系统安全运行。

拉闸限电频发

煤电价格倒挂是主因

“火电行业陷入成本倒挂发电、全线亏损的状态,已严重影响到了蒙西地区电力市场交易的正常开展,并对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及电力平衡带来重大风险。”内蒙古工信厅、发改委如此解释调整电力交易市场价格的背景。

早在今年6月份,宁夏发改委就召开电煤供应座谈会,研究电厂煤源紧张,煤炭价格大幅上涨,造成电价与发电成本倒挂,部分电厂面临停产风险等问题。

湖南省发改委也在通知中提到“疏导火电燃料成本”。

可以看出,在此轮“限电潮”之前,各省份就已经注意到了煤电价格倒挂的严峻问题,并相继出台允许电力交易价格上浮的政策。

其实,煤电价格倒挂也是目前“限电、停电”的主要原因之一。对于以火力发电为主的发电企业来说,燃煤成本基本上是最主要的成本支出。事实上,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电煤价格始终高位运行。

生意社数据显示,今年6月4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的报价约为930元/吨;到9月28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的报价约1630元/吨,短短3个月的时间,就上涨了约75.2%。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仅从9月3日到28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报价就上涨了近500元/吨。

煤电价格倒挂,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供电供热企业成本上涨,利润空间被挤压。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在1-8月全社会用电量两位数增长的情况下,电力热力供应企业利润跌15.3%,而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利润同比大145.3%,煤炭燃料加工业利润同比暴涨2471.2%。

供电供热企业的利润被成本吞噬,也打破了电厂盈亏平衡,陷入“发一度电,赔一毛钱”的怪圈,9月初,大唐国际、北京国电电力等11家燃煤发电企业就因此联名呼吁涨价。

积极解决煤炭供应、运输问题

专家:电价和煤炭供应政策调整要抓紧跟上

日前,红星资本局调查发现,多家煤矿表示,保供给是当前首要任务。受访煤矿有的需要保障所属集团旗下的电力供应,有的与电力企业签订了第四季度增量保供合同,都没有多余的库存和产能对外售煤。(链接:煤电倒挂背后:陕西、内蒙古多煤矿不再“对外售煤”,有车队无煤可运)

而煤炭水运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水运价格近期高位回落,但仍比去年同期上涨了50%以上。货船的船期没有那么紧张,但国庆后订船仍需等待5天。

目前,相关部门也在积极解决全国煤炭紧缺的问题。9月29日,国家发改委、国家铁路集团也发布了《关于做好发电供热企业直保煤炭中长期合同全覆盖铁路运力保障有关工作的通知》,进一步加大对发电供热煤炭运输的倾斜力度。

在此之前,中煤集团也表示,为进一步落实发改委保供稳价要求,中煤集团继低于市场价格10元/吨向江苏利港供应煤炭后,再次以低于市场价格10元/吨向浙能集团供应煤炭(“明州76”轮),保障重点电力用户用煤需求。

9月27日,据《吉林日报》报道,吉林省省长韩俊指出,要多路并进保煤炭供应,派专人到内蒙古驻煤矿,逐一落实煤炭购销运输合同,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对吉林省的各项支持措施尽快落到位;争取更多的进口指标,抓紧推进俄煤、印尼煤、蒙古煤等外采计划;自产煤企业要专班驻矿,在保证生产安全的前提下,能开尽开,开足马力,释放产能;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扩大市场采购范围;加快储煤基地建设,推动储备煤保质保量尽快达标。

另据《合肥晚报》,安徽省能源局也表示,督促煤炭企业全力增加电煤供应,千方百计将电煤库存提高到7天以上并抓紧消缺,组织专家抓紧排除故障,确保不发生无煤停机和非计划停机。

9月29日,山西省保供十四省区市四季度煤炭中长期合同对接签订会举行。会议指出,中央驻晋煤炭企业将保供天津、福建、河北、广东、辽宁等5个省市;晋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对接广西、江苏、吉林、安徽、上海、浙江等6个省区市,山西焦煤集团承担河南省保供任务,华阳新材料集团承担海南省保供任务,潞安化工集团承担山东省保供任务,其余保供任务由山西省各市煤炭企业承担。

对于各地政府相继出台的允许电力交易价格上浮的政策,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红星资本局表示:“电力交易价格上浮,对缓解目前电力紧张的情况是有好处的。”同时,林伯强也指出,除了电力市场交易价格上浮,后续关于电价和煤炭供应的相关政策都要抓紧跟上。

“解决电力紧张,要把短期目标和中长期目标分开。短期来看,如何释放煤炭产能、如何让火电企业有动力去发电,解决这两个问题,才算是过了短期这一关。”林伯强说。

林伯强继续建议:“从长期来看,解决工业用电短缺的问题,要从产业结构调整方面入手,例如调整高耗能企业等;另外一个就是煤炭问题,将煤电的比重降下去,提高新能源发电的比例。”(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强亚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6165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