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原标题: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原标题: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自去年以来,中国便被卷入了一起世界银行的高层人员涉嫌篡改“营商环境”数据的风波之中,并被称作是“篡改数据”行为的“受益者”。

而时至今日,这场风波又因为一份美国律所发布的调查报告进一步发酵,一些境外媒体也再次抓住此事攻击和抹黑起了中国。

然而,多名曾配合该律所调查的世界银行前雇员却表示,该律所报告中涉及中国的情况,与他们告诉调查人员的内容存在明显出入,与事实不符!被指控的世界银行前高管也发布声明,坚决否认了这些指控。

同时,越来越多的迹象还显示,此事的背后恐怕又是美国在搞鬼。

这场肥皂剧一般的政治风波,始于去年8月。当时,世界银行突然宣称他们自2003年起开始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Doing Business report),在2018年和2020年的报告中可能存在“数据违规”问题,并将对此事展开调查,同时也将暂停这一报告的发布。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至此,中国便被卷入了这场离奇的风波之中。一些西方媒体宣称中国是这种“篡改数据”行为的“受益者”。美国福布斯新闻网甚至在2020年12月一篇报道中宣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美化”自己,以掩盖该国的“人权问题”。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对此,中国外交部曾在去年9月1日回应过一次该事件。发言人华春莹当时表示,中方注意到世行有关消息,敦促世行方面本着公正、客观、透明原则,遵照多边机构规则和程序开展内部调查,切实维护世行及成员国声誉,也维护好《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的专业性和公信力。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但事情在一年后的2021年9月15日又再起波澜。

一家受世界银行委托调查此事的美国律所,发布了一份16页的调查报告,不仅指控中国官员在2017年时给世界银行“施压”,要求抬高中国在2018年版“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的排名,还指控时任世界银行的CEO,如今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的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亲自给“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的制作团队施压,“迫使”该团队“篡改数据”,“提高”了中国的排名。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但耿直哥发现,这个名为WilmerHale的美国律所派出的四名调查此事的人员,都与美国司法部有关联。如上图中红框所示,这名单中的前三个人,都曾经是美国司法部的检察官,第四人则与美国司法部有过合作关系。——对,就是那个为了打压中国企业华为,不惜构陷中国公民孟晚舟的美国司法部。

随后,一些西方媒体立刻开始用这家的律所的报告攻击起了中国和格奥尔基耶娃。

其中,美国《经济学人》杂志甚至专门写了一篇社评,要求她“辞职”,理由是她帮中国“抬高”排名的事情证明了她“不敢对抗中国”,无法“协调”好美国和中国在IMF这种国际组织中的关系。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巧合的是,根据路透社的报道,美国的一些政客也在借世界银行这个“篡改数据”的事情不断造势,想将格奥尔基耶娃赶下IMF总裁的职务。

不过,路透社特别提到了《经济学人》没有提到的一个信息,那就是格奥尔基耶娃前不久在设置IMF特别提款权(SDR)分配方案时,曾与IMF中一些中方背景官员有过交流,可这种听取中方声音的做法,似乎触怒了美国人。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图为一些美国政客写给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的一封信,要求她给IMF施压,让格奥尔基耶娃辞职走人

另一方面,格奥尔基耶娃本人目前已经强烈否认了那家美国律所在报告中对她帮中国“篡改数据”的一切指控。

根据美国雅虎新闻网的报道,格奥尔基耶娃先是发布了一份简短的声明,表示自己“根本就不认可”那份美国律所在其报告中对她的指控。

之后,她又在一份写给IMF管理层的三页声明中表示,那家美国律所“误解”了她当时在世界银行的工作,得出了“错误”的结论,并称她当时只是要求世界银行负责2018年版“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的团队详尽检查清楚排名数据,确保这些数据和排名是禁得起检验的,因为有一些国家对排名和数据提出了质疑。她还强调她当时的所做所谓都是依照规章制度来进行的。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图为现任IMF总裁的格奥尔基耶娃强烈否认对她的指控

不仅如此,一位曾配合那家美国律所调查“篡改数据”一事的世界银行前高级官员,近日也在美国的社交网络曝出了一个猛料,直指那家美国律所。

如下图所示,这位世界银行的前高级官员名叫尚塔·德瓦拉杨(Shanta Deverajan),曾是世界银行发展经济学研究部的高级主任,也是2018年版“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的主要经手人。目前他在美国乔治敦大学担任教授。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前两天,德瓦拉杨在美国社交网站“推特”上连发5个帖文,称那家美国律所删改了他的访谈原话,歪曲了他的原意,这才造成了一种格奥尔基耶娃有问题的印象。

他说,他原本对调查人员说的话是,格奥尔基耶娃只是要核实清楚包括中国在内的排名数据,确保中国能够因其推行的经济改革而得分,并强调了不要损害“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的公信力。可他发现律所的调查人员却在报告中把他的后半句话直接省略了。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另外,德瓦拉杨还在帖文中表示,当年他在负责制作2018年版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时,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来自格奥尔基耶娃或其他人要求“篡改数据”或“提高中国排名”的压力。而且,他也没觉得更改中国的数据有什么不妥。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他还表示当时中国之所以会得到关注,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也像很多国家一样,对排名中自己的分数提出了异议,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中国是个大国和重要的国家,所以这样的反馈自然会得到更多关注。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曾经在世界银行担任首席经济学家的美国知名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近日也对路透社表示那个美国律所的调查报告有问题,当年参与制作2018版“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的人员没有被“施压”,格奥尔基耶娃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标准,律所的报告是对格奥尔基耶娃的“恶意诽谤”。

至此,除了当事人格奥尔基耶娃外,目前已经有至少两个旁证站出来在质疑那家美国律所调查报告的准确性和操守了。

其实,耿直哥在通读了美国那家律所的调查报告中涉及中国和的格奥尔基耶娃部分后,也觉得这份报告似乎是在“带着结论找论据”,对中国和奥尔基耶娃搞“有罪推论”。

比如,这份报告根本没有拿出任何中国要求“篡改数据”以提高排名的任何证据,其所谓的“证据”,不过是中国方面认为“全球营商环境排名报告”未能客观准确地反映中国的经济改革,所以便将此事反映给了制作团队,希望相关团队能够科学地反映出中国在改善营商环境上的改革进展。这是一个很平常与合理的诉求,且很多国家也都提出过。

又比如,报告中所谓的“篡改数据”的那部分情节,在耿直哥看来其实反映出的恰恰是“全球营商环境排名报告”的算法有问题。因为2018版报告的制作团队,在其初版排名中曾将中国排在了第85位,比前一年的78位跌了7位,但当时该团队表示这不是因为中国没有进步,而是其他该排名区间的国家进步得更多。

可在格奥尔基耶娃要求核查清楚数据,如实反映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的改革得分后,相关制作团队便给中国当时出台的一项改善营商环境法律,重新打了一个更高的改革分数,谁知这个小小的主观性上的改动,却令中国的排名回了前一年的第78位,并没有“抬高”。

所以,这难道不恰恰说明了“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的打分模式有问题、主观成分太大、难以客观准确地反映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实际改革成果,说明了中国的投诉是恰当的么。

倒是那家美国律所对德瓦拉杨等知情者的访谈进行“断章取义”的做法,才更符合“篡改数据”的情形。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图为世界银行的标志

最后,就在今天(9月27日),认为格奥尔基耶娃被美国律所“恶意诽谤”的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在《报业辛迪加》的一篇文章中抛出了一个“爆炸性”的观点,称此事背后可能涉及世界银行以及IMF内部的某种“政变逼宫”,是一群对格奥尔基耶娃不满的人想要搞走她。

斯蒂格利茨还特别提到,对格奥尔基耶娃展开这一“篡改数据”调查的现任世界银行的领导层中,有人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任命的。

他说,这个人正是世界银行现任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

世界银行为中国篡改数据?搞鬼的恐怕又是这个国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6123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