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原标题:“大师,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原标题:“大师,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在门票与旅游的基础上,许多寺庙开始了更多元化的商业探索。

他们打造IP,开淘宝店,拍摄短视频……

在一句“大师,我悟了”背后,是蓬勃发展的寺庙经济。

中国寺庙商业化版图有多大?

寺庙经济在过去数年经历了蓬勃发展。

大多国内著名的寺庙,都会给游客提供丰富的游览体验,并收获可观的门票费,也有许多衍生的服务可以带来收入,比如武术培训、佛教用品等。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门票费曾是寺庙的主要收入来源,在70年代主要是用于解决寺庙的自养问题。

几元或是十几元的门票,大多用于维持寺庙的正常开支,但此后有寺庙为了获取利益,大幅抬高门票价格,这些现象也曾引起关注和讨论。

在门票与旅游相关开发的基础上,许多寺庙开始了更多元化的商业化探索,其中典型便是少林寺。

1982年,一部电影“少林寺”爆红,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少林寺。少林寺进入了快速的发展期,也跟进潮流地尝试了多种商业化手段,包括注册公司、商业演出、建立分寺、开淘宝店。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在开公司这件事上,少林寺称得上集团化运作。

1998年,少林寺成立了实业公司,经营起少林禅茶和少林素饼生意。2002年,创办名为少林书局的出版公司,出版有《少林功夫》等图书。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2007年,成立少林欢喜地有限公司,经营体育用品、文化用品和旅游纪念品等,同时也在少林寺常住院内经营餐馆。

2008年5月,一个名为“少林欢喜地”的淘宝店开业,经营佛教用品、武术用品等。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除了这些生意,少林寺还曾通过授权少林相关网络游戏、与第三方公司合作开发少林音乐、为联通号码开光并拍卖号码等方式拓展收入来源,这些尝试颇为前卫。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与外部合作,算得上一种较为轻松的商业化手段,寺庙仅仅授权部分版权,便能获得许多收入。

静安寺成立的百寺基金,也曾与多家企业合作。

2018年,名为“百寺公益”的微信公众号提到,其将与小雨科技的合作,后者是一家寺院、法师、信众提供多种弘法工具与专业服务的公司。

合作后,小雨科技将每年年度纯利润的15%捐赠给百寺基金,支持弘法事业。

寺庙的流量密码

短视频平台上新的流量密码,是带有禅意的人生哲理文案、抒情空灵的歌曲配乐。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慢镜头下,古色古香的寺庙飞檐、牌匾,僧袍随风飘扬。

9月2日的涨粉达人榜中,禅意内容创作者 @释慧海 一天内涨粉55.6万,位列全平台第二(数据来源:飞瓜数据)。

这一天,这个账号只发布了一条两句歌词长的视频,配合文字:“想你站在顶峰,想你辉煌,想你熠熠发光;但更希望你真心快乐,希望你注重情绪,希望你身体健康”,便获得了32.4万点赞,4.4万的评论。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有粉丝留言:“师傅,愿望是努力就会实现的吗?” 释慧海回复道:“如果你是真的愿意去努力,你人生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大器晚成。”

在他的留言区,总有许多人表达对生活、情感、工作的种种无奈和困惑,释慧海则常常作为一名解惑者的形象出现。面对世间纷纷扰扰,师父舌灿莲花,只字片语就是人生箴言。

于是粉丝们纷纷留言:“我悟了。”

从去年3月份开始发布此类内容 @释慧海 已经积累了五百多万粉丝。

账号的内容也从简单的静态照片拼接加配乐,发展成了明显更有摄影技巧的视频影像。不变的是这「淡泊宁静」「从容处之」的氛围感。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据抖音视频位置显示以及《南方周末》一篇报道,释慧海是浙江省永康市普照禅寺住持。

在新冠疫情期间,寺庙冷冷清清,这位曾经的摄影爱好者被弟子安利了短视频平台,这才开始发布佛法和国学相关内容。

结果,带有独特个人风格的视频让他迅速走红,平实温暖的文案也让粉丝留了下来。

目前,相似账号有不少。@灵隐、@普陀山上、@五台山禅心 等账号都在抖音上通过发布此类内容获得了一众“虔诚”的粉丝信众。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在抖音和快手上搜索关键词“少林寺”,会有一系列武僧账号出现,其中有名的账号有 @少林寺释延淀和他年仅4岁的小徒弟 @少林三宝。两个账号经常联动,展示功夫、练功日常和师徒互动的温馨小剧场。

释延淀和三宝的抖音账号分别有386.8万和226.4万粉丝。

年轻武僧 @少林寺释延霈 的账号也颇受欢迎,拥有超过80万粉丝。释延霈的自我介绍里写到“嵩山少林寺,第三十四代武僧。传承少林功夫,弘扬传统文化。”

这位长相帅气的武僧会拍展示武艺的视频,偶尔也露露腹肌。

少林寺武僧们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传播矩阵。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除了短视频平台,一些著名寺庙也早就入驻了微信公众号,一来是方便香客和游客了解景区,一来是普及佛教相关知识。

泛佛教内容带来的流量,也吸引了广告的植入。

“大师 我悟了!”背后的寺庙经济

收入渠道多元化,争议与之俱来

寺庙在拓展收入来源的同时,其商业化带来的争议也颇多。

就少林寺而言,“和尚开豪车”“少林寺海外买地”等传言,都曾在网络上引起风波。

另有部分寺庙的商业化外包给其他公司运作,比如法门寺景区曾在2014年被曝幕后操盘手为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简称曲江文投),当时其为景区制定了盈利模式表。

根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法门寺文化景区盈利模式主要来自宗教区与非宗教区。

宗教区包括:门票收入、悟佛园吉祥系列产品、禅修村修行体验活动、功德牌位、佛像供养、相关节日、大法会、募捐活动等。

而非宗教区包括:土地增值开发、户外广告经营权、街道桥梁冠名权转让、温泉资源有偿使用、旅游商品的贴牌生产以及品牌授权使用等。

其中也诞生了许多争议性事件,比如2009年3月20日,寺庙与曲江文投便产生矛盾,当时诸多僧人开始拆掉门口新建起的围墙,不愿被划入景区。

虽然寺庙少有公布财务收入,但显而易见的是,除中小寺庙,名寺的商业化往往足以养活自己,甚至可以在此基础上获得更多收入。

文章综合自:深响、连线Insight、人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5510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