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快手:“股”底之后 价值重估

(原标题:快手:“股”底之后 价值重估)

(原标题:快手:“股”底之后 价值重估)

快手:“股”底之后  价值重估

头顶“短视频第一股”光环的快手,上市即巅峰,那之后奈不住股价一泻千里,成为2021年港股互联网公司中跌得最惨的那个。

即便是被寄予期待的二季报,实现了营收增长,亏损面出现些微收窄,却也没能改变跌势。回想半年前的热闹光景,“资本宠儿”快手2月5日登陆港股,IPO首日即飙涨190%,第六个交易日时,股价甚至被拉升至417.8港元/股,市值高点更是触达1.7万亿港元。

盛宴过后,相较今年年内高点,快手股价竟跌超84%,最低不过64.5港元/股。这家一度备受瞩目的互联网公司,市值直接蒸发超1.4万亿港元。

接受记者采访时,散户投资者朱林觉得自己还算幸运,“我不是在快手高位站岗的人。”今年4月,他才入场,“当时正好处于股价的半山腰”。

原以为“短暂探底动作后,快手能反弹、止跌回升”,令朱林想不到的是,这种跌落仿佛飞驰下落的过山车,看不到尽头。特别是在摩根士丹利将快手的评级定为“减持”后,并把目标价直接砍至60港元/股,让急切等待回本中的朱林感到“崩溃”。

利空出尽是利好。9月2日,深交所公告,快手被纳入港股通股票名单正式生效。当日快手报收88.35港元/股,尽管相较年内高点的跌幅仍在80%,但距低谷已经连涨近40%。“被纳入港股通,标志着科技公司的实力被资本市场所认同。”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认为,当更多投资者可以参与快手的交易,会带动整体的市场活跃度和市值的提升。

盛极一时

直到现在,老虎证券一内部人士,仍对快手IPO前招股阶段的火爆景象记忆犹新,“中签率特别低。”

为增加认购份额和几率,不少机构投资者甚至动用起“私人”关系,与之一样热情高涨的还有广大的散户投资者们。

上述老虎证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即便是一手高达11615.89港元的入场费,散户投资者们依然积极,然而,申购一经启动,额度几乎秒没。

她告诉记者,内部即便设定“一次购买一亿美元可以单独开设账户,无锁定期”的锚定基金,也不太容易搞到份额,“甚至有人愿意给出高于中签金额15%的资金,只想抢到份额。”在她看来,2021年初快手IPO这一单,“基本所有的资金都挤了进来。”上一次有这番景象的,还是2018年小米上市时。

不同的是,三年前小米股价一经开盘便破发了。谈及当时,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曾在近期的一次公开演讲中直言“难堪”,上市仪式之后,面对追问采访的媒体,雷军与合伙人林斌甚至躲进了港交所的杂物间里。

不仅如此,小米的股价曾在2019年里震荡下跌,从高点的24港元/股跌至8.28港元/股,这种跌势一度让雷军不愿意见投资者,股价颓靡之下,甚至有投资者把他堵在会议室里,“像小学生一样训了一个多小时。”

朱林听到雷军分享的上述经历后,再看上市不过半年多,股价已经跌超80%的快手,忍不住玩笑发问,“快手盛极而衰,宿华慌不慌?”

一位快手内部员工透露,就在股票解禁期到来前,公司两位创始人程一笑与宿华曾在内部会议中明确表示,“不卖,坚定持有”。

即便管理层提前表达着不减持的决心,但在8月6日解禁期到来时,股价跌势延续,不但跌破了80港元关卡,收盘跌幅更是接近10%。

那天傍晚,快手日报官方公众号发出了一组歌单,《朋友》《冷静》《面对》《非理性》《震荡》《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明天会更好》,并附以987个“长”字引以关注“长期主义”。不难见,快手试图用如此诙谐幽默的方式来提振投资者的信心。

在小米上市之初就持有股票的朱林,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没有抛售,“长期持有”的心态让他的收益与小米股价一样,走出了一条V型曲线。面对“跌跌不休”的快手股价,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虑,埋怨快手“简直是跳水健将”,但转而又无奈地自我安慰打气,“长期来看,快手也可能会像小米一样,触底反弹。”

用户承压

与朱林同在一个投资者交流群的陈敏,自7月份以来饱受“煎熬”。

“不可能再低了。”陈敏见快手股价到140港元左右时,果断入了100股,此后股价持续刷新低点,“买跌”思路下的她不断补仓,“120港元时补了80,甚至跌到70港元左右时仍在补。”就这样,从本来的100股,到持有快手500股股票后,陈敏愈发意识到被套住了,直呼“坑人”。

不能被动等着拐点到来,陈敏开始分析起快手的基本盘。除了互联网大盘的整体情况不乐观外,快手股价之所以“一泻千里”,她认为是其用户规模增速放缓所致。

“用户规模是快手这座大厦最底层的根基。”产业分析师贾琦认为,规模效应成为短视频赛道上的一个重要维度,在此基础上分析产业格局,其中的快手正承压前行。

要知道,当“宿敌”抖音海外受阻,“全力以赴”布局国内市场时,与快手同属腾讯一系的微信,已经让视频号大展拳脚,同为短视频平台的B站也在次元文化中不断破圈以扩张“疆土”。在本就红利见顶的短视频领域中,上述参与者与快手频频展开的用户抢夺战趋向白热化。

这一现实在快手的财报中早已表露无疑。

从2021年第一季度平均日活跃用户(DAU)及平均月活跃用户(MAU)分别达到2.953亿及5.198亿后,多家分析机构研报预测,快手接下来的两项指标都会有所下滑。

实际进展情况也很显然。从快手二季报中来看,快手DAU达2.932亿,同比增长11.9%。尽管同比增速季度内逐月提升,但“环比略有下降。”东北证券传媒首席分析师宋雨翔告诉记者,这一数据与市场预期保持一致。

相较抖音2021年第一季度公布的日活跃用户数的平均值超6亿来看,尽管快手优先上市夺得了“短视频第一股”的光环,但从基本盘中的用户规模上看,被抖音拉开了距离。

面对市场排位战,竞争必然是残酷的。本就排行产业老二的快手,殊不知视频号早已赶了上来。

视频号数字营销平台百准创始人龚海瀚于近日透露,视频号的日活目前已达到4.5亿,人均时长35分钟,甚至有望在今年底达到6亿日活。龚海瀚的理解是,视频号的目标早已不是与快手竞争,而是赶超行业老大抖音。

宋雨翔并不觉得,视频号能在短时间内超越快手的位置。在他看来,”除了DAU,人均时长也是一个关键指标。“

根据调研机构对6月份短视频领域监测的数据显示,抖音平台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135分钟,而视频号仅有35分钟。相较而言,快手在二季报中公布了人均时长首次超过100分钟,增长至106分钟。

“这个指标依然体现出短视频时间黑洞的特征。”在富途投研看来,用户是短视频平台后续一系列商业变现的根本,从快手当前的现况来看,如若在后续几个季度里无法向市场展现增长的潜力,其平台的价值上限也将会继续被压低。

参考小米在被纳入港股通后市值触底反弹的案例,江瀚预计,纳入港股通会对快手的整体市场表现带来较快提升,从而扭转资本市场的低迷走势。

增长存疑

登陆资本市场后的快手,只短暂地享受到“资本宠儿”的待遇,过去短短半年多时间里,记者在富途证券的评论板块中,看到太多投资者“怨声载道”。

知彼之前先要知己。实际上,对于掣肘问题及迎面而来的压力,快手自身很清楚。

7月2日,快手进行了上市以来的首次组织架构大调整,其中主要涉及“增长”,将过去主抓用户增长部的高级副总裁严强调离,而接任者是在去年5月升至快手产品最高负责人的王剑伟。

一位快手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次调整后严强从运营内容端有所补强,而用户增长部的再“重组”,也足见快手对用户增长和稳定的投入。

回顾此前的组织架构调整,宋雨翔认为,快手着重在商业化和运营方向上,对于目前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在总收入中贡献过半、电商交易总额达到去年同期两倍的成绩,他并不意外。

早在快手上市前夕,外界都将注意力投注在”它如何讲好新的资本故事“,在宋雨翔看来,“相较商业化带来的货币化率,用户增长反倒与其股价紧密相关。”

贾琦觉得,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快手将其获得的成绩归功于“价值观”的胜利,例如在坚持流量分配的普惠公平下,对优秀的内容生产者个人予以相应倾斜。但他也渐渐发现,在算法为王的短视频领域中,流量法则驱使着快手与抖音越来越像。

不难理解,宿华会在近期的业绩会上首提,“快手平台上有很多双栖用户存在”。尽管他并没有明确指出用户在快手之外所栖的另一平台是谁,却也道出了快手在拉动用户增长方面,无法回避与抖音等外部平台的竞争,甚至这种对立与抗衡的态势,也在平台“走出去”的过程中相伴相生。

两个多月前,宿华曾对外宣布,“快手全球月活跃用户达到10亿。”彼时,快手出海布局的 Zynn、Kwai、Snack-Video再次引得市场关注。而在最新财报中,快手不但给出了上述“海外三子”的量化战绩:今年6月海外实现了超1.8亿的MAU,就连以往对海外市场鲜少发声的管理层,都趁此机会对外阐释起相关规划。

要知道8月20日,快手旗下的短视频应用Zynn,在北美市场与抖音系的TikTok仅仅角力15个月后,主动退场。然而,单一市场战告败,并不意味着快手在国际化方向上减速。

快手CFO钟奕祺在业绩会上透露,基于在国内市场的经验,快手在海外采取相同的方法,“以相对较低的成本获取用户”,加快进度为商业化奠定基础。

记者在快手的最新财报中看到,其营销及销售费用高达112.7亿元,不但同比翻番,甚至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已经过半,而官方在对这笔支出的说明中写到,海外市场成为重投方向。

对于海外营销费用增长,钟奕祺并不避讳谈及,“二季度海外营销费用约占总营销费用的三分之一。”这一投入背后,直接反映出短视频产业争夺战在国内如火如荼外,快手与抖音的战火在海外也正燃烧着。

在快手IPO路演过程中,一位全程参与的投资机构人士曾表示,海外遇阻为抖音上市带来诸多不确定,彼时狂热异常的短视频赛道,逐利的资本方急需要一个“既能承载机构资金,又相对合适的标的”,而最终结果是:快手成为被推波助澜的那个。

只是,这个中国短视频和直播领域的开拓者,没能捧得住急速膨胀的估值。从万亿市值的山巅跌落,让外界对其市场价值的增长存疑,在“估值泡沫”的企业范畴里,多了快手科技这个名字。“用户增长放缓,确实会影响到大家对长期空间的判断。”但宋雨翔认为,不只是解禁前期的资金压力,行业政策层面的情绪都导致快手跌幅较大,从最近整体板块的反弹趋势看,他认为,快手或跟随大盘有一定的修复空间。

在快手调低长期指引后,宋雨翔看到,在用户长期目标一项上,快手的量化目标是4亿,“国内下沉市场用户的潜力还可以继续挖掘”,不过基于海外市场的投入和规划,他预测,快手明年若能在国际化方向上实现商业化,势必带来新的增量价值。

(文中朱林、陈敏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5476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