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高瓴寻找接盘侠:知情人士称,“规模还挺大的 ”

高瓴无董事 (来源:德林社)

高瓴无董事 (来源:德林社)

高瓴目前多方出击询价,让一个本该私密的交易变成一个半公开的信息。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梁宵 编辑|米娜

“高瓴到底怎么了?”——似乎已成为近期投资圈的一个“寒暄”话题,彼此见面总要聊上几句。

一些风声流传出来。有媒体报道“高瓴正进行无差别裁员”,还有人放出高瓴资本创始人或合伙人“出走”的传闻,随即都被高瓴官方以“辟谣”的方式否认了,但这家机构的真实状况却愈发淹没在更多的猜测之中——这也是它的独特之处,不管是处于声名的顶端,还是跌落神坛之下,高瓴资本始终给外界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不同的是,之前笼罩它的是光环,而现在则是迷雾。

迷雾让高瓴资本的交易伙伴也心生疑窦。《中国企业家》接触到的多个独立信源证实,高瓴资本近期频繁就旗下一些项目寻找买家接盘。“规模还挺大的。”一位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王鑫(化名)透露。而让他困惑的一点是,同一个项目,高瓴甚至会有不同的团队分头对接,而各方之间却又似乎毫不知情。“这么大规模的资产处置,高瓴为什么不进行内部统筹?”

高瓴到底怎么了?

从买方到卖方

王鑫就职于一家美元S基金。业内俗称的S基金,即Secondary Fund(二级市场交易基金),也有人称之为存量资产交易,后一种叫法或许更直观一些,即针对一级市场投资的存量项目进行的资产交易,通过买入二手投资份额或投资项目组合,在实现溢价后出售获利。

作为VC/PE退出方式中的一种,S基金在海外已有30多年的发展。而在国内,近两年S基金才步入发展窗口期,原因就在于,中国的VC投资热潮自2010年开始,在2015年的“双创期”形成又一个发展高峰,按照基金7~10年的存续期来看,两个高峰时段的存量投资如今陆续进入退出期,但又普遍受阻于传统退出路径,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正好卡在了S基金的交易点上。

“顶级GP(普通合伙人,泛指股权投资基金的管理机构或管理者)过往不轻易寻求外部基金接盘,因为他们规模资源够,一般都选择自体消化。”王鑫说。但最近,诸如高瓴这样的顶级GP项目开始主动找上门来。

一位S基金的合伙人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据他透露,这段时间高瓴交易存量资产的需求很频繁。不同的是,此前高瓴是买方,现在变成了卖方。

“以前经济持续增长,资金多,投资标的也多,都投资增量市场,大家也没有那么在乎退出。现在都在琢磨存量市场,GP不得不亲自下场。原因也很简单,如果资产好卖,GP可以借助S基金撬动更多的新募资;如果之前基金做的不好,GP更要保证交易信息的保密性。”

一般来说,S基金可以进行LP(有限合伙人,泛指出资人)投资份额收购,也可以对整体项目进行重组性收购,不论哪一种方式,GP都同样可以获得管理费,因此从收益上来说不会有太大影响;同时,S基金的进入可以撬动GP的内部管理,比如调整项目管理人等,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协助GP进行人员优化。

这或许是高瓴考虑S基金接盘的有利理由,但当前却并非一个好的交易时机。

对比两年前,S基金已经从卖方市场转换到了买方市场——一方面大量的存量资产集中而至,卖方需求猛增,资产价格随之下降,疫情期间大量资产甩卖进一步打压了资产价格;与此同时,从资金端来看,美元基金当前出手更为谨慎,也抑制了买方的资产购入冲动。

再具体到高瓴的项目,一位VC业内人士就指出,高瓴的很多项目交易价格都很高,这会给有意接盘的S基金构成压力。一般而言,S基金是从投资尾盘中筛选相对较好的资产——要么是在被投企业中投资占比较大的;要么是项目退出前景较好的。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价格合适,基于这些原因,王鑫坦言当前接触到的高瓴资产包对于他所任职的机构来说,吸引力并不大。

信心易碎?

对高瓴而言,这或许是不得不做出的一个决定。

在中国投资圈,高瓴是一个另类的存在。它是唯一一家从二级市场起步、而后又在一级市场风生水起的投资基金;《高瓴是怎样炼成的》一文对比了与高瓴在影响力和活跃度都等量齐观的红杉资本,其中写到:红杉的胜利是在所有赛道做全和做对的胜利,而高瓴是一种基于“象征性事件”和super deal(超级交易)的跨越式成长,如同用几个大踏步快进到了如今的体量。

很多LP对高瓴的认知也是来自于其历史上的“高光时刻”,比如在二级市场,高瓴对洋河的逆势抄底,最后获得翻倍的收益;而在一级市场,高瓴以3亿美元入股京东,这个数字在后者上市后膨胀到39亿美元,3年十几倍的造富故事让高瓴一战成名,这些将高瓴推向神坛的“象征性事件”就像熠熠发光的勋章,吸引着投资人纷至沓来。

2018年,高瓴募集规模高达106亿美元的PE基金,成为当时亚洲史上最大的一只私募股权基金。2021年,专注于VC投资的高瓴创投在成立一年后,就完成美元和人民币合计规模超过100亿元的独立募资。而在二级市场,“高瓴概念股”被竞相追逐,一个定增消息就能让一只股票涨停的市场戏码不断上演。而王鑫所在的机构在做尽职调查时,就曾惊讶地发现几乎他们接触的每一家银行的私人银行客户的资产配置中,都有高瓴的项目。

但硬币的另一面则是,被“象征性事件”激发而起的市场信心,也很容易因“象征性事件”而遭到挫伤。

其中之一是高瓴资本对格力的投资,截至6月8日收盘,格力电器报31.81元/股,如果不考虑分红所得,高瓴资本投资浮亏超过百亿元。更近的一笔是对用友网络的定增,高瓴资本浮亏近4亿元。虽然不能就此否定高瓴的投资能力,但其令人炫目的光环效应已经不复存在了。

“融资和募资不同,公司融资有固定资产,有员工、有市场,这些都可以帮出资方做出判断;而募资更多就是一个想法,最重要的就是基金keyman(关键人物)。”上述合伙人对比说,所以GP的工作更像是社会活动家,赢得信心,才能发挥出更大的杠杆效应。

而从过去投资者的趋之若鹜到如今流传的似是而非的“满城风雨”,高瓴逐渐失去的,可能正是那份信心。张磊在2020年出版的《价值》一书中曾提醒,每一个投资人都要搞清楚的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加深护城河的,才是“资产”,时间越久对生意越不利的,则是“费用”。“许多秘密藏在时间里,时间会孕育一切。”

而经过17年时间孕育的高瓴资本,管理资产从2000万美元到600亿美元,从最早对消费、医疗和互联网企业的有限参与,到先进制造、硬科技、企业服务、前沿科技、新消费、碳中和等领域投资的一应俱全,从二级市场再跨越到一级市场,经过经济周期和大势的洗礼,又有哪些是真正的“资产”,哪些是禁不起推敲的“费用”?

在上述VC业内人士看来,高瓴一向是“大力出奇迹”的打法——高价抢项目,迅速把产业链拉起来;就算挖人的阔绰也是让同行叹为观止的,“直接就是三倍薪酬”。另一方面,为了支撑这样的成长模式,就需要募更多的资金,以获得更多的管理费收入,然后更大手笔地投入到下一轮,如此形成一个高速旋转的飞轮。只不过,遭遇经济下行,信心匮乏,支撑这个飞轮运转的动力已经不复当初了,而作为一家投资机构来说,盘子越大,支出越多,日常现金流有限,短期内又没有carry(激励分成),运营压力会很大。

在这种情况下,高瓴资本寻求S基金的接盘,引发了外界更多的猜测。不过一位投资机构业内人士也强调,“S基金在海外是很普遍的退出渠道,国内很多头部GP最近两年也都进行了很多资产包交易,对于高瓴来说,应该也是一种正常的退出尝试。”

但当前处在风口浪尖下的高瓴,即便是常规性的操作,也需要慎之又慎。

“找基金接盘对GP来说不一定是好消息,所以很多头部GP都不会特别声张,限定在小范围内询价交易。”上述合伙人认为高瓴目前多方出击询价,让一个本该私密的交易变成一个半公开的信息,“肯定会影响资产出售和资产价格,做成一两单不是问题,但对于声誉的损伤可能就无法估量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10991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