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甜心教主成资本香饽饽 “王心凌”们的翻红密码是啥?

甜心教主成资本香饽饽 “王心凌”们的翻红密码是啥? (来源:清流Plus)

甜心教主成资本香饽饽 “王心凌”们的翻红密码是啥? (来源:清流Plus)

清流Plus,资本是本故事书。大家好,我是喜欢跳着刘教练毽子操炒“王心凌概念股”的清流君。

继跳着《本草纲目》毽子操的“刘畊宏女孩”后,“王心凌男孩”们又刷爆全网。近日,随着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3》的开播,扎着高马尾、穿学院风的台湾“甜心教主”王心凌,凭着一首《爱你》炸出一票80、90等中青年男粉,一夜之间霸屏了全网。

清流君至今都难忘,在某短视频平台上,一群大老爷们看着王心凌时微醺的眼眸,以及他们跟着跳宅舞时辣眼睛的模样,清流君不夸张地说,最火的时候,这类视频几乎1秒就能刷出来1个雷同的视频。有数据统计,自5月22日起,王心凌已经连续5天登上微博文娱热搜榜,话题阅读量超过10亿次;

在抖音娱乐热搜榜中,与王心凌相关的话题频繁冲进前五,除了翻红曲《爱你》外,她曾经演过的多部台偶以及歌曲也全都上榜,就连有关她二次创作的视频也有几百上千万的点击量。而这在此前4月乃至整个5月,这样的场景也发生在一群“刘畊宏女孩”身上。

在这轮“病毒式”传播后,王心凌在短短7天里就涨粉超600万,同时,她参加的《浪姐3》播放也创几亿次新高,就连她的“概念股”芒果传媒也一度大涨,市值超700亿元,而此前这支股年内已跌超30%。刘畊宏更不用说,短短一个月粉丝突破4000万,如今靠一条短视频就可能赚近百万的广告费,身价直接翻番。

无论是年近40岁的王心凌,还是年近50岁的刘畊宏,他们这波“夕阳红”背后,到底暗藏有哪些玄机?

突然翻红的“老艺人”

说起来,刘畊宏、王心凌都是出道二十年左右的“老艺人”,他们都曾风光过,比如王心凌曾与杨丞琳、张韶涵、蔡依林并称为华语流行乐坛“四大教主”、出演过如《微笑PASTA》等多部经典台湾偶像剧;刘畊宏则作为周杰伦的伯乐、密友,曾多次出现在周董的MV、电影中,还曾因《彩虹天堂》一歌成名。

因此,说他们火是因为青春的回忆,或者是疫情下大伙的健身需求,是合理也可以理解的。不过,可能当年的粉丝们也没想到,这二人会成为台湾演艺圈最后的赢家。毕竟这几年,流量明星的崛起,让不少老艺人不得不重找出路,比如上上综艺,或者做做主播,但能做到像他们这样声势浩大的,整个演艺圈也没几人。

而且不像那种一现身就上“热搜”的顶流,王心凌、刘畊宏都曾低迷过,比如王心凌也在2017年到2019年在内地举办各种大规模巡演,并参加各类小有名气的综艺节目,但均反应平平,在《浪姐3》的节目上,她最初也只出现了几个镜头,据说直到爆红后芒果台才连夜改剧本,嘉宾和她互动的镜头才多了起来。

而刘畊宏这位“创作奇才”更是无人问津,此前还曾在淘宝做过直播带货,但实在销量惨淡,最后才听公司安排转型做了健身博主,每天分享健身技巧和子女日常。但谁也没想到,曾被周董捧了20多年没火的刘畊宏,竟因健身操上红得一发不可收拾,最后还因隐形带货与“口红一哥”李佳琦被网友戏称为“谋财害命”组合。

有人纳闷了,刘畊宏为啥好好的歌不写了,要做健身主播和网红抢饭碗?

这就不得不提他背后的MCN机构(全称Multi-ChannelNetwork,也称“网红孵化机构”)。2021年年底,刘畊宏准备带着一家老小到上海拼事业,但因疫情原因只能另谋出路,后签约了无忧传媒,这才转战电商圈。王心凌在5月初也与“星筑未来”签约,成为该公司在小红书、抖音运营商务版块的独家战略合作艺人。

这两家公司都是MCN机构,其中无忧传媒是业内前十,曾捧出过如麻辣德子 、彭十六等多名网络红人,它所属的无忧集团旗下有达15家成员公司,已签约艺人超3万人,其中全约艺人超1000人,老板为“雷彬艺”;星筑未来虽然相对“低调”,但微博上与何超莲、徐正溪等明星互动,据说还和杜海涛、沈梦辰有过合作。

虽然说不能说是王心凌、刘畊宏的爆红是MCN机构一手炮制的,但你不好奇为啥一夜间哪来那么多中年男子的媳妇,有闲工夫把自己老公对着王心凌一脸痴笑的样子拍下来发网上。就算最开始是出于“怀旧”的初心,但之后有没有是出于跟风或者蹭热度的成分呢?

众所周知,这个年代,流量就是金钱。还有,你有没有想过,为啥抖音、小红书愿意,这些平台为啥愿意助推他们成为顶流?在这背后,恐怕离不开“利益”二字。毕竟无论是王心凌还是刘畊宏的爆红,都无疑为这些短视频平台带来了“人气”,也就是流量,但怎么能将流量变成钱?

顶流背后的MCN

仔细回忆下,在王心凌、刘畊宏爆火的同时,平台是不是也在利用流量营销进行精准定位?在刘畊宏爆火后,是不是还开启全网“健身”热潮,并促成了大批周边产品的买卖及各类体验课的诞生。就像去年曾因户外钓鱼在抖音爆火的“天元邓刚”,在吸引大批“钓鱼号”的同时,也带动了全网渔具市场的发展。

在这种精准的营销下,平台自然不用发愁钱怎么来。或也因此,这些短视频平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造星”,在掀起新热潮的同时,也给予了用户新鲜感。不过“造星”也并非易事,明星还好,如果是素人要成长到网络达人,一路上免不了踩坑,近年来每年都有一些网红快速走红又殒落,甚至被平台封号。

而前面提到的MCN机构,便是这些网红走向成功背后的推手,它扮演着“经纪公司”的角色,一边帮助创作者进行内容创作,另一边对接平台、粉丝进行包装、强化推广以及推动变现。就像明星的经纪公司一样,MCN机构会对内容创作者提供培训、包装、推广、变现等一条龙服务。

就以内容创作来说,MCN机构可以帮助创作者们定选题、造人设,并进行账号复盘,来确定未来发展及变现方向;此外,在推广服务上,MCN也可以为创作者提供更多曝光度以及流量扶持;成熟的MCN机构还会提供危机公关服务,避免创作者人设崩塌。

说起MCN的起源,这个“高大上”的概念其实最早源自国外的YOUTUBE平台,而它在国内流行,则是因为搞笑博主“Papi酱”的出现。2016年,靠自嘲和吐槽起家的Papi酱爆红全网,也带动了短视频平台的爆发,淘宝直播和抖音陆续上线,网红时代随之开启。紧接着便是资本涌入,MCN开始成为风潮。

那一年,PAPI酱及她背后的泰洋川禾凭着罗辑思维、光源资本1200万融资,成立了今日MCN机构的领头羊Papitube,并号召、签约了大批短视频创作者;同样发生在那一年的,还有另一知名网红李子柒牵手杭州微念,以及无忧传媒的成立。如今,网红市场在MCN的助推下早已成熟。

就在不久前公开的2021年主播净收入的百强榜上,位列榜首的李佳琦,当年净收入就有18亿元,而排名最末的主播收入也达3190万。可以说,MCN行业已成为“网红经济”孕育的朝阳产业,有机构预测,2022年,国内 MCN机构将超过4万,并撑起超500亿的市场,而在2021年,这个数字分别是3万和300亿。

而在网红们大红大紫的同时,他们背后的MCN公司也赚的盆满钵满,比如李佳琦的上海经纪公司美腕(美ONE),近年来便频频传出融资甚至计划上市的消息。但在互相造富的同时,网红和MCN闹掰的消息也屡见不鲜,前有李子柒和微念打官司,后有抖音粉丝超3000万的网红吃播“浪胃仙”弃号出走……

除此之外,在今年的“清朗”系列专项行动中,监管也对MCN行业进一步明确标准,划出红线,比如严禁MCN机构造舆论、蹭热点,严禁MCN机构为牟利打造“网红儿童”,严禁MCN机构操控旗下账号虚构关注度、浏览量、评价评分,严禁MCN机构批量发布同质化内容,歪曲事实真相、误导公众等。

可以说,无论是王心凌还是刘畊宏,这些偶像翻红背后,看似是清流君这种中老年粉丝们的一场怀旧狂欢,只不过在我们抱着手机直呼“爷青回”的同时,或许资本的镰刀也在赶来的路上。

我是清流君了,我们下期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10899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