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一季度营收仅708元 这家科创板公司让一众投资者血亏?

(原标题:一季度营收仅708元 这家科创板公司让一众投资者血亏?)

(原标题:一季度营收仅708元 这家科创板公司让一众投资者血亏?)

《科创板日报》5月1日讯(记者 陈美),一年一度的上市公司财报季又来了。根据披露,科创板公司首药控股的一季报让股民“大跌眼镜”。

公告显示,公司一季度实现营收707.96元,同比减少99.98%;净利润为-5066万元,同比下滑46%。

707.96元的营收在诸多股民看来难以置信。4月29日,《科创板日报》记者致电首药控股董秘办。但截至发稿时,总机一直忙线中。

华盖资本、崇德弘信等入股成本达45元

首药控股是一家做小分子创新药的企业,研发管线涵盖了非小细胞肺癌、淋巴瘤、肝细胞癌、胰腺癌、甲状腺癌、卵巢癌等。

但公司于3月23日上市后,股价一路下滑。截至目前,仅有19.27元,较39.9元发行价跌去51.7%。有投资人对记者表示,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后,投资机构已经亏到B轮。“对于VC来说,投出明星项目并非最终考核指标。成功退出,给LP一个好的投资回报,才是最终考核。”

天眼查显示,首药控股上市前共经历三轮融资。B轮融资中,不乏华盖资本、崇德弘信、中信建投资本、领承创投等知名VC。

招股书显示,2020年8月华盖信诚、崇德英盛分别以3000万元和2000万对价,受让66.0648万股和出44.0432万股,入股成本高达45.41元,对应估值为50亿元。

2019年5月,亦庄国投参与A轮融资,以1亿元受让484.4740万股,入股价为20.64元。可以看到,即便是A轮投资者,对应目前二级市场股价,也难言盈利。

一位了解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人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来说,这一价格肯定是高了。产品如果没有稀缺性,新药管线研发国内又有很多公司在做,估值要被砍一半”。

在这位投资人来看,产品研发出来后,医保限价是一方面,但根本原因是二级市场表现不好。“现在这只新股上市一个月,距离解禁时间还早,但最终估值还是要看营收和利润。如果一直亏损做研发,没有业绩支持,未来市场不会只看概念而给予公司较高估值的。”

“对应的,对于A轮、B轮投资者而言,能保本退出就不错了。”该位投资人说。据他介绍,去年与母基金交流时发现,生物医药基金表现并不好,绝大多数都亏损。“一些企业虽然投时估值较高,但新药一旦没有做出来,最终估值也会归零。”

研发新药何时上市?

科创板允许企业可以未盈利企业上市。首药控股一季度营收近708元,背后一大部分原因在于创新药研发周期长,尚无上市销售的药品。

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及2021年1-6月,首药控股净利润分别为-713.28万元、-2181.53万元、-3598.57万元、-33014.09万元、-6959.31万元。

2020年,净利润亏损大增源于当年公司实施了股权激励。招股书中,首药控股认为,人才是公司取得发展与成功的核心资源,因此持股员工比例超过员工总数50%。

彼时,首药控股一次性将股权激励计入当期管理费用,金额合计为2.42亿元,占公司2020年度管理费用比例的94%。值得一提的是,股权激励的价格被公司确定为44.21元/股,即2020年9月引入外部投资者时,参照的估值——45.41元/股,减去截至2020年8月31日的每股净资产账面价值1.2元/股。

对此,上述了解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人对记者表示,由于股权激励全部计入管理费用,核心员工来并不实际出资。“44.21元/股的价格,相较于现有股价19.27元,只是不赚而已。”

既然公司花了这么多钱激励核心人员,市场最关心的问题还是:研发新药何时上市?

招股时,首药控股披露共有22个在研项目,均为1类新药,其中11个自主研发管线,11个合作研发管线。自主研发项目中,1个产品已进入II/III期临床,1个产品进入II期临床,4个产品进入I期临床。合作研发项目中,有1个产品进入II/III期临床、2个产品进入II期临床,8个产品进入I期临床。

对于这些研发管线,上述生物医药投资人继续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创新药研发前期投入其实并不费钱,技术平台可能都一样,费钱的是临床阶段。这需要看公司战略,是全部自己投钱做,还是分成合作,降低研发费用。”

“我们了解到,现在有些创新药公司已把管线卖了,因为支撑不了这么多。同时,一些投资机构在去年投资中并没有赚到钱。”

该位投资人告诉记者,即便新药研发做出来了,市场空间可能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生物医药市场中,还是国外企业市场份额大,做出新药的企业也只是瓜分现有蛋糕,市场竞争激烈。更何况,生物医药领域研发周期长,很多VC在去泡沫化过程中,不一定会持续投资,企业面临现金流问题。”

对于首药控股来说,公司货币资金储备达13.98亿元,有充裕的现金流,但公司也承认,创新药临床研发具有较大不确定性。“药品临床试验方案能否顺利实施及完成,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临床方案审批进度、科技部遗传办审批进度、研究中心伦理审查进度、临床试验患者入组进度等影响。”

同时首药控股披露,截至2021年12月底,中国共有3款治疗套细胞淋巴瘤的BTK抑制剂产品上市,均已进入医保目录,目前尚有多家企业正在开展针对相同适应症在研产品的临床研究。

上述生物医药领域投资人表示,由于产品没有独一性,叠加医保限价,未来公司盈利能力或将受到考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hangye/10724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