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策略

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上海电气跌3.36%

网易财经7月6日讯 上海电气早盘低开3.36%,7月5日公司公告表示,上海电气收到证监会对公司的《调查通知书》(沪证调查字2021-1-028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网易财经7月6日讯 上海电气早盘低开3.36%,7月5日公司公告表示,上海电气收到证监会对公司的《调查通知书》(沪证调查字2021-1-028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5月30日,上海电气公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对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通讯公司”,公司持有40%的股权)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若通讯公司出现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无法变现等重大损失,将导致母公司权益投资全额损失,从而减少公司归母净利润5.26亿元;另加上因通讯公司可能无法偿还公司向其提供的股东借款77.66亿元。

上述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即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损失和股东借款损失)。此外,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12.52亿元,也存在无法按约清偿的风险。

600亿大白马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子公司疑似爆雷,最高损失达83亿?

上海电气5日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上海电气跌3.36%

公告表示,上海电气7月5日收到证监会对公司的《调查通知书》(沪证调查字2021-1-028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截至7月5日收盘,上海电气 A 股收涨0.24%,报4.17元 / 股,市值654.94亿元;H 股平收报2.02港元 / 股,市值317.26亿港元。

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上海电气跌3.36%

需要一提的是,5月30日,上海电气公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对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通讯公司”,公司持有40%的股权)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若通讯公司出现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无法变现等重大损失,将导致母公司权益投资全额损失,从而减少公司归母净利润5.26亿元;另加上因通讯公司可能无法偿还公司向其提供的股东借款77.66亿元。

上述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即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损失和股东借款损失)。此外,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12.52亿元,也存在无法按约清偿的风险。

另据财报披露,截至2021年一季度,上海电气集团总资产3129.1亿元。2020年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1372.85亿元,同比增加7.67%;净利润52.66亿元,同比下滑9.4%;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58亿元,同比增长7.34%。

公司官网显示,上海电气是一家大型综合性高端装备制造企业,主导产业聚焦能源装备、工业装备、集成服务三大领域。产品包括火力发电机组(煤电、气电)、核电机组、风力发电设备、输配电设备、环保设备、自动化设备、电梯、轨道交通和工业互联网等。

子公司疑似爆雷

5月30日晚,上海电气(601727)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讯公司”,上海电气持有40%的股权)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

通讯公司采取的销售模式是由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分期支付。自2021年4月末起,上海电气陆续发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

截至公告日,通讯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人民币下同),账面存货余额为22.3亿元,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上海电气向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都存在重大损失风险。

根据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电气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如果情况不能改善,通讯公司真的出现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无法变现等重大损失,将导致上海电气权益投资全额损失,致使上海电气归母净利润减少5.26亿元。

再加上,通讯公司或许无法偿还上海电气向其提供的77.66亿元借款,从极端角度来看,这最终将导致上海电气归母净利润损失83亿元。

事态如此严重,以致上交所也在第一时间向上海电气下发监管函,督促其妥善处置风险事项以及合规履行讯息披露义务。

此外,在30日晚间,上海电气还发布了“关于子公司重大诉讼的公告”。公告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经催讨,其客户都发生不同程度的欠款行为。为减少损失,通讯公司已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法院已经依法受理。

起诉对象分别为: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富申实业公司、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本次涉案的应收账款本金合计为41.27亿元(不含违约金,四舍五入)。

上述的四起诉讼,上海二中院与上海杨浦法院均于2021年5月27日立案受理。

关于后续,上海电气称,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将采取一切可行的措施和手段,尽最大努力减少损失,保障上市公司稳定经营。

四家国企拖欠货款41亿元?

2021年5月31日,上海电气披露了对四个拖欠货款单位的诉讼。

通讯公司已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创集团”)、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以下简称“首创集团贸易公司”)、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工投资”)、富申实业公司和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长江电子集团”)向通讯公司合计支付货款446,294.76万元及违约金,其中应收账款本金合计为412,669.66万元。

在第一个诉讼中,首创集团由北京市人民政府100%持股。上海电气称,首创贸易是首创集团设立的分公司。2019年1月至2019年6月期间,通讯公司与首创贸易签署了《产品购销合同》,首创贸易向通讯公司购买通信产品,合同金额合计130,930.01万元。通讯公司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至起诉日首创贸易于上述合同项下尚欠付货款119,301.71万元,通讯公司依法提起诉讼。

记者向首创股份(600008.SH)董秘办公室询问是否知晓这笔交易?对方回复称,交易是集团公司的,他们不知情。此后记者致电首创集团,表明身份,希望能电话转接至公司高管了解交易详情,遭到拒绝。

在第二个诉讼中,哈工投资的股东为哈尔滨国资委持股90%、黑龙江国资委持股10%。上海电气称,2019年12月,通讯公司与被告哈工投资签署了《产品购销合同》。被告哈工投资向通讯公司购买通信产品,合同金额6,302.5万元。通讯公司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至起诉日被告哈工投资于上述合同项下尚欠付货款5,672.25万元,通讯公司依法提起诉讼。

上海电气称,公司通过法院申请了财产诉前保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4月19日正式受理了案件,并查封了哈工投资持有的91,298,500股哈尔滨空调股份有限公司(600202.SH,以下简称“哈空调”)的股票。

第二个诉讼在哈空调的公告中得到了印证。

2021年4月29日,哈空调发布了公司控股股东哈工投资部分持股被司法冻结的公告,哈空调称:哈工投资此次所持公司股份部分被司法冻结是由于其与通讯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产生。目前,哈工投资积极与对方沟通,力争尽快解决此纠纷,将所持公司被冻结股份早日全部解冻。

记者致电哈工投资,对方问清记者来意之后,让记者向公司的法务部门对接咨询,并给了法务部门的电话,然而哈工投资的法务部门一直没有人士接听电话。

在第三个诉讼中,富申实业公司的股权由上海市人民政府第五办公室100%持有。在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官网中,记者未能查询到第五办公室的介绍。

富申实业公司官网上,“公司介绍”部分只有一句话:“富申实业公司成立于1992年12月29日。”在官网的“产品中心”介绍部分显示,其产品分密码产品、移动安全和无线电管控三大类。其中密码产品有量子随机数发生器、移动安全有偶语安全即时通信系统,北斗指控平台等等。

上海电气称,2019年5月至2020年12月期间,通讯公司与被告富申实业签署了《产品销售合同》和《设备购销合同》。被告富申实业向通讯公司购买通信产品,合同金额合计88,569.80万元。通讯公司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至起诉日被告富申实业于上述合同项下尚欠付货款78,795.62万元。通讯公司依法提起诉讼。

第四个诉讼,是通讯公司应收账款现有公布中最大的一笔。南京长江电子集团是国务院控制下的企业,持股比例为79.24%。

上海电气称,2018年12月至2020年11月期间,通讯公司与被告南京长江电子集团签署了《采购合同》。被告南京长江向通讯公司购买通信产品,合同金额合计213,751.74万元。通讯公司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至起诉日被告南京长江电子集团于上述合同项下尚欠付货款208,900.08万元。通讯公司依法提起诉讼。

记者致电南京长江电子集团,询问与上海电气的货款纠纷事项,南京长江电子集团称,公司是保密单位不对外,到时候会有人员与上海电气专门对接。

上海电气表示,除了对欠款方提起诉讼,公司正在全力核查通讯公司应收账款大额逾期原因及相关情况,公司已成立专项工作组,集中力量全力以赴处置前述风险事项;公司已积极寻求相关部门的支持和协助,加大调查力度,全面深入核查相关事实;公司纪检监察部门已经启动责任调查和问责机制。

尽管如此,截至目前,通讯公司的这四起诉讼,仍然有诸多疑问,通讯公司销售的通信产品是什么性质的产品?面向四家单位销售的是否为同一产品?为何不同地区的国企,会不约而同地出现巨额货款拖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celuo/4030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