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策略

洗脑神药救不了莆田系手中的莎普爱思

丁香医生公众号曾发表《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称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这是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而沙普爱思通过狂轰滥炸的电视广告,对老年人进行洗脑,让白内障患者认为只要滴了沙普爱思滴眼液,就能治疗白内障。

洗脑神药救不了莆田系手中的莎普爱思

丁香医生公众号曾发表《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称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这是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而沙普爱思通过狂轰滥炸的电视广告,对老年人进行洗脑,让白内障患者认为只要滴了沙普爱思滴眼液,就能治疗白内障。

2020年度,莎普爱思的滴眼液仍然卖了1.17亿,营业利润9998万,毛利率达到85%。但总的净亏损达到1.79亿元。洗脑神水的爆利,并不能把莎普爱思从亏损深渊拉出来。

洗脑神药救不了莆田系手中的莎普爱思

01、 从平湖药厂到莆田系企业

莎普爱思前身为1978年成立的平湖制药厂,是浙江平湖市工业局所属地方国有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滴眼液与大输液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莎普爱思滴眼液、大输液和头孢克肟产品等。

2016年一年,莎普爱思公司的广告费用就高达2.6亿元人民币,而同年的药物研发费用只有0.29亿元,白内障相关的药物只有550万元,不及广告费的零头。

2020年2月26日,莎普爱思原实控人陈德康于2020年2月26日与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养和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上海谊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并放弃表决权,养和投资成为新实控人。

养和投资的实控人分别是1993年11月出生的林弘立(持股70%)、2001年7月出生的林弘远(持股30%)两兄弟,这也曾引起外界对于实控人的质疑。因为,养和投资的原始出资人林春光,其是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是林氏兄弟的父亲。故对于收购莎普爱思,有不少观点认为背后真正的操盘手是林春光。

公开资料显示,林春光出生于1970年,如今已是“莆田系”商人的代表人物。林春光此前最知名的身份,是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的董事长。2018年和2020年,上市公司光正集团(002524)分两次,以总价13.4亿元收购新视界眼科100%股权。

洗脑神药救不了莆田系手中的莎普爱思

在从新视界眼科套现抽身之外,林春光还有多重身份,他还是上海明爱医疗集团董事长,旗下有四家医院,主要覆盖内科、外科、妇科、不孕不育、妇产、口腔科、皮肤等科室。以上海天伦医院为首,都是饱受诟病的典型莆田系医院。

尽管莎普爱思的实控人名义上是1993出生的林弘立和2001年出生的林弘远,但是,今年3月27日-28日,由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发起的某个公益活动暨研讨会中,林春光有出席,他的对外身份是“莎普爱思药业控股股东代表。”

新华报业网6月24日发布的一篇《家门口接受高等继续教育,南通大学医学院-泰州妇产医院2021级研究生课程班开班》的文章中,就直接写“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实控人林春光”。对此,莎普爱思证券事务部表示,“要以公告为准。”

洗脑神药救不了莆田系手中的莎普爱思

在林春光父子的手中,莎普爱思后续的资本运作尤为引人关注。

02、 定增泰州医院项目疑云

让投资者捉摸不透的是,早在今年1月5日,莎普爱思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已经投票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议案,但迄今未见莎普爱思方面有任何动静,而在2020年12月18日披露的“关于非公开发行股票摊薄即期回报、填补措施及相关主体承诺的公告”中,还假设定增将于2021年6月底实施完毕。

2020年10月20日,莎普爱思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决议,以5.02亿现金收购泰州妇幼医院100%股权。

根据莎普爱思披露的信息,作为民营医院的泰州妇幼医院,目前是二级甲等专科医院,2020年5月9日挂牌成为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南通大学始建于1912年,前身是近代著名实业家、教育家张謇先生创办的私立南通医学专门学校和南通纺织专门学校。

洗脑神药救不了莆田系手中的莎普爱思

2020年12月18日,莎普爱思公告“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募资6亿用于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有限公司医院(简称“泰州妇幼医院”)二期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每股发行价为6.37元,发行对象为公司控股股东养和投资及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的林弘远,锁定期3年。

洗脑神药救不了莆田系手中的莎普爱思

本次定增募集的资金,将“建设一座新医院大楼,引入一批高端医疗设备及专业人才,同时对原有的信息管理系统进行全方面的升级。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增强医院的综合竞争力,从而能更进一步吸引患者就诊,为患者提供更可及的优质医疗服务,同时管理水平亦将得到有效提升。”

在业内看来,莎普爱思5亿收购医院,再定增4.5亿投资在医院,等于没怎么花钱就把医院整体装入上市公司,还不构成借壳。根据莎普爱思今年4月20日的公告,泰州妇幼医院2020年业绩超过承诺数3108.5万元,完成年度预测盈利的103.25%。

但时至今日,莎普爱思定增一事没有任何进展进一步披露。有投资者询问,按照发行预案的规定,定增有效期是股东大会通过后12个月,且证监会审批也需要时间,上市公司是否已经向证监会递交了申请?

定增一直没有进一步消息,是什么原因?是否有什么顾虑?

对此,莎普爱思给出的回应都是简单的“如有相关进展,公司将根据上交所相关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03、 多个股东忙减持

6月24日,莎普爱思9.88元/股跌停,就在6月8日,莎普爱思还走出了12.76元/股的价位,这也是2020年2月份莎普爱思变更实控人之后一年多来走出的最好价位。6月25日、6月28日莎普爱思的股价继续低迷。

在股价不给力的背后,到2021年6月16日刚刚完成减持的大股东上海景兴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景兴”),公告披露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减持。

2021年6月18日,莎普爱思公告,持股5%以上股东上海景兴出于自身战略发展规划的需要及对外投资的资金需要,2021年7月10日至2022年1月5日,将根据市场情况,做出适当减持安排;拟通过上交所系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减持数量不超过645万股,即不超过莎普爱思总股本的2%,减持价格视市场价格确定。

就在2021年6月16日,根据莎普爱思的公告,同样是上海景兴,通过集中竞价交易,于2020年12月19日至2021年6月16日减持莎普爱思股份40000股,占莎普爱思总股本322,592,499股的0.0124%,占计划减持股份数量上限的0.6202%,总金额34.42万元。

同样还是上海景兴,于2020年5月28日至2020年11月23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莎普爱思股份3,397,861股,占莎普爱思总股本322,592,499股的1.0533%,占计划减持股份数量上限的52.6800%,金额近2800万元。

2020年报披露,上海景兴是莎普爱思前十大股东,是上市公司景兴纸业(002067)的全资子公司。

2020年7月1日至2020年12月27日期间,莎普爱思董事胡正国于2020年7月1日至2020年12月27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24万股,金额近211万元。

行动表明态度,莎普爱思能否在莆田系的操盘手手中翻身,目前尚是未知之数。

【重磅推荐】

洗脑神药救不了莆田系手中的莎普爱思

扫码报名,如有任何问题请添加后厂村小仙女咨询(微信号:money163888)

洗脑神药救不了莆田系手中的莎普爱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yanbao/celuo/3913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