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创业

青年内容创业者的孤独与冒险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作者:石灿  编辑:园长

青年内容创业者的孤独与冒险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作者:石灿  编辑:园长

张韬的眼睛上挂着一双倒八字眉,即便戴着口罩,双眼透出的光,仍让人一眼觉得,“嘿,是个精神小伙”!他是湖北省一家内容公司的创始人。从2016年发展至今,公司主营业务从单一的视频制作向媒体推广、农村电商等领域不断延伸,在武汉已经是一支小有名气的内容创业团队。 

从一个小镇考出来的普通大学生,到拥有2家公司、获得多个国家奖项、受多家媒体报道的“创业明星”,张韬只用了5年多的时间。这种顺遂,某种程度上来源于他少时穷困的历练,对自我和时势的清晰判断,和长期的坚持。 

但是当张韬讲述完他励志的创立经历后,眼神里还是流露一丝落寞。 

“创业其实挺孤独的,如果没有人跟你并肩作战的话,很难坚持下来。”张韬说,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他一直在寻找合伙人,“创业路上结伴而行很重要”。 

和张韬出身背景相似的雷鸣对此深有同感。 

从创业以来,他一直都在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可当他开出高价招聘合伙人并肩战斗,遭遇的却是无人问津,乃至高度的怀疑。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曾在河南、山东、山西、四川等多地做内容创业者访谈调研时发现,孤独感是中小创业者们最普遍的一个共性,来源可能是他们所处环境带来的信息偏差和认知壁垒,他们做的事,身边人难以理解;也可能是他们公司时应对各种措手不及的问题,长期积累的情绪的自然流露。

行动派: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公司创业史往往伴随着创始人的个人成长史。只有真正吃过苦的人,才知道甜的来之不易。 

张韬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上大学期间,他经常到学校周边发八个小时传单挣外快,由于他传单发得快,有其他公司的经理来挖他。那时,他一边兼职发传单,一边上学,每个月可以挣3000多元钱。加上手里的奖学金,逐渐有了一定积蓄。 

从大二开始,张韬被学校选拔进专门培养企业家的创业班,他不再满足于发传单,开始尝试着创业实践。2016年11月,他靠发传单和奖学金攒下的两万块钱,注册了“武汉当夏时光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出生于河南南阳一个小镇的雷鸣,和张韬一样,家境并不宽裕。他虽不似张韬一样接受了系统的创业培训,可摆脱贫困的渴望、与生俱来的商业天赋,驱动他早早走上创业之路。和张韬有相似的出身,也和张韬选择了相似的创业领域——用内容创业,带动公益助农扶贫。只不过,一个路子杂而野,短视频、公众号、直播荤腥不忌;一个目标明确,专注于短视频。 

张韬曾有一段意义非凡的旅行经历。某年夏天,张韬揣着800块钱,跟着学校的志愿者小组,去到四川省很贫困的一个小乡镇助农扶贫。那里的风土人情那么好,山山水水那么美,却鲜有人知且非常贫穷。 

那时已经进入学校摄影团的张韬便想,“我能不能用我手中的镜头,把这些美好的景色展示给大家看呢?” 

那次旅行回到学校后不久,校团委及志愿者支队找到张韬,希望他们用VR技术拍摄大别山革命老区红安的公益短视频,纪念“黄麻起义”90周年。张韬是一个行动派,他迅速召集了一个6个人的工作组,在三天内完成任务,作品《铁血红安——中国第一将军县》上线后,很快拿到300万播放量,一战成名。 

张韬对公益短视频抱有很深的情怀。他出生在大别山革命老区湖北黄冈一个贫困的家庭,家里是政府重点扶持的贫困户、医保户。 

张韬记得,小时候妈妈和他说,因为家里很贫穷,喝不起奶粉,妈妈又没有母乳,他一度严重营养不良。妈妈问隔壁邻居要了两袋过期不要的奶粉,泡水喂他喝,他脸色才好转过来。

原生的成长环境,让张韬更早明白饮水思源的道理。在创业过程中,他也把短视频业务放在首要位置,扎根乡村三年,足迹遍布湖北省17个地市州的60多个县市区,视频作品主要上线到“中国社会扶贫网”和“学习强国”等主流平台。

在公益视频的拍摄与实践中,张韬团队还摸索出电商助农路径。2020年疫情期间,武汉民生物资短缺,各地农产品却严重滞销。张韬团队得知秭归的脐橙滞销严重,便迅速与楚商联合会和秭归县政府取得联系,拿到红头文件和通行证,立即前往当地实地考察、选品然后推广。短短一周时间内,通过张韬团队的渠道迅速销售出首批6.8万斤脐橙,累积销售超过20万斤。

向外寻找解题方法

作为95后内容创业者,张韬和雷鸣都是互联网原住民,他们触网的时间也许比不上大城市长大的同辈,但对信息的敏感、互联网媒介的熟悉度,却和同辈如出一辙。向互联网及各类外部平台寻求机会和解题方法,也如本能。 

才20出头、还在上大学的雷鸣,如今拥有三家公司,一家专注于帮助家乡农产品做营销,如今已经进入稳定运营阶段,交由信得过的人打理;一家专注于内容,扎根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和公众号平台,孵化账号;一家则在探索新业务。 

由于公司增加,业务扩大,他碰上了招人难的问题,即便开高价也找不到人。他认为这是公司公信力不足、知名度也不高造成的。在市面上,大量中小创业者都面临同类困境。基于这点困惑,雷鸣6月份参加了中国青年报、哈尔滨团市委和天眼查共同举办的“疫情后的大学生创业机遇”创业沙龙,对在广告中看过无数遍的天眼查及旗下企业服务平台天眼企服有了新的认知。 

“对我们这些知名度、公信力不足的创业公司,天眼查的企业认证是一个很好的背书。”如今雷鸣已经在筹备“装修”自家公司在天眼查平台的“门面”。“先做最基础的企业认证,提高天眼分,应该能解决招聘中的信任难题吧。” 

和雷鸣不同,张韬早就将天眼查用到淋漓尽致,帮助自己创业闯关。 

张韬在湖北当地有不少资源,伴随着业务不断铺开,合作方增加,怎么第一时间了解对方的靠谱程度是亟需解决的问题。每当这时,他往往都会打开天眼查,查询客户信息、公司股权结构、老板关系、注册资金等等。 

不论是图文写作,还是短视频制作、视频直播,都要先过选题会,才能进入执行环节,这意味着从头到尾每一个环节都要做好把控。对一家内容创业公司而言,这是保证现金流源源不断的业务核心。 

但一些早期创业者往往因为税务、财务、五险一金等公司基础事务影响了主营业务;即使业务成熟了,还是会面临抄袭、侵权等诸多问题。做内容创业起家的李兆丰,曾经也被这些问题困扰。 

原本在央视10套做纪录片编导和摄像的他,因为不喜欢在体制里熬资历的生活,便毅然跳出了体制的“温柔乡”,闯向更广阔的世界。 

李兆丰结合自身优势,主营视频制作,这块业务稳定后,他开始转型引入了公关、营销业务,如今已是一家经验丰富的营销咨询公司。他也因此成功入驻天眼查旗下企业服务平台天眼企服。 

创业初期,由于经常参与招标,要排查竞争对手的资质、竞标纪录,李兆丰很早就是天眼查的深度用户。他选择天眼企服的原因,正是看中了天眼查在B端用户中的影响力,相信依托于天眼查的天眼企服,能给他带来更多足够优质的客户,不管是大是小。 

“虽然自己有商会资源以及政府侧的一些资源,但还是想丰富一下客源。我们比较缺乏市场推广人员,天眼企服对我们也是一个曝光的好平台。”张韬并不满足于做湖北当地的“创业明星”,而想开拓更为广阔的市场,目前他正在接洽天眼企服,尝试成为平台的服务商。 

向外部找解题方法,是我们实现快速奔跑的途径,这也是我们所处时代的红利。

理想主义者,长期主义者

张韬团队从2018年开始关注农村电商领域,也带着团队操作过几个电商助农的案例,但他一直觉得做得不够好。 

电商有比较多分类,张韬选择的是农村二类电商。如今电商通行的营销方法是到抖音、微信、快手等巨型流量池投放广告,以此引流购买商品。但农村电商没有快消品行业的资金流转率高,需要做不少沉淀工作。 

“我是一个长期主义者,不会去赚快钱,所以,我会在这个领域深挖一些机会。”张韬笃定地说。2018年,张韬经历过一段非常难熬的日子,大学毕业,原来的合伙人选择各自奔赴不同的城市,他要重新寻找合伙人和项目。如今,张韬找到了6位合伙人,还在寻觅新的合伙人。 

李兆丰也是一个长期主义者。 

李兆丰认为,企业是呈金字塔式分布的,金字塔尖的大企业很少,处在基底的中小企业数量足够多,是真正值得挖掘的富矿。来有天眼查背书的天眼企服,相当于敞开大门开源,相信再通过自己的精细化沟通和服务,能沉淀出足够多具有长期价值的客户。 

在李兆丰看来,入驻天眼企服平台是一个开始,远不是终点。平台成长需要时间,自己对客户进行精细化运营也需要时间。开拓客户不能急功近利,而是要循序渐进,要有耐心伴随着客户和平台一起成长,获得商业红利。 

“我现在很多长期合作的客户,都是从一点点小需求出发,逐步深挖更多潜在需求,然后走到现在。” 

相比而言,雷鸣显得更加理想主义。虽然对赚钱有强烈的渴望,但雷鸣却认为,创业的终点不只是赚钱,更多的是试炼自身的能力,满足内心的某种需求。现如今的创业,他并没有把钱放在首位,而是怀着一颗做公益的心创业。“我更多是想用自己所懂的,助力家乡建设。” 

内容创业,是一条遍布荆棘与鲜花的路。这些满怀理想主义、长期主义信念的青年,怀揣着各自的目标,在这条路上探索着向前,目光专注、步伐坚定。在外人看来,他们可能像一群“不疯魔不成活”的“疯子”,但探索途中的无限风光和追风般的体验,是任何目光都无法阻碍的。 

* 文中人物为化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shangye/chuangye/5305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