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智能

王兴“会师”王慧文,要联手造ChatGPT版“美团”?

来源:全天候科技(ID:iawtmt) 作者:胡描 编辑:张超 王兴与王慧文第三次会师在创业的路上。 第一次是在清华念书时,一群同学创立了校内网,而后被收购。 第二次是美团,从1干…

王兴“会师”王慧文,要联手造ChatGPT版“美团”?

来源:全天候科技(ID:iawtmt) 作者:胡描 编辑:张超

王兴与王慧文第三次会师在创业的路上。

第一次是在清华念书时,一群同学创立了校内网,而后被收购。

第二次是美团,从1干到100,再到公司上市,最高时美团市值超过2.5万亿港元。

第三次是今天——2023年“三八妇女节”,仍是美团CEO的王兴在朋友圈透露,将以个人身份参与王慧文创业公司“光年之外”的A轮投资,并出任董事。

这也意味着,王兴正式参战ChatGPT。

王兴高调支持

对于今年以来国内的类ChatGPT应用开发热潮,王兴观察着,也思考着。

他在朋友圈里写到:“AI大模型让我既兴奋于即将创造出来的巨大生产力,又忧虑它未来对整个世界的冲击。”

老朋友王慧文的决定,无疑给了他一个探出脚,跨进圈,一试深浅的机会。

王兴“会师”王慧文,要联手造ChatGPT版“美团”?

王兴朋友圈截图 图片来源:网络

今年2月,王慧文曾在社交网络发布“英雄帖”,称要组队拥抱新时代,打造中国Open AI。

王兴“会师”王慧文,要联手造ChatGPT版“美团”?

王慧文朋友圈截图 图片来源:网络

他在北京设立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光年之外),自己出资5千万美元,估值2亿美元,并表示:“我当前不懂AI技术,正努力学习,所以个人肉身不占股份,资金占股25%。”

据王慧文透露,公司75%的股份用于邀请顶级研发人员,下轮融资已有顶级VC认购2.3亿美元。

同一时间,一张王慧文与语音搜索应用“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真格基金两位合伙人戴雨森和刘元吃饭的照片流出。有消息称,源码资本、真格基金等均将成为光年之外的投资人,源码资本已准备出资1亿美元,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也在朋友圈表示:“祝贺老王等到了,行业也等到了老王出山”。

王兴加入光年之外似乎并不让人意外。

从校内网到美团,王兴经历了中国互联网发展浪潮,还操盘过大大小小十几个创业项目,本身就是一位连续创业者。随着美团成长,王兴不仅褪去了创业者的“青涩”,成为一名成熟企业家,还以投资人的角色支持其他创业者:力挺李想创业,投资罗永浩的AR创业公司“Thin Red Line”。

可以说,王兴是离创业圈最近的企业家之一,如若缺席了20年好友王慧文的创业,或许才是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

性格迥异的“双王”兄弟

王慧文与王兴传言在清华读书时是上下铺兄弟。

两人曾一同创办校内网,被陈一舟的千橡网(后改名“人人网”)收购后,又各自创业:王兴做了美团,王慧文做了淘房网。直到2010年,淘房网发展遇阻,王慧文才带着自己得团队与王兴“二次会师”。

在2010年至2020年的十年之间,王慧文帮助美团从“千团大战”中脱颖而出,还一手做起了美团外卖。到了2016年,王慧文又多方探索,为公司深入餐饮产业链上下游、构建到店/到家/出行等业务场景打下了坚实基础。

团购和外卖,如今已是美团营收核心支柱,还是成为各自市场头把交椅。

据王兴透露,离开美团前一年内(2019年),王慧文还在大刀阔斧推动用户平台、基础研发、大数据和AI等平台能力建设。

但性格使然,王慧文擅长“打江山”,似乎不爱“守城”;喜欢自由,难以忍受成熟企业的生存规则。

在校内网被收购后,赚到了“第一桶金”的王慧文选择了周游世界,在欧美和东南亚转了整整一年。而王兴选择马不停蹄地去留学,创立饭否网,创立美团……相比之下,王兴更像是一个永远精力旺盛的创业者。

2020年1月20日,王慧文宣布从美团退休。在内部信中,他写到:“一直以来我不能很好处理工作与家庭、健康的关系,也处理不好业务经营所需要的专注精进与个人散乱不稳定的兴趣之间的关系;不热爱管理却有不得不做管理的痛苦也与日俱增;我也一直担心人生被惯性主导,怠于熟悉的环境而错过了不同的精彩。”

离开美团后的王慧文,休息一段时间,玩起了新花样。

从其在社交平台公开的内容看,2022年对Web 3.0与加密货币很着迷。这一年,他在即刻App发布的9条动态中,有6条直接与Crypto(加密货币)以及web3有关。他还把自己的即刻签名改为“正在学习Crypto”。

不过,王慧文最新签名已经改成了:“正在学习人工智能”。

一场争分夺秒的角逐赛

即便有王兴加持,“光年之外”的未来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在王慧文进场AI大模型的同时,许多早前淡出公众视野的互联网大佬纷纷活跃了起来。

原搜狗CEO王小川发了一条微博:“OpenAI的成功,首先是技术理想主义的胜利。中国需要自己的OpenAI,就需要技术理想主义。大厂受自己的业务牵引,追逐资本热点的创业公司更动作变形。不止如此,这种理想主义还需要有爱国之心、商业智慧和学术尊重去获得政府支持,推动企业联盟和学术界协同。中国能诞生自己的OpenAI”。

王兴“会师”王慧文,要联手造ChatGPT版“美团”?

王小川微博截图

当媒体向王小川求证是否回归做AI大模型时,他承认“自己正在快速筹备中”。

原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周伯文,也和王慧文一样求贤若渴,在朋友圈发布了“英雄帖”,表示不设上限招研发、产品及算法人员,并给了这些职位一个颇具诱惑力的名号“合伙人”。

据悉,周伯文有着20多年的自然语言生成、对话与交互式人工智能的研究经验,曾被视为京东“技术掌门人”。2021年底,他创立了衔远科技,创始团队来自京东、腾讯、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百度等一线互联网企业,以及微软、IBM等知名硬核科技公司。

此前出现在王慧文饭局的李志飞,也宣布“要在大模型领域创业,做中国的OpenAI”。

大佬们招兵买马的同时,阿里、腾讯、百度、字节等互联网大厂已经率先跑了起来,商汤、旷视、云从、寒武纪等新崛起的人工智能新锐企业,各自也掌握了独特技术优势。

发展速度快的企业,相关产品也到了初步面世的阶段。

百度已经预告,将在今年3月中旬正式上线AI对话式聊天机器人“文心一言”;复旦大学自然语言处理实验室邱锡鹏教授团队在2月也发布了国内第一个对话式AI模型“MOSS”,邀请公众参与内测。

国内AIGC与类ChatGPT应用的开发工作,都在争分夺秒。即便技术上与Open AI还有一定的差距,参赛者们也都想要获得“先发”优势。

利用“美团创始人”的声望和资源,“光年之外”快速搭建起了一支技术团队。据AI星球消息,日前,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刘江在朋友圈发文表示,已经决定加入王慧文的“光年之外”,还喊话其他“AI英雄”加入团队。

美团“双王”的招牌,也让“光年之外”在风投市场上吸纳资金变得更容易。毕竟,风投机构们应该也想抓住“再造美团”的机会。

不过,AI大模型研发的烧钱速度,也是摆在所有参赛者眼前不能忽视的“天堑”。

以最被关注的OpenAI为例,其在2015年成立之初,启动资本高达10亿美元。今年1月,微软确认对OpenAI新一轮数十亿美元的追加投资。但在此前,OpenAI已完成六次融资,其中还包括2019年时微软就注资过的10亿美元。

36氪引用数据显示,OpenAI推出的超大规模语言生成模型GPT-3单次训练成本就高达460万美元。

资深人工智能研究专家田涛源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成本进一步介绍到:“GPT3.5训练一次需要花费300-460万美金,还只是算力的成本,没算人才的成本,Open AI一共375人左右,一年工资开支就要2亿美金,AI算力开支5亿美元,需要雄厚的资本支撑。”

王兴、王慧文带着美团,挺过了千团大战、百团大战,但历时九年才首次实现全年盈利。这一次,他们还能挺到ChatGPT版“美团”诞生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zhineng/11363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