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区块链

一些年轻干部利用数字技术收受好处、挪用巨额公款网络打赏

重庆市铜梁区旧县街道纪工委通过组织年轻干部参观廉政教育基地、观看警示教育片、赠送廉政读物等方式,引导年轻干部扣好廉洁自律的扣子。图为该街道纪工委组织新入职的年轻干部到区廉政教育基地…

重庆市铜梁区旧县街道纪工委通过组织年轻干部参观廉政教育基地、观看警示教育片、赠送廉政读物等方式,引导年轻干部扣好廉洁自律的扣子。图为该街道纪工委组织新入职的年轻干部到区廉政教育基地参观。

近日,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的一场司法拍卖中,一张起拍价80元的游戏卡牌被炒至8700余万元。虽然这场天价拍卖因“拍品与实际竞价严重不符,可能存在恶意炒作与竞价行为”被叫停,但游戏卡牌的原主人“95后”干部张雨杰,却因此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据查,其在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交易管理科工作期间,通过伪造收款事实等方式侵吞公款近7000万元,用于消费挥霍和支付买房费用。

张雨杰案并非个例。记者梳理发现,今年已有多名“90后”干部被查,其中不少人刚踏上工作岗位就贪腐堕落,且涉案金额巨大。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强调,高度关注年轻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加强教育管理监督。年轻干部腐败案件呈现哪些特点?他们滑向腐败的原因何在?记者采访了相关办案人员,探寻应如何督促年轻干部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因为我的贪得无厌、挥霍无度,直接造成单位近800万元的亏空,间接造成1300余万元的销售损失,这是不允许,也是不应该的……”这是中国铁路物资华东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原业务员罗垲峰的忏悔。

“在案发前几天,罗垲峰还在托人代购奢侈品。”据办案人员介绍,这位年轻的国企干部虚荣心很强,追求极致的个人享受——沉迷手机游戏,花费40余万元充值和雇代练,只为达到所谓的顶级层次,在虚拟世界里威风一把;喜爱奢侈品,是当地顶级购物中心的常客,出手阔绰,花费不下七八十万元。

无底洞般的物欲,靠什么来填?经查明,罗垲峰利用职务便利,变卖铁路建设物资钢材和水泥,并将货款占为己有。迷失于享乐主义的他,一边拼命掩盖受贿事实,想着能瞒一天是一天;一边又拼命挥霍,唯恐案发后再也享受不到奢靡的快乐。贪污717万元,受贿12.5万元,职务侵占52万元……最终,罗垲峰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

通过违纪违法获得巨额收益,以此满足个人的奢侈生活,罗垲峰的案例具有典型性。年轻干部出生成长在物质相对富足的年代,面对的诱惑也更纷繁复杂。从网络游戏到名品大牌,如果失去理想信念,在物欲中迷失自我,就容易被消费主义裹挟,陷入虚荣攀比的怪圈。

“我纯粹为了消磨时间,几十块钱不算什么。”下注金额从一两元,到三五千甚至上万元,河北省南宫市水务局财务股“90后”原干部李晓飞在网络赌博的世界里越陷越深。2018年4月,面对催债消息,李晓飞盯上了单位的公款,他趁着股长不在、副股长请产假在家的机会,从单位账户里挪出20余万元。随后短短8个月时间里,他共挪用、贪污公款1921.88万元。

“不少人幻想着,只要赢回来就可以补上挪用的窟窿。殊不知,一旦动了公款就已经涉嫌犯罪,而且赌博是件十赌九输的事。最后,他们往往会从挪用演变成贪污。”浙江省杭州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

6年内购买50部手机,这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工商业联合会原报账员万振的疯狂举动。他爱好电子产品到了痴迷的程度,只要最新款手机、平板电脑一上市,就会想方设法买到手。工资收入无法承担高额开销,万振开始了网络贷款。2014年2月至2020年3月间,万振先后使用20余种网络平台相互转贷,贷款记录达2000余次。为了偿还网贷,他又利用职务便利,采取伪造会计凭证、重复报账、虚列支出等手段,分31次套取、骗取公款共计40余万元。第一次涂改票据虚增报销金额时,其入职该单位仅5个月。

“很多年轻干部的腐败问题,有传统腐败与新型腐败相互交织的特点。”中国监察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认为,现在年轻干部能熟练运用科技产品、智能工具等,因沉迷网游、网络打赏、网络赌博而导致腐败的案例时有发生。

“半年时间内,贪污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养老保险费60多万元,涉及27家单位178人……”5月18日,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障中心召开警示教育会,通报了该中心原干部穆玉龙制作“李鬼”二维码的违纪违法案例。

2016年8月,26岁的穆玉龙进入华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从农村家庭走出来的穆玉龙不愿过艰苦生活,在虚荣心理作祟下,把黑手伸向了该区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补缴的养老保险费。2019年12月,他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将个人支付宝二维码页面名称篡改为“中国社会保险华龙区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障中心”,并将此二维码出示给前来缴费的人员。

如此一来,本应打入公共账户的养老保险费,便进入了穆玉龙个人的腰包。此后,他陆续通过个人支付宝、微信账户及现金方式,违规收取辖区机关事业人员补缴的养老保险费60多万元。穆玉龙仅将8000余元上缴到区社保中心财务室入账,其余全部用于个人消费。

“微信钱包、支付宝付款等支付方式及数字货币的出现,使得贪腐行为更加便捷,也更加隐蔽。由此还延伸出通过电脑伪造银行存单和报销单、挪用公款购买网上理财产品等新型犯罪方式。”福建省福州市纪委监委审理室副主任范兆城告诉记者。

伪造二维码只是新型腐败套路之一,还有人利用公款私存、延迟进账的方法,玩起了“腾挪戏法”。

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区义蓬街道春园村原报账员朱锐锋,曾负责村里与农户之间的资金收缴和支付等工作,经常接触到大量现金。2014年1月,这名“85后”年轻干部把赚钱的目光瞄准了代收代缴的村民农医保款。朱锐锋把34万元村民农医保款转进个人余额宝赚利息,待一个多月后农医保款上缴时,已赚得1000多元的“外快”。

尝到甜头后的朱锐锋一发不可收拾,不按规定将农医保款、征地养老保险金等资金缴纳到村对公账户中,而是先后多次通过延迟入账等手段,利用手机软件将资金转账到其个人银行账户中。此后,他又沉迷炒股,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公款越挪越多,时间越延越久,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2020年3月,朱锐锋因犯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科技进步,“围猎”的手段、方式也日趋多样,不少年轻干部在微信红包、代付消费金等新型行贿方式面前失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qukuailian/62702.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