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区块链

数字藏品路在何方? 纵论数字藏品的发展:商业化探索与合规展望

  数字藏品作为元宇宙领域重点应用方向之一,近年来备受外界关注。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6家以上的上市公司涉足数字藏品业务,有十几家机构推出了自己的数字藏品平台。   但数字藏品如火…

  数字藏品作为元宇宙领域重点应用方向之一,近年来备受外界关注。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6家以上的上市公司涉足数字藏品业务,有十几家机构推出了自己的数字藏品平台。

  但数字藏品如火如荼发展的同时,也因问题丛生而频频陷入讨论与争议之中。基于此,有必要对数字藏品的起源,技术发展、商业逻辑及法律和监管方面进行深入探讨,促进该领域健康发展。

  9月15日晚间,《对话元宇宙:寻找换道引领的力量》系列专题第四期——“纵论数字藏品的发展”正式开讲。《元宇宙科技产业党政干部学习详解》编委、北京卓纬律师事务所资深法律顾问王运嘉,《元宇宙科技产业党政干部学习详解》编委、运通链达CEO邹均、21世纪资本研究院研究员雷晨受邀参加,《元宇宙科技产业党政干部学习详解》主编、21世纪资本研究院特约元宇宙首席研究员颜阳主持本次对话。

  会上,多位嘉宾围绕数字藏品现状、数字藏品的基础知识发展史和技术体系、数字藏品的商业逻辑、数字藏品的金融特性问题、数字藏品的产业应用探索等方面进行了讨论。

  据悉,《对话工业元宇宙:寻找换道引领的力量》系列主题是基于2022年南方财经国际论坛组委会的整体部署,由、21世纪资本研究院、《元宇宙科技产业党政领导学习详解》编委会发起的深度对话项目,自6月12日启动,至今已开展至第四期。

  颜阳表示,数字产品,目前的整个的现状的话,我们可以用几个词来描述,一个是热情高涨,第二个叫乱象环生。第三个是整治加快,还有一个就是发展可期。

  今年以来,随着数字藏品合规声浪渐起,整个数字藏品市场开始趋于冷静,呈现出先扬后抑的态势。据不完全统计,一共有20多家上市公司从不同方面涉足数字产品。

  8月16日,国内头部数字藏品交易平台腾讯幻核公告称,即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对于整个数字藏品市场而言,这或许是一记猝不及防且有些悲观的信号,但在参与本次对话的学者看来,腾讯的举动并不难理解。

  “腾讯很多时候是在用支付业务来做一些变相的监管。考虑到很多收藏平台的支付实际上也是腾讯在提供,幻核的暂时退出,也是为了避免腾讯在市场‘又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的嫌疑。”邹均分析道。

  王运嘉指出,虽然幻核所产生的收入对腾讯来讲算是毛毛雨,但作为数字藏品头部平台,它的存在是具有风向标效应的。腾讯的一举一动都会对市场主体的态度、决策有放大作用。盛名与重担之下,腾讯暂缓业务,也是在等待政策面上对数字藏品的进一步明确。

  王运嘉提到,考虑到监控与管理的复杂性,当前我国提供的数字藏品,大多仍是PGC(专业生产内容)产品,而非UGC(用户生产内容)产品。区别于国外的NFT属性,数字藏品强调的是供个人欣赏,不得转卖,所以这种业务模式从数字藏品的角度来看,是非常收敛、非常含蓄的一种业务模式。

  但当前一些交易平台为了盈利,并未把数字藏品不可流转、不可增收的属性清晰告知消费者,由此产生了市场中的乱象与复杂情绪。

  从合规角度出发,王运嘉注意到,作为新生市场,数字藏品背后暗含的诸多法律问题仍有待跟进。

  “整个业界太浮躁,有太多人想赚快钱,就会导致把一些‘小白’用户引导到了比较不规范的路上去。”王运嘉称,“市场围绕数字藏品构筑理性、统一而清晰的认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市场乱象,王运嘉认为,数字藏品最终的价值实现一定在于与实体经济结合,即“脱虚向实”。市场若仅停留于炒作,就会乱象迭起,炒作、洗钱,不合规的金融产品化,不仅带来了法律风险,也会让产业本身难以为继。

  “博物馆同时授权给多个机构发布同样内容的数字收藏品,那么应怎么保证这一藏品在运作过程的稀缺度,或者版权转移的相关问题?”会上,颜阳就此特别向其提问。

  对此,王运嘉回答道,数字藏品呈现着有形载体和无形载体的差别,在不同的形式进行转换的过程中,法律方面还有好多真空地带,这已经引起了监管的注意。

  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研究员雷晨介绍,近期数字藏品的非金融属性再次被放在“台面”强调。

  9月4日,在2022年服贸会上,《数字藏品合规评价准则》正式发布。明确提出,数字藏品仅限于使用目的流转,不可开展炒作、洗钱、代币化、金融化、证券化等挂牌或私下非法交易流转。

  此前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中提出,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王运嘉指出,当前数藏市场上已有相关合规标准在相关机构、组织间自发浮现,后续监管层大概率会进一步出台监管指引,以及平台资质要求等,引导行业健康发展。未来,在“野蛮生长”之后,数字藏品行业有望逐渐归于自律。

  据了解,NFT自2021年以来在全球范围内高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末,全球NFT的市值仅为3.17亿美元,而2021年全球NFT市值达到了168.91亿美元,同比增长4440%,2021年交易量为176.95亿美元,增长213.5倍。

  当前NFT现在在我国主要以数字藏品为表现形式,业内普遍将2021年定义为我国数字藏品发展元年。今年上半年,我国数字藏品行业迎来爆发期。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有近千家。

  与会专家认为,伴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数字藏品在中国应时而生,商业价值可圈可点。

  在邹均看来,品牌的建设周期长、投入大,而当前大部分中国的企业,仍处于缺乏品牌溢价的状态。因此,数字藏品的一大价值,或在于能够成为链接传统企业新生代用户群的桥梁。

  据其介绍,在传统的营销中,企业往往选择投入大量资金。而数字藏品的出世,则让企业能够通过数字化的营销手段缩短品牌建设周期,在导流、引流、促销多方面发力,从而为品牌赋能带来了新的可能性。

  “很多使用传统营销方式的企业,很难掌握年轻人的喜好。数字藏品这种形式非常好的一点在于,它能够从C端了解这些年轻一代的客群。数字藏品可以让很多这些消费者对IP或者是品牌,更好更快地建立连接,让消费者加快对企业产品认知,甚至是在感性上面去接受。”邹均表示。

  数字藏品的另一个商业价值,在于其通过与数字人等元宇宙中其他的技术相结合,也可以为消费者带来虚实结合的体验,进而为企业开辟更大的业务空间。此外,NFT的技术作为促进加强交易效率的工具,便利了资产在用户之间的流转,也有利于构建闭环应用、成为数字资产的切入点。

  谈及对数字藏品的展望,邹均认为,行业要获得长足发展,还需越过产业逻辑的关隘。

  他提出,数字藏品正面临梅特卡夫效应消失的困境,“以太网的发明者梅特卡夫曾认为,随着网络节点的增加,基于用户之间极为复杂的互动,其价值也会呈算术级或指数级的增长。”

  区别于利用互联网进行社交活动等行为,邹均注意到,数字藏品的购买机制减少、甚至消弭了用户之间的联动,由此产生的双边市场效应远低于梅特卡夫效应。

  因此要让其往产业端的发展的话,就要破这个局,思考如何将梅特卡夫效应提升起来。”邹均建议,如果在下游端、C端难以提升,针对供应方进行研究,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种探索。

  他还注意到,当前,数字藏品收藏平台的价格走低,市场竞争也相对激烈。“从投入产出来看,短期内可能不会太理想。”邹均还表示,长期来看,只要能够赋能这些真正的实体经济,这还会是一个比较有前景的行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qukuailian/115122.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