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就在这个寒潮超标,拉尼娜肆虐,整个数码圈都翘首以盼,等着高通和联发科(三星:我呢?我呢?)端出新芯片,各厂商推出新旗舰暖手的秋天,OPPO 和华为则先后整了两场手机之外的大活。

就在这个寒潮超标,拉尼娜肆虐,整个数码圈都翘首以盼,等着高通和联发科(三星:我呢?我呢?)端出新芯片,各厂商推出新旗舰暖手的秋天,OPPO 和华为则先后整了两场手机之外的大活。

先是前者解锁了健康生态战略,喊出“将生活方式变成医学的处方”的口号,自家健康实验室也联合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健康生活方式医学中心,展开关于生活方式对疾病影响的研究合作。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紧接着后者直接在自家最新的运动健康实验室搞了个 Open Day 活动,让大伙亲眼瞧瞧自己在这方面的真材实料,甚至还拉着几位运动健康的专家搞了个圆桌交流。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而这俩大厂之所以如此大动干戈,目标无非是上面频繁出现的关键词——“健康”。

我们心里都清楚,即便是目前最尖端的技术,仍有其难以攻克的医学难题,所以这时候耳边就响起了那句老话,“治病不如防病”。而科学技术的商业化结晶在这个时候依旧可以发挥特长,不论是体征监测也好,运动记录也罢,抑或是提醒屏幕前久坐的你喝水或者起身锻炼,它们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一技之长。

诶,你瞧瞧,智能穿戴设备这不就应声而来了。从号称世界智能手环鼻祖的 Fitbit Flex 诞生以来,智能穿戴也走过了十年的时间,从智能手机的伴生产品,到可以独立使用的智能设备,也逐渐替代手机变成了智能设备生产商们新的内卷项目。除了基本的体征检测,什么血氧、血压、EGC 统统给你安排上,配套的 APP 中也提供了种类齐全的课程,甚至健康饮食菜单也可以定制化,它们恨不得直接接管你的生活。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我们都知道,任何一款产品,在到达成熟、广泛使用的高度时,脚下踩着的,大概率不是什么巨人,而是以往失败产品堆起来的硬件坟场。智能穿戴也不能例外,尤其是每当市面上又出现什么叫好又叫座位的新产品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能想起来智能穿戴早期的三大金刚,我们今天就再来瞧瞧,看看这三位都是怎么开坛作……作法的。

01 Fitbit

首先登场的那肯定得是咱们这位“智能手环鼻祖”啊,具体是不是还有什么奇葩小厂比他更早我暂不做考究,他说是那就是。而且就算不是鼻祖,也是第一个上市的可穿戴设备厂商,上市这个事吧,也算是给当时的其他厂商打了一针强心剂,就好像你选了个看起来不挣钱的专业,然后突然出现个名人,你就会特别兴奋地说“妈妈你看,干这个也是能挣钱的!”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Fitbit Flex

从产品的角度来说,作为鼻祖的 Fitbit Flex 还是有点东西的,腕带加上一个可拆卸的数据追踪传感器,奠定了后续这么多年来智能手环的基本形态。而且在 2011 年的时候,就已经涵盖了计步、记录卡路里、睡眠监测、手机 APP 联动等诸多功能,5-7 天的续航时间也没有太多的充电依赖。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除了手环之外,FitBit 也推出过手表类产品,以及在当时看起来很厉害的 Pure Pulse 连续电光心率监测,不过这厉害也仅限于看起来,多数的用户反馈都在指责它既不准确也不安全,不过这个问题在价格面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没错,它最大的问题就是价格,尤其是在咱们国内,早期没有同类竞品的时候,还有不少人能被其所吸引,但是架不住后来的国内厂商太能卷,功能差不多的手环,还凭什么卖大几百块钱,国内厂家才多少?初代小米手环才 79 块钱,久而久之自然是没多少人买 Fitbit 了,在国内的声量也越来越小,最后在国外市场也扑腾不出多大的水花了。

就在我们国内智能穿戴干的热火朝天的 2020 年,Fitbit 直接打包卖给了谷歌,讲道理这结局也不算多么难过,尤其是对于创始人来说,不过后面的路怎么样就不好说了,毕竟上一家被谷歌收购的硬件公司可还在老歪脖子树上挂着呢(motorola:你礼貌吗?)。

02 Pebble

前面说完了“智能手环鼻祖”,怎么也不能忘了这位“智能手表鼻祖”啊。虽然 Pebble 的首款产品是在 2014 年才上市,不过 2012 年的时候人家创始团队就在众筹平台 KickStarter 上展示了相关资料,毕竟出产品前卖概念已经是创业共识了。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初代 Pebble 智能手表

初代 Pebble 智能手表已经可以通过蓝牙连接手机,实现定制接收邮件、来电及短信提醒、社交 APP 消息提醒等功能。不过这款产品最大,也是最打动我的特点是它那块 e-paper 材质的屏幕,就是泡面神器 Kindle 上的那种,原因无他,主要是省电,那年头的芯片能耗比和电池效率可没有现在这么乐观。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Pebble Time

Pebble 后来还出过彩色 e-paper 屏幕的 Pebble Time 系列,以及带有心率监测的 Pebble Core,后者甚至又在 Kickstarter 上筹得了 1200 万美元资金,但这笔资金已经不足以挽救这家公司了。Core 最终也并未如期发售,而是直接为众筹用户办理了退款。如果我没记错的,创始人 Eric Migicovsky 还在一次采访中说曾经造访我们国内,试图签订操作系统授权协议,从结果来看,他们终究还是失望而归。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Pubble Time Round

Pebble 失败最大的原因在于误判了可穿戴市场的需求,手腕上的 “iPhone” 这种概念并不能打动消费者,而且它还围绕这个概念出了四代产品。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可穿戴设备的主要生产力一直都是所谓“健身”。其实当年同样误判市场的还有 Apple Watch,不过谁叫人家财大气粗呢,错了可以改嘛。Apple Watch 是挺了过来,迎来了穿戴设备的春天,Pebble 就不一样了,在 2016 年就草草卖给了隔壁“鼻祖” Fitbit,也算是“鼻祖”界的卧龙凤雏了。

03 JawBone

哎呀,接下来这位可以说是相当重量级,作死的公司我们不是没见过,能像这个一样作没了的可真不多见。这家成立于 1999 年的公司原名叫做 Aliph,不过呢,一开始的主要产品是“有设计”的音频设备,设计感嘛,懂得都懂。不过人家也确实靠这个赚了点小钱,扛把子便携蓝牙音箱 Jambox,甚至还成了 Apple Store 的当红配件,在当年简直不买不是苹果人了属于是。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然而,当时间走到 2011 年,智能穿戴的概念突然就被吹成了一个风口,Jawbone 当然也分一杯羹啊,毕竟挣钱要紧嘛,而且雷总那句「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的金科玉律还萦绕在耳边呢。Jawbone 果然就飘……不是……飞起来了,名字也是在这个时候改的,啊大家别误会,我这里没有说它是猪的意思啊。

公司 CEO Hosain Rahman 对可穿戴设备市场期望就像是你早上站在阳台伸懒腰拥抱美好明天一样炽热,他希望又好看又防水又能跟手机联动续航还长的“全能”产品,年底亲自在 TED 上发布了智能手环 UP,并被认为是当年最不容错过的数码产品。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诶就是这么一款“年度最不容错过的产品”,翻车了。上市没多久就因为“变砖”而迅速下架,还得掏腰包补偿消费者,不过没关系,资本的宠儿 Jawbone 啪就站起来了,很快啊,马上在 2012 年打出一计改进款,成功挽尊一波。之后在资本、市场、人口红利的天时地利人和中,变成了独角兽。

虽然暂时逃过一劫,但是只会设计,没啥智能硬件经验的 Jawbone 还没走多远就又掉坑里了,整体柔性电路板包胶的设计,虽然有设计感了,但是包胶的颜色和质感也实在是说不上好看,良率低就算了,坏的还跟一次性消耗品一样快,修起来成本也高,这代产品最终还是走上了回到老家仓库的道路,后面推出的几代产品质量功能也都那样,说不好听点简直就是手环界诺基亚,甚至壳都换不明白,好几次跳票耍了消费者一通。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Jawbone UP APP

我们前面也说了,2014 年的时候小米就加入了智能手环设备的战场,还有什么 Galaxy Gear、Apple Watch、moto 360 在边上虎视眈眈,这样一款不防水、没有被动心率监测、呼吸检测还贵的 Jawbone 手环,一夜之间变成了后进生。根据 IDC 的数据,2015 年 Fitbit 占据 34% 的可穿戴市场份额,Jawbone 只有 4.4%。,曾经全美出货量排名第二的 Jawbone 已经被挤出了前五。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Statista 当年对可穿戴设备的市场预测

不用多说,大家也都能看出来这公司失败的根本原因,是人不行。篇幅有限,中间别的员工我们就不说了,CEO 啥的脑子就有点问题,智能手环产品力不行就算了,还不反思,还不留条后路,反手直接砍掉了老本行音频产品线,这一波啊,这一波叫破釜沉舟,可惜你不姓项啊。虽然在 2016 年又获得了 1.65 亿美元的融资,但是估值已经比之前的 30 亿缩水了将近一半,最后实在烧不下去了只能暂停生产然后清空库存。

人类早期驯服智能穿戴的失败记录

整个官网就凸显一个自信

噢对了,人家可没说自己倒闭,只是暂停生产和清空库存哦,官网上的那句“COMING SOON”可都挂了好几年了呢。

04 总结

除了这三大金刚,智能穿戴设备界这么些年,还有其他更离谱的厂家或者产品,除了手腕上的之外,你比如说什么 Sensoria 智能跑步袜、Athos 智能衣服、Neyya 智能戒指,以及名字贼长的 Walnut Personal Health Fidget Toy 智能核桃,对,就是我们手里盘核桃的那种核桃,等以后找机会都给大伙端出来盘一盘。

智能设备发展到今天,已经处于一种白热化的状态了,各大品牌尤其是手机厂商,与其在红到发紫的手机市场拼杀,还不如在穿戴设备上使使劲,尤其是这几年,我们国家接连发布了《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 年)》、《全面健身计划(2021-2025 年)》以及《“健康中国 2030”规划纲要》这么三份文件,又间接加速了智能穿戴设备的发展,除了开头两家大厂的健康实验室外,华米在去年也分别跟钟南山院士团队以及中国田协成立了联合实验室,华为也给自己卷成了国内第一表厂。毕竟健康还是人类永恒的头等大事,我还真是期待未来的这个市场能卷出什么花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6984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