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谁摘了动力电池的“桃子”?

没有人愿意在动力电池的赌局中,做永远的输家。第12届中国汽车论坛上,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再次将矛头对准了芯片短缺与动力电池昂贵的价格。并言之凿凿地声称:“缺芯、贵电”已导致长安汽车在今年损失60.6万辆产能。

没有人愿意在动力电池的赌局中,做永远的输家。

第12届中国汽车论坛上,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再次将矛头对准了芯片短缺与动力电池昂贵的价格。并言之凿凿地声称:“缺芯、贵电”已导致长安汽车在今年损失60.6万辆产能。

谁摘了动力电池的“桃子”?

值得注意的是,在形容动力电池问题的时候,朱华荣用的是“贵电”,而非“缺电”。换句话说,如今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上,并不缺少动力电池的供应,而是供应商们供应的动力电池太贵,令新能源车企苦不堪言。

这当然不是电池厂商针对长安一家,更早些的时候,广汽董事长曾庆洪就曾公开“炮轰”宁德时代,表示动力电池占到整车成本的40%~60%,自嘲广汽在为宁德时代打工。

车企一而再,再而三的“叫冤”,足以证明问题的严重性。而顺着动力电池供应链向上,第一个找到的就是动力电池企业,只不过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动力电池企业就又会把“锅”甩给更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

谁摘了动力电池的“桃子”?

根据上海钢联的近期数据,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再次一路走高,甚至逼近到60万元/吨。遥想2021年年初,碳酸锂的价格不过才5万元/吨左右,时至今日竟然上涨了近12倍。

天生带有期货性质的碳酸锂,成为动力电池成本不受控制的一大要素。而动力电池价格昂贵的原因,又被归结为资本的恶性炒作,部分卖家惜卖,买家囤货,中间商囤积居奇所致。

所以,动力电池的“桃子”,被搞金融,摘走了?

赌局内外,赌性坚强

从商业逻辑来看,动力电池产业链的各企业,以利益为导向,无可厚非。而且上游原材料的价格因为短期内新能源汽车的需求上升,居高不下,早已成为众所周知的秘密。

所以大家也都知道,终有一天,上游原材料的价格会出现大幅度回落。那么在此之前,既然有利可图,各企业当然会选择一拥而上。因为大家赌得就是,自己不会成为最后一个站岗的人。

谁摘了动力电池的“桃子”?

事实上,这方赌桌的周围,不只上游原材料商在赌,以宁德时代为首的动力电池企业,广汽、蔚来等车企也都在赌。

首先,从财报上来看,除了宁德时代之外,各大动力电池企业基本上都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而这种现象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尤为明显。又因为上游原材料飙涨,各电池厂商缺少宁德时代那样的话语权和控本能力,只能硬生生吃个哑巴亏。

然而看到宁德时代赚了个盆满钵满,其它电池厂商肯定会眼红。于是,中创新航上市之后,迅速开启了欧洲布局;国轩高科投资115亿元,分别在安徽合肥和广西柳州建立年产20GWh和年产10GWh动力电池基地;欣旺达拿下了大众的单子;亿纬锂能收到了宝马的橄榄枝……

谁摘了动力电池的“桃子”?

而另一方面,动力电池的成本飙升,显然会对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造成阻碍。尤其是像长安、广汽这些,本身售卖产品的价格都在25万元以下,对于成本的敏感程度更甚。

相对比而言,比亚迪和特斯拉的日子就好过的多,两者的共同点也很明显:对于垂直供应链的掌控能力,极强;甚至还把手伸向了更上游的矿产资源。

既然珠玉在前,那么摸着特斯拉、比亚迪过河,也就成为一件正确的事。

其它车企有样学样,要么积极扶持二供,以求获得更平价的动力电池产品;要么自己亲自下场,自顾自地造起了电池;广汽、蔚来、长城,都是这样的路数。

谁摘了动力电池的“桃子”?

毫无疑问,就车企自建工厂、造电池而言,短期内肯定是亏,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但这些趋之若鹜的车企们,赌得却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与之相似的,上游原材料供应商们,也在赌,只不过赌得是“资源永远短缺”这句话。

而到了动力电池企业们这里,一方面是企业生存与发展,另一方面则是宁德时代这座移不掉的大山,如此情况下又能赌什么呢?只能去赌个别车企的青睐,以及市场平衡之道。

“桃子”被谁摘了?

新能源汽车越卖越贵,但除了特斯拉和比亚迪之外,蔚小理为首的造车新势力们,依旧号称在亏钱卖车。一番了解之后,得到的反馈大同小异,无外乎动力电池卖得太贵,利润被拿走了。

所以,站在车企的角度,“桃子”就是被动力电池企业摘走的。

谁摘了动力电池的“桃子”?

根据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最新数据,10月份,国内的动力电池产量共计62.8GWh,同比增长150.1%,环比增长6.2%。相对比而言,动力电池的装车量却只有30.5GWh,同比增长98.1%,环比降低3.5%,不足总产量的一半。

这种“产多装少”的原因,究竟是车企们在购买动力电池之后,囤积留待后用?还是动力电池企业们有能力生产,车企们却已经没有了足够的能力去购买?

回顾历史,1922年的时候,美国爆发大规模经济危机,股市崩溃、经济大萧条。而当时美国的奶制品行业却很发达,牛奶产量倍增,出现了生产过剩的现象,农场主为了保证利润,将大量过剩的牛奶倒入了密西西比河中。

与之类似,是否也有理由去相信,为了保证足够的利润,不仅仅是上游原材料供应商们在囤货居奇,动力电池企业也在人为地制造“短缺”的情况?

谁摘了动力电池的“桃子”?

退一步讲,或许不会是前面提到的任何一种可能。只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有各大电池厂商共同发力,才有可能在短期内扭转如今行业产业链利益分配不均,话语权不适配的情况。

相关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已经连续7个月单月市场份额低于50%,但其在动力电池行业的地位,依旧是名副其实的龙头老大。换句话说,宁德时代就是如今中国动力电池市场的方向标,价格也好、发展方向也罢,宁德时代都是被模仿的对象。

而关于动力电池的成本问题,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经这样表示过:“上游原材料的资本炒作,给动力电池产业链带来了短期困扰,碳酸锂、六氟磷酸锂、石油焦等锂电池上游材料均出现价格暴涨。”

谁摘了动力电池的“桃子”?

所以值得深思的一点在于,为什么宁德时代依旧能够“百花丛中一抹绿”,不仅实现净利润逆势增长,还能再次创造性地开拓日本市场,与大发工业株式会社(大发汽车)在电池供应及电池技术方面开展战略合作?

能够看到最直接的原因是,哪怕动力电池价格上涨,车企依旧会买宁德时代的账。当动力电池成本传递顺畅之后,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也就稳定了下来。而凭借规模优势、技术优势、盈利优势,宁德时代又可以更加积极地开拓其他市场。

但这也只能说明是宁德时代依靠自己的影响力在做企业运转,而不能对整个动力电池行业起到促进作用。至于其它动力电池企业的利润,依旧会被更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拿去,所谓摘桃子的人,也就转移到了更上一层。

那么谁又在控制原材料的价格呢?思来想去,也许只能是那些炒作投机者去背这口“锅”。

而关于上游供应商是否依旧躺赚,电池厂商是否真的没有定价权,车企们是否除了接受高价别无选择,只能留待以后,看“计划调控”的力度如何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117590.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