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揭秘欧洲激进环保组织!背后金主之一是石油大亨?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7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正在埃及举行,而此前登上各国媒体头条的英国激进环保组织“停止石油”成员爬上伦敦M25高速公路高架桥,以此要求政府重视气候危机。该组织成立不到一年,却多次因激进抗议活动“出圈”。今年10月,这个组织更是通过往世界名画《向日葵》上泼西红柿汤“一战成名”。“停止石油”只是近年来英国乃至欧洲兴起的激进环保组织之一。它们的行动正在引发担忧,甚至被批评为“生态恐怖主义”。值得注意的是,有报道称这些组织背后的“金主”之一是美国石油大亨,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7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正在埃及举行,而此前登上各国媒体头条的英国激进环保组织“停止石油”成员爬上伦敦M25高速公路高架桥,以此要求政府重视气候危机。该组织成立不到一年,却多次因激进抗议活动“出圈”。今年10月,这个组织更是通过往世界名画《向日葵》上泼西红柿汤“一战成名”。“停止石油”只是近年来英国乃至欧洲兴起的激进环保组织之一。它们的行动正在引发担忧,甚至被批评为“生态恐怖主义”。值得注意的是,有报道称这些组织背后的“金主”之一是美国石油大亨,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揭秘欧洲激进环保组织!背后金主之一是石油大亨?

他们已被捕数千次

“我相信自己、相信你、相信大家。”凌晨3时,10名即将展开行动的环保抗议者集体宣誓。此前一天晚上,在一场既令人兴奋也令人焦虑的会议后,他们决定爬上油罐车并在车上停留几天,以阻止这些车辆将石油运往英国各地。

准备工作直到凌晨1时才结束。又休息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这些环保人士在寒冷中起床。凌晨4时左右,当他们正准备偷偷进入油库时,警笛声大作,警车的灯光将这些人照得无所遁形。然而他们继续行动:3人在一辆油罐车前坐下来,一人与警察进行交涉,其他人都爬上油罐车。整个过程只花了大概两分钟。

这些人就是来自“停止石油”的环保抗议者。10月14日,该组织成员在英国国家美术馆向梵高的画作《向日葵》泼西红柿汤,让这个“不走寻常路”的团体登上各大媒体头条。其实,在进行这一惊世骇俗的活动之前,成立于今年2月的“停止石油”并非“默默无闻”。3月它扰乱了第75届英国电影学院奖颁奖典礼并短暂叫停一场英超联赛,4月封锁英国的10个主要石油设施,7月打断2022年F1英国大奖赛的举行。该组织成员抗议的主要方式包括将头绑在球门门柱上、坐在比赛赛道中间、堵塞主要道路等。这些行动让英国警方对“停止石油”的动向异常关注,这才出现上面他们在油库“守株待兔”的一幕。

一个由科学家、律师和石油行业前工人组成的联盟——这是“停止石油”的组织者之一罗比洛对该团体的定义。今年年初面临能源紧张和通胀飙升的压力,英国政府宣布扩大北海石油天然气生产,此举激怒一些青年环保人士。他们建立“停止石油”,希望通过“非暴力直接行动”,敦促英国政府兑现承诺,尽早结束包括石油在内的化石能源的开采和使用。

“停止石油”的领导者之一哈勒姆喜欢说自己“只是一个来自威尔士的农民”。他将自己有机农业业务的失败归咎于一系列极端天气。后来,这名“60后”在伦敦国王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研究非暴力反抗史。2018年,他和其他人联合创立“反抗灭绝”组织,在数十个国家开展非暴力不服从活动。

在进行活动之前,“停止石油”成员必须接受非暴力训练。接受培训的人还要进行“角色扮演”,学习如何阻拦油罐车、如何封锁道路、如何保护自己等。来自英国德文郡的77岁退休人员默里-莱斯利就是“停止石油”的一名成员。他说话温和,晚上会在自己家附近的路上救蟾蜍。默里-莱斯利表示,抗议者其实更“害怕”普通民众,因为他们可能会殴打或拖拽抗议者。他强调,在这种情况下,抗议者既要表达歉意,又要坚持行动,“在最初两到三秒内做的事是至关重要的”。

“停止石油”的抗议行动给英国造成不少损失。从成立到现在,该组织成员已被捕数千次。英国还正在立法,对极端抗议活动进行惩罚。不过这些并未让抗议者打退堂鼓。“停止石油”为其成员提供系统支持,包括律师服务、解压技巧等。值得注意的是,该组织并非只在英国活动,也并非英国或者欧洲唯一一个通过激进行动进行抗议的环保组织。英国的“反抗灭绝”和“隔热英国”、德国的“最后一代”,以及法国的“最后创新”等组织,其成员多有交叉,在活动上也互相模仿,让欧洲多国政府头疼不已。

石油大佬资助反石油运动

“任何拿他人生命健康冒险的人,都失去了合法性,也损害了气候运动本身!”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这样斥责该国极端环保组织“最后一代”。该组织日前在德国引发巨大民愤。10月31日,一名女性在柏林发生车祸,而急救车却因为“最后一代”的堵路抗议而无法到达救援现场。这名女性最终因救治不及时死亡。

提起“最后一代”,可能很多人并不熟悉,但它在英国的兄弟组织“停止石油”近期却“声名大噪”。10月23日,两名“最后一代”成员模仿“停止石油”的手法,向莫奈名画《干草堆》扔土豆泥。“最后一代”还曾在柏林组织绝食抗议,并于高峰时段在繁忙的高速公路路段制造大堵车。

根据“最后一代”的声明,该组织在2022年1月至10月期间开展了约370项行动。据媒体调查,“最后一代”目前有数百名成员,其内部人员虽然没有明确分工,但是通常包括这几类角色:参加抗议活动的“蜜蜂”、为抗议者提供后勤以及法律服务的“园丁”,以及帮助抗议者缓解压力的“心理学家”等。

法国也有类似组织,名为“最后创新”。该组织采取的一些策略与“停止石油”和“最后一代”如出一辙,比如今年6月3日,这个环保组织的一名女性成员将脖子绑在网球场的网上,打断了法网男单半决赛。此外,“最后创新”成员还多次封堵巴黎地区的高速公路。

“停止石油”等组织在欧美多国都有分支,很多环保人士会参加多个组织的抗议活动。“停止石油”的发言人柯宁曾表示,这些组织会彼此鼓舞,努力寻找“最好的前进道路”。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停止石油”,还是“最后一代”以及“最后创新”,它们都加入了一个名为“A22网络”的公民抵抗运动联盟。该联盟共有11个组织,除接受私人捐款外,还得到美国气候应急基金的支持。美国盖蒂石油公司继承人艾琳·盖蒂是该基金的联合创始人,曾在该基金创立时捐款50万美元。石油大佬资助反石油运动引发怀疑。有观点认为,有油企希望通过资助环保组织进行激进活动而惹怒公众,从而减少对环保运动的支持。不过艾琳·盖蒂表示,虽然自己的家族靠石油发家,但她明白化石燃料的使用正在杀死地球上的生命,希望尽一切可能保护地球。美联社称,截至今年8月,气候应急基金向各类环保组织提供700万美元资助。该基金网站信息显示,自2019年成立以来,气候应急基金已经资助94个组织,训练了2万多名环保活动人士。

此外,布鲁塞尔圣路易大学学者加博里特表示,提出具体目标而不是宽泛主张,是“停止石油”等环保组织的新特点。“停止石油”反对使用化石燃料,“最后创新”要求法国政府承诺到2040年对所有建筑进行节能改造,“最后一代”近期则提出在德国高速公路上限速100公里/小时。

行为艺术,还是“生态恐怖主义”?

“在欧洲,这种运动(激进环保主义)主要来自年轻一代。”法国记者洛马齐表示,欧洲很多参加激进环保抗议活动的,都是来自大城市的学生,不少人还拥有本科学历。在他看来,环保运动缺乏具体进展是抗议者不满的主要原因之一,环保主义者对资本主义、消费和生产模式以及由此产生的对地球资源的浪费也强烈不满。法国24小时电视台的报道显示,很多年轻的环保主义者表示,公民不服从行动是应对不断升级的气候危机的必要手段。一些活动人士放弃高薪工作,全身心投入到抗议中去,甚至冒着被捕和被起诉的风险。

新加坡《联合早报》对欧洲的激进环保行动进行梳理。文章称,欧美不少环保组织从街头运动和“行为艺术”起家,通过博眼球的操作扩大影响,并由此催生出绿党和“绿色和平”等老牌环保政党及组织。不过随着绿色能源和减排成为欧洲的“政治正确”,欧洲各国的绿党和大多数老牌生态组织普遍向主流政党、社会活动团体转化,开始寻求“途径正当”,“街头属性”和“行为艺术”的色彩大减。这引发以年轻人为主的新生代激进环保人士的不满。此外,从去年开始的欧洲能源危机到今年爆发的俄乌冲突,让欧洲各国开始反思此前“一刀切”的绿色能源替代时间表是否合理,转而采取更务实的能源政策。这更让一些环保人士不满,由此引发一系列激进抗议活动。

然而他们成功了吗?如果上述组织只求引发关注,那它们的目标已经实现。根据英国民调公司舆观(YouGov)的调查,“停止石油”今年4月的激进行动获得数百条新闻报道,并长期占据新闻头条位置,58%的英国成年人支持该组织的诉求。到了10月,对于他们非暴力抗议行动的支持率上涨到了66%,涵盖2/3英国人。

不过他们的环保目标是否达到了呢?美国斯坦福大学学者威勒此前的研究显示,一些激进的抗议活动反而可能削弱公众对某项事业的支持。英国萨里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所长菲奥拉蒙蒂教授在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表示,“停止石油”等组织的激进策略可能“适得其反”,或分裂“生态战线”,并影响环保人士与政府以及化石能源生产商进行建设性对话。不过,剑桥大学和牛津布鲁克斯大学进行的另一项小型调查表明,在2019年“反抗灭绝”进行破坏性抗议活动之后,人们参加非破坏性活动的意愿略有增加。

激进组织到底是环保卫士还是破坏者?它们的行动是否会进一步极端化?这些问题引发担忧。11月5日,“绿色和平”等环保组织上百名成员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举行抗议。他们中有人冲进机场跑道,坐在飞机轮子前,试图阻止飞机起飞。这些抗议者要求史基浦机场减少飞机航班并禁止不必要的私人飞机出行。因反对一个蓄水项目,法国4000多名环保抗议者和警察日前在该国西部一个地区对峙。法国政府誓言要阻止抗议者在该项目附近“安营扎寨”搞持久战,并严厉谴责这种行动是“生态恐怖主义”。德国警察工会主席科佩尔克表示,工会担心激进环保组织正在被极端主义团体渗透,“不受控制的激进化运动可能首先导致极端主义,然后导致恐怖主义”。英法德等国政府已经加强立法和执法,以打击激进环保抗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11738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