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寺库向下,新投资能救场吗?

9月15日上午,子怡接到了寺库客服来电,称“预计在12月底之前完成退款”。此前,她于今年3月在寺库平台先后下了两单,却迟迟未能发货,取消订单也不予退款,长达4个月的投诉维权后仍需等待。

寺库向下,新投资能救场吗?

9月15日上午,子怡接到了寺库客服来电,称“预计在12月底之前完成退款”。此前,她于今年3月在寺库平台先后下了两单,却迟迟未能发货,取消订单也不予退款,长达4个月的投诉维权后仍需等待。

有相似经历的不在少数,也不止消费者。张妍于2020年开始在寺库平台上卖货,经历了用户骤降、大规模吐槽后,于2021年10月申请退店,但截至目前,仍然没有拿回商家保证金,相关投诉也无进展。

而这些只是寺库危机的缩影。据了解,自2021年以来,笼罩在寺库周围的全是负面消息,包括裁员、欠薪、财报难产、退市、破产、跑路等。

寺库也曾积极“自救”,除了业务上的拓展,如拥抱直播,还有资本层面的动作,如寻求被收购或私有化。无果后,于近两个月,该公司又先后引入了两家私募公司和一家科技公司的股权投资。

有着“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之称的寺库,何以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新的投资,是否能“救场”?

资本“宠儿”的高歌

创立寺库之前,李日学做了10年的家电生意,开过工厂、做过代理商,也干过平台和零售。2008年前后,他判断,“整个中国消费升级到了新的阶段”,决定切入精品消费市场。

寺库初创之时,瞄准的是二手奢侈品寄卖生意,靠向用户收取鉴定费、手续费、佣金等盈利。

只有手上存有大量奢侈品的消费者才会来寄卖,也只有那些真正对奢侈品有深入了解的人才敢买二手奢侈品。当用户在二手奢侈品买卖之外,出现了购买新品的需求,但你不能提供的时候,这些辛辛苦苦培养了三年的用户很轻松地就会把你抛弃。

但正如寺库副总裁宋玉伟所言,二手奢侈品交易的门槛较高,且天花板可见,于是,寺库很快开始弱化二手业务,转向新品销售。

这一过程中,寺库重点对商品品类和线下渠道进行了深度布局:一方面,完成了从当初单一的箱包品类向珠宝、首饰、手表、服饰等在内的奢侈品全品类转变;另一方面,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开设了线下高端体验店“库会所”。

适逢奢侈品电商风起,寺库很快完成了A轮至C轮共三轮、合计5000万美元融资,交易额于2013年达到10亿元。

也是在此期间,诸如品聚网、佳品网、呼哈网、背靠网易的网易尚品、新浪奢侈品频道等数个重要玩家,在被资本短暂追逐后便集体陨落,导致奢侈品电商行业一度不被看好。

寺库再次调整方向,开始强调自身并不只是奢侈品电商,而是定位为高端消费服务平台,并逐步上线了艺术品、生活用品、母婴用品甚至豪车、私人飞机等。

或许“高端消费”这一概念让市场看到了新故事的可能性,寺库再次获得资本青睐,于2014年至2020年,共完成了包括IPO在内的5轮融资,融资总额达5.65亿美元,资方包括京东、趣店、IDG资本、平安创投、银泰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森合投资、盘古创投等知名企业和机构。

寺库向下,新投资能救场吗?

来源:企查查

资本的助推下,2016年第三季度,寺库开始告别亏损,走上盈利的道路。2017年,更是寺库全面爆发的一年:9月22日,成功登录纳斯达克,成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彼时,李日学还公开表示,“要把寺库打造成为109年的企业”;11月16日,上市后首份季度财报发布,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实现了44.2%和1067.6%的同比增长,增速超过阿里、京东,领跑奢侈品电商行业;这一年,寺库首次全年盈利。

之后的两年,寺库“不负众望”,一路高歌。2018年和2019年,寺库GMV从80.48亿元增至137.853亿元,首次突破百亿大关;营收分别增长了44%及27%,净利润分别为1.52亿元和1.54亿元,均刷新历史记录;月活用户直逼200万大关。

其中,2019年6月,意大利著名品牌Prada选择将寺库作为进军内地电商的首站,携普拉达(Prada)和缪缪(Miu Miu)两大品牌入驻,又为寺库增添了一份光芒。

一朝跌落云端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2020年的到来,寺库的“高光”戛然而止。

在社交平台“脉脉”上,自当年3月起,便有认证为寺库集团员工的账号公开爆料,寺库降薪裁员,2021年9月,又开始出现发不出工资的声讨。就此,钛媒体App联系到一名寺库前员工,其表示“2020年离职的时候,公司经营还是正常的,后来就不太清楚了”。

寺库相关负责人则于2022年初公开对相关消息全盘否认:“截至目前,寺库并未有相关裁员的计划,目前寺库工资属于正常发放的状态,不存在欠薪等情况。”不过,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报道,截止2021年底,寺库的员工规模仅为巅峰期的一半左右。

商家张妍告诉钛媒体App,寺库自2021年4月突然开始收取保证金,话术为“规范商家,保障用户权益,一旦发现商家发到平台的商品掺假,就会从保证金里扣”。没过多久(2021年7月),直播间的人数骤降,“还有人说我们是骗子,只收钱不发货,开始还努力澄清,直到发现社交平台上越来越多的用户吐槽,意识到不妙”,她第一时间申请了退店。

然而,2021年10月至今,张妍在寺库平台上仍没有走完退店流程,也没有拿回保证金。“几个同行朋友也都在等待,有的不止2万,还有货款……”

据黑猫投诉平台数据,寺库相关投诉目前已逾18300件,多数都是因为不发货、不退款。同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仅2022年以来,与寺库相关的已公开案件就有130起,几乎都是买卖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等。

寺库向下,新投资能救场吗?

来源:黑猫投诉、中国裁判文书网

其中,昔日合作伙伴Prada于今年7月前后彻底抛弃了寺库,其申请冻结了后者名下价值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的财产,期限为一年。

更甚者,寺库三度陷入破产危机。2022年1月5日,柴晨旭申请对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进行破产审查,不过次日,该申请便被撤回;8月10日,赵冬萍又对北京寺库商贸提出破产审查申请,此次寺库没有做出回应;8月25日,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新增了一则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为上海维旗贸易有限公司。

也是在今年8月中旬,寺库北京总部传出“人去楼空,疑似跑路”的消息,但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消息不实,目前办公面积并未缩减,属于正常办公状态。

负面缠身背后,是寺库经营业绩不佳。

2020年第一季度,寺库营收10.05亿元,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净亏损4250万元,也是连续14个季度盈利以来的首次亏损;第三季度,它甚至开始推迟财报的发布,并因此收到纳斯达克警示函;直到2021年11月,其2020年年报才公布,并录得营收和净利双下滑。

2021年,寺库继续下坡路,实现营收31.3亿元,同比下滑48%,净亏损5.66亿元,同比扩大547%。2022年,本应发布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财报均没有消息。对此,钛媒体App向寺库方面进行问询,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寺库向下,新投资能救场吗?

来源:wind(单位:万元)

颓势也直接体现在了寺库的股价上,自2019年开始震荡下跌,于2021年11月4日首次跌破1美元,截至目前仅剩0.36美元,比起上市时13亿美元的发行价,缩水超97%。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12月28日,寺库已因连续30个工作日股票收盘价低于1美元,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然而,至2022年6月期限将至,寺库股价仍未突破1美元。对此,其申请将美国存托凭证从纳斯达克全球市场转移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获得了额外的180天宽限期。

内忧外患交织,新投资能救寺库吗?

复盘寺库从高处坠落的原因,绕不过转折点上的疫情。

寺库曾在一份声明中直言,疫情给奢侈品消费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其(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表现也受到了疫情带来的可自由支配支出减缓和公众活动减少的影响。与此同时,李日学在采访中对长期表现出乐观,认为疫情会使奢侈品品牌加大线上投入,更愿意和寺库这样的电商平台合作。

事实却恰恰相反。

疫情并未打击中国奢侈品消费的积极性,贝恩数据显示,尽管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受疫情影响萎缩近23%,但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却逆势上扬48%,到2025年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而是奢侈品品牌的线上化挤压了垂直电商的生存空间——

一方面,奢侈品品牌纷纷自建起了渠道,如Prada、阿玛尼、LV等,在疫情爆发后即开始直播带货,自建小程序商城;另一方面,相比于寺库等“小而美”的平台,奢侈品品牌倾向于与阿里、京东等流量强势的电商巨头合作。

更具决定性的因素则仍在寺库内部。

一直以来,业内公认,奢侈品电商是块难啃的骨头,存在品牌授权、货源保真、消费者信任建立等难点。寺库的一系列战略布局,反为其啃下这块骨头增设了屏障。

奢侈品品牌专家梅宇华指出,从“二手奢侈品平台”到“高端消费服务平台”的转变,本无可厚非,但寺库却同时保留了二奢业务和新品业务,两者本身就是一个对立面,如何在同一个平台销售,是奢侈品品牌方都棘手的问题,寺库如此做,“客户端对其整个业务链是否产生了模糊的认知感呢?”

后续的品类扩张同理。“甩开了奢侈品领域,而进军了社交电商领域,转向以食品生鲜、百货家居、美妆护肤为主……扩展品类是寺库应该要做的,但也应该是逐步递进的,直接从奢侈品向食品等领域跨越,会使外界对寺库品牌定位的认知变得更加不清晰。”梅宇华说。

零售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在接受钛媒体App采访时也表示,寺库走到今天,最重要的一个战略失误,就是品类扩张(含生活服务品类)酒旅、餐饮、生鲜、豪车等和全球化。

除此之外,搞金融、智能、社群等同样只是烧了大把的钱,并未获得实际成果,从寺库近两年的收入结构就可以看出,奢侈品售卖收入占比从未低于95%。甚至有些动作还拖累了主业的发展,例如2020年对直播电商的布局,因数据造假被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0万,是对寺库公信力的一次严重打击。

业务板块不清晰,实际运营过程操作不规范,导致寺库逐步陷入“公域流量”获客难、“私域流量”变现难的瓶颈。

尽管境况如此之差,寺库仍未放弃求生。在今年5月撤回私有化要约后,其于近两个月找到了新的“救兵”。

8月19日,寺库发布公告称,与HCYK Corporation Management Partner和Timing Capital Limited分别签署了股份购买协议,HCYK将认购寺库375万股A类普通股,总价为300万美元;Timing Capital将认购寺库125万股A类普通股,总价为100万美元。

9月15日,寺库宣布,与阿拉丁传奇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包括:阿拉丁科技将至多出资1亿元,与寺库共同成立“寺库中国俱乐部”高端消费圈层;至多出资2亿元,认购寺库上市主体股票;至多出资10亿元,联合设立“消费品牌创新升级产业基金”。

受上述消息推动,9月16日,寺库股价一度涨超50%,截至收盘涨27.31%,至每股0.33美元,仍未恢复至1美元警戒线以上。

新投资将对寺库产生哪些影响,又能否挽救其于当前的困境之中?

庄帅表示,从投资金额来看,寺库的危机暂时可以解除。后续的持续经营,则多半要调整业务模式。“中国市场依然具有奢侈品电商生存的空间,但属于品牌商家,而不是垂直的奢侈品电商。国外同类买手制的奢侈品电商平台过得也不好,Farfetch这种连接线下奢侈品品牌实体店的O2O平台模式会好一些。”

(作者|刘萌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11511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