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投资新能源 小米首次搭上“宁王”的充电桩

小米在新能源领域的野心已经摆在了明面上。如果说宣布造车是小米踏入新能源行业的明显标志,那么在其在该领域频频的投资动作则是小米藏在水面之下的步步追赶。

小米在新能源领域的野心已经摆在了明面上。

如果说宣布造车是小米踏入新能源行业的明显标志,那么在其在该领域频频的投资动作则是小米藏在水面之下的步步追赶。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上海快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上海快卜”)发生工商变更,新增小米关联公司瀚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为股东,投资比例约为12%,董事新增李肖爽(小米汽车副总裁)、孟祥峰,注册资本增至约6594.92万人民币。

如此一来,上海快卜前三大股东分别为福建百城、宁德时代和瀚星创业。另外,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科技、电池科技、停车场(库)经营,新能源汽车充换电设施建设运营等。

而就在几天之前,小米刚刚投资了锂离子电池材料商法恩莱特。今年更早的时候,小米还与哈勃共同加注了锂电池独角兽卫蓝新能源。

背靠宁德,发力“光储充检”

而小米本次投资之所以备受关注,在于上海快卜的股东之一有宁德时代,这也是小米与宁德时代在新能源领域的首次合作。

我们发现,上海快卜的公开资料并不算多,关于它的报道,大部分集中在成立之初,除了自身的因素外,还因为它踩准了“新基建”的风口。

据悉,在2020年3月6日,宁德时代联合福建百城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上海快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盛旺,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其中宁德时代认缴出资2450万元,持股49%;百城新能源认缴出资2550万元,持股51%。

这一举动也正式宣布,宁德时代开始入局新能源充电桩行业。

上海快卜成立之初,宁德时代也对外称,合资公司是做智能微网一体化储充系统,这个系统由宁德时代研发,集储能服务、充电服务和电动汽车检测服务三大功能于一体,解决传统充电站配电难、选址难、对电网存在冲击风险的问题,可以快速形成大功率超级快充网络。

另一家百城新能源是一家新能源终端运营商,于2014年成立,,在新能源产业的布局上,从充电切入,坚持走“细分、高频、刚需”的市场战略,扎根于福建,并在上海、河南、江苏、浙江、广东等地区开展城市超级快速充电网络运营业务,日充电总量达到行业非国有运营商前五,盈利能力进入行业前三。

正是背靠合资双方的背景,让上海快卜的优势也十分明显,即集宁德时代电池产品端和福建百城充电运营端优势为一体,打造全新“储充检一体化”运营服务平台。

智慧芽数据显示,快卜新能源近期主要专注于储能系统、能量回收、检测装置、锂电池、处理装置等技术领域,已公开专利申请6件,均为发明专利,市场价值较高专利包括“一种基于储充检充电站的电动汽车电池安全检测系统”等。

千亿市场,小米也想分蛋糕

在本次小米增资之前,去年9月,永福股份曾发布公告称,拟以2000万元增资入股方式投资上海快卜。其中,认缴注册资本金额357.14万元,持股比例6.15%,剩余1642.86万元计入资本公积。

可见,上海快卜虽然低调,但仍是资本追捧的对象之一。同样,小米此次投资,也被外界认为是其开始布局“光储充检”的信号。

什么是“光储充检”?资料显示,这是一种新型的新能源汽车充电服务设施,集成光伏、储能、快充及电池检测等设备,用户在充电过程中可实现电池检测、车牌识别、双向充/放电(V2G)、充电站孤岛运行等功能。

它又为何被看好?宁德时代官网显示,“光储充检”已成为储能系统在用户侧的核心应用。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雷军也谈到,加强对新一代大功率快充技术及储充一体(尤其光储充一体)的投入尤为重要。

截至目前,光储充检这条赛道上已经容纳了整车企业、电池企业、充电运营商、能源公司等在内的各方势力。

从业者也曾指出:“快卜新能源,其重要方向是‘储检充’,目前国内很多老旧的小区,电力基础设施无法承载充电桩,电网无法直接连接充电桩并为其充电,电网也没有办法扩容,就需要事先储能。快卜新能源要做的是、把电充进电池包,电池包再给充电桩充电。”

从宏观层面来讲,近年来,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发展,但是充电基础设施不足成为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掣肘。据市场预测,2020-2025年充电桩设备市场空间分别为62、93、140、200、288、439亿元,累计市场空间超过千亿,其中2025年单年市场空间将超过400亿元。

为何是上海快卜

通过梳理,我们发现,除布局上海快卜外,宁德时代还与星云股份成立合资公司时代星云,对大数据软件服务、储能用BMS、系统集成等进行研发;与科士达成立合资公司开发和生产储能、充电桩及“光储充检”一体化相关产品,这些动作拼凑出了宁德时代在“光储充检”的版图。

而小米此次选择投资上海快卜,在业内看来,除了宁德时代的光环外,还有其本身迅速的成长和发展。上海快卜在成立不足一月时,就完成了首个光储充检充电站在上海的落地,同年5月,上海快卜与宜宾市签署协议,计划合力将宜宾打造成全国第一个城市级储充检示范城市。

去年6月,上海快卜还与爱驰汽车签署合资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光储充检”智能充电技术展开合作。

目前,除了上海,快卜在四川宜宾、福建宁德、广东东莞等地都已经有业务布局,打造了将近20座光储充智能微网电站。上海快卜总经理陈盛旺还称,今年公司在北京、河南、山东、四川、重庆等地都会有项目落地。他进一步透露,未来3年内,上海快卜要在全国的“8+12”个重点城市进行布局。

众所周知,目前国内大多数充电桩企业因为规模偏小盈利困难。由于前期各自为战的格局,充电桩共享化、通用化的意识淡薄,从而导致运营效率极低。

但对于商业化方面,上海快卜还是比较乐观,据介绍,以上海为例,按照现阶段的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以及未来的汽车增量情况来核算,光储充电站的投入大概在5年多左右可以收回。

据了解,国内充电桩市场形成四大阵营,一是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等国资背景企业;二是特来电、星星充电等民营企业;三是上汽、比亚迪、小鹏汽车等车企;四是快电、小桔充电等互联网平台型企业。

业内人士也指出,在传统基建模式下,投资方主要强调在硬件方面的投入,追求数量上的规模效益。在新基建的模式下,充电网络在信息化、智能化、数字化等诸多新技术上的优势,则成为能否赢得先机的关键。

在陈盛旺看来,“新能源行业正经历以充电桩为核心的1.0补能网络,向以光储充为核心的2.0版本进行迭代与跨越。2024年,将迎来‘光储充检’爆发的元年。”

可见,小米选择此时入局“光储充检”是一个不错的时机,而在技术、模式上有着双重保障的上海快卜也不失为一个最优解。

据不完全统计,小米已先后投资了约35家汽车产业链企业,主要涵盖整车、供应链上下游、出行、汽车后市场等领域。具体到新能源领域,小米已投资了卫蓝新能源、珠海冠宇、赣锋锂电、蜂巢能源、中创新航等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小米与宁德时代曾共同投资过两个芯片项目:瞻芯电子和芯迈半导体,如今这种眼光一致延伸至了新能源领域,不难推测,上海快卜仅仅是双方投资共同标的的一个开始,或许之后就是小米跟着宁德时代投新能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10905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