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上海复工进行时:3个月没去公司 兴奋又焦虑

这是王慧三个月以来第一次踏出小区大门。推着28寸行李箱的她,在马路上行动迟缓,目的地不是火车站,而是两公里外的公司。

这是王慧三个月以来第一次踏出小区大门。推着28寸行李箱的她,在马路上行动迟缓,目的地不是火车站,而是两公里外的公司。

近30度的高温、茂密的梧桐,5月上海的街头没有穿梭的车流,只听得到清晰的鸟鸣。尽管空气闷热潮湿,但王慧还是很兴奋。比周围人提前复工,就意味着提前恢复正常生活节奏。哪怕是需要在公司闭环管理,王慧也不想再待在家。

但王慧没想到的是,几天后,“重获自由”的人从少数变成绝大多数。

5月上旬,上海还是处于“分批复产复工”阶段,而5月31日,上海市疫情防控发布会宣布,6月1日起,全市将进入全面恢复全市正常生产生活秩序阶段。没料到期盼已久的“解封”会这么突然的出现。

2022年6月1日,对上海居民来说,会是一个难忘的“儿童节”。近2500万人不用再蜗居在家中。

复工首日,这座城市像是按下了重启键,开始高效运转。出门遛弯、进商场消费、挤地铁上班,每个人都在恍惚中感受回归正常生活秩序的可贵。

提前复工“闭环”4天后全面复工,城市一夜复苏

5月下旬,居家办公近三个月的王慧收到复工的消息,为了降低风险,王慧需要住在公司,实施闭环管理。完成申请复工证、填写居住信息和小区居委会沟通等多道流程后,王慧终于踏上了复工的路。

路上没有出租车也没有共享单车,王慧只能走着去公司。“我家离公司算近的,两公里的路我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王慧跟Tech星球回忆道。

5月28日,王慧回到自己熟悉的工位,办公室无人打理的郁金香不出意外地已经发黑。走在偌大的工业园区里,没有往日的热闹,平时要抢车位的停车场只有零星几辆车。

能提前顺利复工的企业只是少数。出于疫情防控考虑,即使能复工的企业也需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审核流程。

4月,新锐咖啡品牌永璞开始申请成为上海保障供应企业,以便工厂能够重新生产。“上海的工厂主要是生产挂耳咖啡,在被封后,我们的挂耳系列产品在三、四月就没法持续供应”,永璞创始人铁皮告诉Tech星球。

从申请成为上海保供企业到最终审批通过,永璞花了近半个月时间。“需要填写的资料比较多且需要排队,因为要优先满足生活基础保障性的企业”,铁皮解释道。5月10日,和工厂在同一区的员工顺利返回岗位,生产线在停滞40多天后重新开启。

王慧已经做好要在公司长住的准备,“电煮锅、螺蛳粉、火锅底料,我全都带着,怕有什么意外”,王慧笑着告诉Tech星球,恨不得把家搬到公司。和王慧一同住在公司的同事们,基本都带着数十套换洗衣物,甚至带着健身器材。

但他们谁也想不到,在公司闭环管理四天的,6月1日起,全市进入全面恢复全市正常生产生活秩序阶段。还未完全适应气垫床的他们,便匆匆结束了短暂的“闭环管理”。6月1日,王慧下班后重新将行李箱带回家,将零食原封不动地摆回小推车。

“现在我们就正常上下班,开始回归正常”,王慧告诉Tech星球,“6月1日那天,园区复工的企业明显多了起来。”

不单单是一个园区,6月1日,上海像是被按下重启键,整个城市开始复苏。

最为明显的,复工不再需要严格的流程。从上海市宣布全面复工的消息,到物业群通知再到上传资料,曹建只花了半天不到的时间,“整个过程非常流畅”。

6月1日,其他区域的员工也开始重返永璞的工厂,投入生产。铁皮表示,目前上海工厂的复工率已经达到80%,而5月基本维持在30%,“还是挺突然的,各个环节一下就打通了。”

一夜之间,城市重新恢复活力。

“居家三个月,复工第一天找不到合适衣服”

6月1日复工,早上8点,刘文还是带着激动的心情起床,她心里已经预想了无数个今天可能遇到的意外状况。“地铁坐反、路上堵车、被保安拦下、忘记公司电脑密码等等,这些我都想了一遍”,刘文告诉Tech星球。

刘文觉得自己已经设想了一切意外的可能性,但万万没想到的,复工第一天的第一个难题是发生在出门前——找不到合适的衣服。

“我在家都是穿家居服,衣柜里都还是冬装,现在已经到了夏天”,刘文笑着向Tech星球解释。对于每天都需要精致的她而言,没有服饰搭配就出门是不能容许的,但快要迟到,刘文赶紧翻出行李箱,拿出去年的夏装匆匆出门。“复工第一天就是不顺利的”,刘文笑着说。

收到6月1日复工消息时,刘文正在房间午休。看到公司群消息的那一刻,她意外又惊喜。“终于可以出门了,我有正当理由可以出小区了”,刘文告诉Tech星球。

实际上,不仅是员工,更加感到意外又惊喜的是企业老板。

“大家都已经做好6月底复工的心理准备,突然宣布6月初能够复工,我们还挺开心的”,MCN机构仙梓文化联合创始人夏玥告诉Tech星球。

仙梓文化旗下有较多KOL都在上海。从3月开始,这些KOL们都无法进行线下拍摄。居家办公对于公司本身而言,没有太大效率上的影响,但物流停滞等因素,正在推进中的项目都只能被迫暂停。

比预期早了近一个月时间,也意味着业务能比想象中早推进一个月,夏玥和上下游的合作客户们都在5月31日那天互相分享着复工的喜悦。“不光是我们,博主、客户都希望尽快对接上项目”,夏玥告诉Tech星球。

但面对全面复工复产,永璞选择暂缓全员到办公室现场办公。“我是想根据端午节后的实际情况再来考虑,没让员工立即回办公室上班”,铁皮表示。

以线上为主要销售渠道的永璞而言,业务也未受到较大冲击。公司全员居家办公状态下,永璞今年618天猫预售开场15分时,销售额突破150万元,超过去年预售首日全天。这一成绩也略超出铁皮的预期。

因此,对于铁皮而言,目前并不着急立马回到线下办公,他想给员工一个缓冲的时间。

实际上,突然的返工让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刘文就告诉Tech星球,在看到复工消息兴奋之余便开始焦虑。“三个月没去公司了,已经习惯居家了。”

和刘文一样有着同样感受的,还有泡泡玛特上海线下门店的店长张鑫。

张鑫负责的门店在上海青浦区,她算是上海第一个复工的门店店长。5月29日就已经复工的张鑫告诉Tech星球,她和员工正在跟上节奏,“毕竟在家休息两个月,还是需要时间去适应工作”

为了显得自己不是最清闲的员工,刘文打开电脑后开始清理起电脑桌面。“对接的客户6月6日才复工,我到公司来其实根本没活可干”,刘文说道。

“迫不及待冲进商场,即使限流门店客流仍破千”

部分行业复工可能需要时间缓冲,而消费不是。居家近三个月的上海居民开始实现“消费自由”,迫不及待冲进商场。

带着不真实感的刘文,下班回到家后便迫不及待地打开淘宝抢购,参与618大促。

白天在公司,刘文收到一连串的信息轰炸,都是品牌通知上海物流恢复的短信。刘文第一次对品牌的短信不那么反感,而是越看越兴奋。“之前因为快递没通,很多淘宝店铺买不了,现在突然解封,看到那么多商家恢复物流的消息,’买买买‘的欲望一下就上来了”,刘文告诉Tech星球。

网购还无法满足刘文的消费欲。趁着端午假期,刘文早早将三天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我已经约好了美甲、染发还有烫睫毛,朋友也已经约到了半个月后”,刘文告诉Tech星球。

铁皮也告诉Tech星球,6月1日之后,销售又达到一个新的高峰。“上海本来就是咖啡爱好者的聚集地。解封之后,1日那天上海成为主要的销售贡献地区。”

9点,各大商场门口早早排起长队,郭凡也在其中。排了近半小时,她就为能买到一杯冰美式。“家里只有速溶咖啡,小区咖啡的团购也一直没成功”,郭凡告诉Tech星球。

而家长带着孩子冲进了乐高、泡泡玛特以及麦当劳。在小孩眼里,这一天是期待已久的儿童节。

在5月31日那天,张鑫所在的泡泡玛特门店人流就已经超出她的预期。“其实刚开业的话,不清楚各个居委会对于人员出入有什么政策,当时是觉得可能复工后客流量不会很大。”

目前,张鑫所在的吾悦商场采取预约制,严格管控商场客流量。“我们店铺是100平米,商场要求包括员工在内,10平米内只能有一个人,店铺里面只能同时有10个人”,张鑫向Tech星球解释道。

即使在限流的情况下,复工以来门店的日均人流都能达到1000人左右。张鑫告诉Tech星球,“以工作日来看,客流比平常会多一点。因为碰上儿童节。”

在复工第一天去门店的路上,张鑫已经做好打扫一整天门店卫生的准备。

但近三个月重新开门的那一刻,眼前的门店和之前似乎没什么太大变化。张鑫表示,原本以为到处都会落灰,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破败。“其实3月的时候,商场就已经没什么人,那个时候我们打扫卫生更频繁,可能就没太大变化。”

张鑫估算过,商场在5月29日首日的店铺复功率就达到80%,没有她想象中的凄凉和萧条。

6月1日之前,泡泡玛特零星几家落在郊区的门店才能复工。但全面复工之后,截至6月4日,上海已经有39家泡泡玛特线下门店实现复工复产,仅剩几家门店在准备中。

同样,截至6月3日,Tims咖啡在上海已经有近70家门店复工,剩下的49家门店也将在6月6日之前复工。

释放消费力的居民,迫不及待开业的商户,线下商业形态回归活力的表现更为直观。街头的车水马龙、商铺前的长队,都在表明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过去的两个月只是短暂的休整。

复工只是开始

尽管5月下旬,上海已经可以凭出入证进出,但还是有很多人选择在小区门口守着6月1日凌晨0点的到来。对于上海居民来说,那一刻的意义不亚于新年的到来。

5月31日晚上,郭凡和邻居在小区偷偷地放着烟花庆祝即将到来的解封。0点一过,她和家人一起驱车前往10公里外的人民广场。“三个月没开车,我已经分不清离合和刹车,最后还是我爸开的车”,郭凡告诉Tech星球。

人民广场对他们一家来说没有特殊的意义,目的地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重新回到没有路障的街道上。“当时只是觉得外滩不好停车”,郭凡笑道。

她的预判是对的,6月1日凌晨0点的外滩人头攒动。大家都举着手机一路记录,甚至有人在现场直播。

但狂欢是短暂的,复工复产却是漫长的。此前同样经历过封城的武汉,或许可以作为参照。

根据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4月8日武汉解封后,4 月份当地零售额恢复到 2019 年同期的 73%,尽管当地零售额一直有所回升,但一直到2020年底12月才超过 2019 年同期。

李青在上海黄浦区有一间摄影工作室。团队在拍摄商业宣传片的同时,会拍摄自己感兴趣的纪录片。疫情所带来的冲击比他想象中要大。“身边有很多导演、制片都选择离开上海”,李青告诉Tech星球。项目停滞,客户无法回款,李青一度连团队工资都发不出来。

6月1日那天,李青和团队在工作室一起吃了顿火锅来庆祝复工。同事们开始去街头记录解封首日的上海,而他在工作室却等来客户要取消合作的消息。“有的项目在3月份都已经要走商务流程了,但因为疫情客户也广告预期也缩减,现在只能取消合作”,李青告诉Tech星球。

就在短暂复工一天后,工作室所在的弄堂再次出现新增的新冠确诊病例,李青和团队作为次密接,可能将被要求居家隔离。6月1日那天早上,李青在朋友圈写道,“上半年的摆烂,下半年的猛干。丢失的要努力找回来!”仅仅复工不到一天,想要努力的计划再次被打乱。

作为头部的MCN机构,仙梓文化今年也想要调整业务板块,发力直播电商。“还是要在核心业务稳健的基础上进行扩展,所有的业务都想尝试的风险相对比较高。”

在她看来,为了增加抗风险能力,未来对于现金流的预测要更加完善。“你至少要做好三个月以上的现金流储备,很多公司在这一次就出现现金流断裂的问题。”

而面对不确定性,永璞将在下半年将进一步优化自己的柔性供应链。

2020年疫情时,永璞就已经有经验教训。当时因为工厂仓库停滞,导致无货可发。在这之后,铁皮意识到柔性供应链的重要性,他开始在多地布局仓库以及工厂。目前,除了上海,永璞分别在青岛、广东、福建以及日本都有深度合作的工厂。而仓库也分布在上海、苏州、青岛等不同地区。正是工厂和仓库的分区域布局,让永璞在今年除了上海之外的其他地区基本都能保证发货。

铁皮告诉Tech星球,今年还是希望能稳中求进。“无论是否有疫情因素,其实永璞一直都是稳中求进的状态。我们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稳中求进或许是所有上海企业的心声。不确定性依然存在,上海宣布全面复工只代表着开始,现在热闹的街头也不代表着“报复性消费”的可持续性。但好在已经回到正轨,只要不停止,一切都有希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10870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