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拿什么“拯救”知网?

作者 | 冯晓亭 余超婧编辑 | 饶霞飞知网,再一次走进舆论漩涡中。5月13日下午,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一则言简意赅的消息,“近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前期核查,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作者 | 冯晓亭 余超婧

编辑 | 饶霞飞

知网,再一次走进舆论漩涡中。

5月13日下午,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一则言简意赅的消息,“近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前期核查,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消息一经发布便引发网络热议,微博话题“知网涉嫌垄断被立案调查”随即窜上热搜榜。知网也及时发布公告称,“国家市监局对知网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我们坚决支持,全力配合。”并表示“将以此次调查为契机,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彻底整改。”

与此同时,知网的母公司同方股份( 600100.SH )也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坚决支持,全力配合上述调查工作。”

无疑,反垄断监管这把悬在知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晃动,并且随时有直直落下的可能。

然而,在因被立案调查而乌云密布的知网的另一边,却是对此拍手称快的网友们。甚至不少网友联动四年前“翟天临不知知网为何物”事件,在微博话题“知网涉嫌垄断被立案调查”中奔走相告,“天临四年,知网被查。”

实际上,这并不是网友对知网的第一次口诛笔伐。仅仅在去年12月迄今的半年时间里,知网一直没能从风口浪尖中全身而退。

2021年12月,媒体报道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因百余篇论文被知网擅自收录而状告知网,多年维权虽然等来了知网的道歉以及70余万元赔款。但随后,知网将赵德馨的论文全部进行了下架处理。

知网这做法一经媒体报道,就如同平地一声雷,瞬间炸响整个学术圈,并在极短时间内,涟漪不断自湖心向四方扩散。以至于身处舆论中心的知网不得不出面对此事进行说明,除了向赵德馨致歉外,还表示诚恳接受批评。

“全面检查在互联网业态下的著作权保护与使用授权方式,认真分析著作权授权链各环节的工作不足和瑕疵漏洞,虚心听取法律界专家、学者和出版机构的意见与建议,严格执行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要求,与学术期刊编辑出版单位一道正视问题、解决问题。”

但知网的及时回应并没有让这件事情熄火。随后,中科院因千万元续订费停用知网的消息曝光在大众面前,知网和中科院双方对停用知网各执一词的回应也吸尽众人眼球。

知网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头顶上的达摩克利剑一旦落下更是会“伤筋动骨”。作为最权威的学术平台,身居高位的知网为何会一步步走向人人喊打的地步?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一方面,知网高昂且年年增长的续订价格让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苦不堪言;另一方面,知网在忙不迭进行涨价的同时却吝于对作者发放稿费,甚至屡屡发生擅自收录的侵权行为。

知网“十指不沾泥”却“鳞鳞居大厦”的行为,惹非议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知网在栽跟头的同时,也有个无可逃避的问题摆在众人面前,什么能够取代知网?亦或是,用户需要什么样的知网?

拿什么“拯救”知网?

“离不开的工具”

提及知网,大多数人都对此不陌生,特别对于高校学子和学者来说,知网更是其学习工作中不能离开的“工具”。

正如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所阐述的,“在知识内容与服务领域,公司运营的中国知网所收录的学术文献总类与数量、 期刊数量以及独家期刊的数量和质量等方面继续保持行业领先。”

知网除了是“行业领先”,甚至还可以说是“绝对权威”。毕竟,知网是国内运用最广泛的学术资源库。

据最新的中国知网数据库数据显示,中国知网囊括中国学术期刊、中国学术辑刊全文数据库、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国际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年鉴网络出版总库等多个知网单库。就连外文学术期刊资源,知网都能做到覆盖JCR期刊的96%、Scopus期刊的90%。

此外,知网还是我国唯一经国家批准能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单位,博硕士论文均要上传知网进行查重。

知网数据库之庞大可想而知。也正是知网的数据资源,让其比同类的万方期刊和维普资讯网论文库更胜一筹,成了许多高校和机构的首选。

以高校为例。一般学校都用知网进行论文查重,并且会提供两次免费的查重机会。学生为了在学校组织查重时顺利通过,一般会自己通过其他渠道预查一遍。值得一提的是,知网查重是不直接向个人提供查重检测服务的,个人登录知网官网只能下载文献资料,没有知网官方查重入口,只有高校或者杂志社等一些学术机构才能购买使用。

今年毕业的某211文科研究生潇潇就在今年三月论文盲审前,深受着降重的苦恼。“写论文的时候,我的电脑左屏是知网上下载的文献右边是word文档,键盘下还摊着专业书,这三样是标配了。”即便如此认真,但毕竟无论是在论文定题还是论文撰写的时候,潇潇都特别依赖从知网上查找文献,就担心自己查重率过高。

而借助于和知网有合作的中间人实现查重是潇潇及其同学最常选择的方式,往往寻找这类“中间人”借助的是电商平台,但实际价格也并不便宜。“店铺里分本科初稿、硕博初稿、本科定稿、硕博定稿,价钱各不一样,我买的硕博初稿标价230元,跟客服说是学长学姐推荐来的就只要90元。”潇潇介绍道。

如果以为知网只靠“查重”实现收入,那就大错特错。靠论文查重实现的收入并非知网收入的重要来源。

近日,一封有关中科院停用知网消息出处的邮件如是阐述,“2021年,中科院集团CNKI数据库订购总费用达到千万元级别,该数据库高昂的订购费用已成为中科院集团资源引进中的‘巨无霸’。”

从这也不难看出,知网从高校和机构所收取的数据库订购费用才是知网营收的重要来源。

燃财经从政府采购网中按标题搜索“知网”,按半年时间进行检索,共有162条符合的内容。均为高校和机构与知网之间的采购公示,如大连海事大学拟花99万元采购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服务、北京语言大学花65.5万元续订知网数据库……

此外,从政府采购网中也能找到北京师范大学花费198万元、清华大学花费188万元续订知网数据库的公告。

拿什么“拯救”知网?

来源/政府采购网 燃财经截图

高校和机构每年固定支付的这笔知网数据库订购费,也让知网轻而易举做到轻松赚钱。

从同方股份公布历年财报数据可得知,自有收录知网财务数据的2005年起,知网的毛利率均在50%以上,在2011年达到最高值72.05%。2020年至2022年,知网的毛利率分别为57.58%、53.93%、53.35%,收入同比增长幅度分别为0.06%、16.77%和10.41%。

拿什么“拯救”知网?

深陷争议泥潭

知网得以轻松赚钱的最大命门,是学子和学者赖以“生存”的高密度资源。但知网遭受诟病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也来源于其引以为傲的资源。

上海市建筑工程学校在知网数据库项目单一来源采购公示中,原因及说明栏写道,“我校自2017年引进知网系列数据库以来,为广大师生做科研和学习提供了强有力的文献保障和技术支撑,成为读者做课题、研究时不可或缺的的数据库。”

而且从高校每年与知网签订的动辄百万元数据库订购交易中,也不难看出,知网的资源还很“贵”。知网的下载费用如下图的“中国知网会员·流量计费标准表”所示,其中常规期刊的下载费用为0.5元/页,硕士学位论文为7.5元/本,博士学位论文为9.5元/本。而据知情人士透露,知网对于学位论文的下载费用在去年才做了下调,下调前的价格分别为15元/本、25元/本。

拿什么“拯救”知网?

来源/知网官网 燃财经截图

而且这种高价要凌驾于其他同类产品之上。

据上观新闻统计,2021年,北京师范大学采购知网数据库的价格为198万元,而横向对比知网和其他数据库,会发现知网已是“天价”。北京师范大学的万方数据采购费用仅约51万元,这相当于知网采购价格的四分之一,而北京师范大学超星独秀的采购数据则低至26万元,接近知网的八分之一。

知网的高价,也曾引起过争议。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了知网停用的通知。武汉理工大学对此解释:“由于续订价格涨价离谱,我校与中国知网公司的谈判非常艰难,但是维护学校权益的谈判同样重要,学校将及时跟踪谈判进展,及时通告谈判结果。”

同年3月,北京大学官网上贴出知网即将停用的通知,“图书馆订购的‘中国期刊网’( 中国知网 )系列数据库2015年合同期已到,由于数据库商涨价过高,期满后数据库商随时可能中断北大的访问服务。”

而若细挖,依旧能找到高校宣布停用知网的相关报道,但均没有引发持续的讨论。甚至,高校在停用知网一段时间后,在发现其他数据库产品无法完全“平替”知网后,又会选择与知网继续达成合作。

然而,知网数据库中的独特性的资源来源也备受争议。通过不同学者对于知网的论文收录机制的反映,不难发现对此持反对态度者居多。

如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维权的赵德馨教授和周秀鸾教授,作家陈应松指责知网的行为如同“别人栽种的苹果,他拿到自己的篮子里去卖”。而还有更多的作者,是毫无意识自己的作品被知网擅自收录。

燃财经便发现首发于本平台的一篇稿件《奶茶和咖啡必有一战》也被收录至知网,而且中途未经本平台的授权,甚至可以说毫不知情之下,下载版权归属于自身的稿件却还要荒诞地为此付费。

拿什么“拯救”知网?

来源/燃财经截图

诚然,这绝非孤例。如果所有作品在不知情情况下收录在知网的作者,都效仿周德馨教授夫妇选择法律手段进行维权,那么给知网带来的将是“不小的压力”。

此前,知网就法院作出知网单篇文章赔偿周秀鸾2100-2400元判决提出了上诉,知网委托诉讼代理人表示,如果按照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赵德馨教授200元/千字的标准赔偿,知网在库作品大概要赔偿1200亿元。

然而即便知网示弱,最终也未能得偿所愿。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时驳回了知网上诉,并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这也意味着,如果知网提及的1200亿元赔偿金额为真,那么年收入仅10亿元的知网确实该头疼,一年的全部收入还不及在库作品赔偿金额的1%。

拿什么“拯救”知网?

不只需要“自省”

作为一家具有权威地位的公司,知网有其存在的必然性。

最初,知网初衷是为了建立一个知识服务型网站,“CNKI工程是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项目。”只是现在的知网在每年稳定的营业收入和居高不下的毛利率影响下,离初衷相去甚远,“增值”成了“公司增值”。

某211高校硕士生导师阿宁表示,如果知网停用,她会通过学校购买的其他数据库例如万方和维普去获取文献,其次,还可以去某些学术论坛和知名期刊的官网下载,在官网上一些过刊是可以免费下载的,甚至还可以通过订阅纸质杂志以接触到最前沿的文章。

但总归对人文社科的学者来说,停用知网会让原本一键下载的事情开始变得弯弯绕绕,浪费高校师生、学者的宝贵时间,实在是两败俱伤的下下策。

阿宁还谈及,相对于理工科,人文社科要更依赖于知网。“理工科研究的客观规律是不会因为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社会环境和制度环境的不同而变化,因此,他们可以绕过知网直接通过其他资源库查找资料。”

“人文社科很难脱离中文文献去研究,中国有特殊的国情和独特的历史文化,这种适应中国情境的文献还是中文的比较多,英文文献相对没那么丰富。另一方面,理工科有通用语言,而对于人文社科而言,用中文讲中国故事研究中国问题无疑方便得多。”阿宁强调,一旦要用到中文文献,就很难绕开知网。

当然,也有的人认为知网并非那么重要,转用其他取代知网的数据库也可行。环境工程专业在读研究生月龄谈到知网时,就表示知网并不是她最常用的平台,如果用不了也完全可以用其他学术资源平台替代。“我们主要用爱思唯尔( Elsevier )、施普林格( Springer ),当然知网也用。大概占40%。”

拿什么“拯救”知网?

来源/燃财经截图

不过,不容忽视的是,目前知网在学术界依然享有一定的地位。正因为知网享有绝对市场地位,知网与交易方的交易变得不对等。知网永远是话语权最大的一方,绝对掌控着数据库的价格涨幅。

但目前知网一边对于创作者泛滥的侵权行为,以及另一边向读者和机构收取日益增长的订购价格,显然是不合情理的,知网的身份显然需要重新定夺。

更重要的是热议下,整顿知网和取代知网的声音甚嚣尘上。有专家提出,知网需要对收费方式进行调整。应该转换向读者收费的模式转为公共支出。

与此同时,在库作品的版权争议目前仍无解。

但从最近几份判处知网败诉的判决书中,能明确看到知网就数据库中侵权作品的处置已回天乏力。判决书中明晰提及,一是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知网方经过合法授权使用作品,二是知网将作品收录其数据库,供用户在线浏览及下载的行为,显然不属于期刊与期刊之间的转载或摘编行为,不属于期刊法定许可制度调整的范围,且网络转载法定许可制度已经废止。

于当下而言,这些都是知网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一方面,知网涉嫌反垄断已被立案调查,接下来其能做的只有积极配合;另一方面,版权问题固然有历史遗留问题,但在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不断完善的背景下,知网也理应完善自己的作品收录机制。

但愿,知网能够早日拨云见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keji/10767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