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知识

不用打针的疫苗要来了?陈薇院士:吸入式新冠疫苗正申请紧急使用!

  6月3日举行的2021浦江创新论坛全体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薇展示了一段视频:

6月3日举行的2021浦江创新论坛全体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薇展示了一段视频:

一名参加临床试验的武汉市民,吸入从设备中喷出的雾化疫苗。

“憋住气!好了!”

几秒钟后,这名市民即完成了接种,疫苗微小颗粒进入了他的呼吸道和肺部。

陈薇表示,正在研发中的新冠吸入式疫苗已经获得了国家药监局扩大临床的批件,现在正在申请紧急使用,希望获得高度重视尽快推广。

陈薇在报告中介绍,一款不用打针的吸入式新冠疫苗已获得药物临床试验批件,有望给不愿意打针,又需要接种疫苗的人提供更多选择。

陈薇表示,雾化吸入式疫苗只需针剂疫苗的五分之一的剂量,且不用一瓶一瓶装,疫苗瓶子的瓶颈问题也可以解决。“现在打的疫苗如果雾化吸入还有黏膜免疫。”陈薇说,“药监局已批准了扩大临床的批件,现在我们正在申请紧急使用。”

该消息也迅速冲上了微博热搜榜。

不用打针的疫苗要来了?陈薇院士:吸入式新冠疫苗正申请紧急使用!

雾化吸入式新冠疫苗

目前最常见的疫苗形态是注射型疫苗,但实际上,疫苗还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来接种。

在6月3日浦江创新论坛全体大会上,军事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表示,正在申请雾化吸入式新冠疫苗紧急使用。据介绍,相较于注射式新冠疫苗形成的体液免疫、细胞免疫,吸入式新冠疫苗还可形成黏膜免疫,这三重免疫是最理想的状态。

不用打针的疫苗要来了?陈薇院士:吸入式新冠疫苗正申请紧急使用!

“现在疫苗都是通过注射,但其实还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接种的,比如雾化吸入,我们去年8月份最早发表了非注射疫苗的研究结果。去年9月29日在武汉开展临床实验,是吸的。”

她解释说,雾化吸入式疫苗只需针剂疫苗的五分之一的剂量,且不用一瓶一瓶装,疫苗瓶子的瓶颈问题也可以解决。“现在打的疫苗如果雾化吸入还有黏膜免疫。”陈薇说,“药监局已批准了扩大临床的批件,现在我们正在申请紧急使用。”

资料显示,所谓雾化吸入免疫,即采用雾化器将疫苗雾化成微小颗粒,通过呼吸吸入的方式进入呼吸道和肺部,从而激发黏膜免疫,而这种免疫是通过肌肉注射所不能带来的。通常,通过肌肉注射的新冠疫苗只能诱导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此外,使用雾化吸入方式免疫是无痛的,且拥有更高的可及性。

5个变异株中有1个对疫苗影响较大

本次大会上,陈薇还谈及病毒变异对疫苗的影响。她表示,目前发现的全世界可分析序列有182万条,目前比较受关注的是5个变异株,分别是在英国、南非、巴西、美国和印度流行的变异株,其中,南非流行的变异株对疫苗影响比较大,国内也针对南非株在进行临床申请,希望能通过变异株增强疫苗的免疫能力,把变异覆盖。

不用打针的疫苗要来了?陈薇院士:吸入式新冠疫苗正申请紧急使用!

“我国的疫苗研发水平处于世界第一方阵,我们一定要有科技自信。” 陈薇院士说,我国已经向全球提供了3亿剂疫苗,还要继续提供,特别是支持本国疫苗企业向发展中国家技术转让、开展合作生产、支持知识产权共享。

据澎湃新闻,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副总裁张云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病毒的变异是此次疫苗研发和使用高度关注的问题。“我们利用在海外III期临床获得的血清开展了交叉中和实验,包括在南非发现的毒株、英国发现的毒株以及来自中国不同地区发现的流行株。”他说。

他表示,截至目前,这些血清仍然能够和这些病毒发生良好的中和反应,应该说疫苗还是具有良好的保护性。

张云涛介绍,国药已作好了应对突发重大变异研发新型疫苗的准备,解决的途径有以下几种:一是可以迅速开发出针对变异株的疫苗,变异株疫苗也可以跟现有疫苗相互续冠来进行使用。二是可以用开发出的变异株疫苗和现有疫苗作为多联多价疫苗进行注射来防治。

如果遇到突发重大变异,张云涛提到,我国疫苗的开发会非常及时,也能满足在变异情况下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

截至6月2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7.048亿剂次。

中国何时可打开国门?如何看待广州疫情?张文宏这样回应

6月3日,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第二届大会上表示,“疫苗解放人类是一个事实。”

不用打针的疫苗要来了?陈薇院士:吸入式新冠疫苗正申请紧急使用!

张文宏指出,中国疫苗尚未接种到位,不具备取消“零容忍”的条件。他补充道,如果全球接种率达到75%或者更高,剩余的空间靠群医学、公共卫生体系兜底,那么全世界能“从此过上幸福的日子”。

近期,广州出现不少病例,引发担忧。对此,张文宏强调,“广州的疫情肯定会控制住,因为公共卫生的策略非常强大,而且经验丰富。”

广州本轮疫情感染者病情有何不同?据央视新闻,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首席专家蔡卫平表示:①病情进展快,广州本轮疫情感染者潜伏期平均仅3.2天,去年潜伏期平均是5.9天;②轻症患者或无症状感染者居多。广州本轮疫情已确认感染的是在印度发现的变异病毒,这种变异株潜伏期短、传播速度快、病毒载量高,是首次在我国出现社区传播。

公卫策略、疫苗缺一不可

自新冠病毒疫情暴发以来,曾有不少人士将其与2003年SARS、2009年H1N1禽流感疫情相比,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张文宏认为,新冠病毒的类型与1918年西班牙流感病毒相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都是急性病毒,传播速度非常快;第二,新冠病毒的病死率是2.14%。

不过,与100多年前不同的是,死亡人数略有下降。张文宏表示,这主要是如今的公共卫生策略发挥作用。“在公共卫生策略到位之后,病例数就开始下降。以中国为例,中国政府的做法是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病人进行隔离与阻断治疗。”

尽管公共卫生策略效果显著,但是疫苗的作用日益显著。

以以色列为例。据张文宏介绍,以色列群体免疫率已达到80%,两针接种率接近70%,感染率为10%,近几日的新增病例为30个左右。因此,以色列宣布不采取所有防疫措施、自由开放。

印度则是个反面例子。印度的疫情已经暴发了多次,而且一浪高过一浪。张文宏表示,印度疫情暴发主要原因不是病毒变异,而是疫苗接种不到位,以及公共卫生措施不到位。

他反驳了印度因为病毒变异而逃逸了群体免疫的观点。相关数据显示,印度13亿人口中有几千万人传人,自然感染率不到10%,而目前印度的疫苗接种率不到3%。因此,印度没有实现群体免疫,更不存在逃逸现象。

张文宏强调,“所有逃逸都是在疫苗充分接种,群体免疫产生之后产生的逃逸,没有疫苗接种哪来的逃逸呢?”

他还表示,如果疫苗接种不到位,讨论全世界国家之间的互通没有意义。“疫苗解放人类这是一个事实。”

中国谈取消“零容忍”为时尚早

尽管中国当前疫情的防控处于相对较好的状态,但是这不意味着中国老百姓可以不接种疫苗。

张文宏称,疾控和医生建立了非常强大的国家公共卫生体系,但是如果没有疫苗,这个体系难以奏效。“在没有疫苗保护的情况下,新冠病毒的重症率很高,病死率也超过2%。这就意味着建设再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再好的医院,再强的疾控体系,我们都无法阻挡这个疾病。”

随着全球各国疫苗接种率逐步提高,何时能够打开国门也备受关注。对此,张文宏表示,中国谈论该话题为时尚早,主要是中国疫苗接种不到位。“沈阳、北京、石家庄、安徽、上海、广州,无论哪个地方,如果不采取‘零容忍’,后果不堪设想,因为没有建立免疫屏障。”

他补充道,中国应该在今年年底、明年年初疫苗接种到位,到时中国可以考虑取消“零容忍”。

此外,除了疫苗接种率之外,张文宏表示,还要考虑中国的医疗体系能否抵抗输入性疫情的风险。

张文宏强调,“我告诉大家,在接种率达到70%以前,不要谈这个问题(取消零容忍),达到70%之后再谈。”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gupiao/gupiaozhishi/3156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