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研究

天齐锂业股票会血本无归吗?天齐锂业投资价值分析

  天齐锂业股价最高时达到了143.17元,而最近却跌到了88.95元,短短三个月时间,区间最大回撤幅度接近38%,上述背景下,投资者迫切需要知道的问题是,经营层面是否发生了变化?公司还有无投资机会?

天齐锂业股价最高时达到了143.17元,而最近却跌到了88.95元,短短三个月时间,区间最大回撤幅度接近38%,上述背景下,投资者迫切需要知道的问题是,经营层面是否发生了变化?公司还有无投资机会?

天齐锂业股票会血本无归吗?天齐锂业投资价值分析

8月底,天齐锂业最高股价达143.17元,而11月1日最低跌至88.95元,区间最大回撤幅度接近38%。

直至11月初,美股同行雅保、SQM刷新历史新高的背景下,包括天齐锂业在内的A股锂矿股价仍未有所表现。至11月4日收盘,公司股价继续在90元上下徘徊。

上述背景下,投资者迫切需要知道的问题是,这家已完成资源布局、拥有全球最优质锂矿资源的公司,经营层面是否发生了变化?公司还有无投资机会?

股价,是对行业景气度、企业盈利趋势,以及二级市场预期、投资偏好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体现。短期波动无序又随机,即便是买方机构亦不具备“上帝视角”,所能做的,无非是尽量减少变量。秉承上述逻辑,行研可以解决来自基本面的大部分变量,比如用来判断天齐锂业未来一段时间的盈利趋势。

行业层面无需多言,趋势已经形成,锂资源正晋级为战略性资源。这从宁德时代“截和”赣锋锂业后,赣锋的战友美洲锂业再次加入千禧锂业收购“混战”的案例,便可看出。

而就盈利趋势来看,虽然天齐锂业今年三季度单季利润达4.44亿元,但是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综合锂盐产品价格、调价周期和产能释放等因素后判断,2021年只是公司消化过往债务的过渡期,远未到公司大规模释放利润阶段。

正如本报阐述的一般,“我们正站在能源变革的前夜,对于相关产业的观察需要坚持长期视角。”

行研如此,投资亦应如此。

主营业务逐季度提升,三季度进行大额费用摊销

市场情绪、资金会影响股价短期走势,但是放到中长期来看,股价与上市公司盈利趋势高度相关。

原因是,随着企业利润、每股收益的扩大,其估值水平会相应下降,而在估值修复的过程中,股价跟随上涨。

而就天齐锂业的经营情况来看,2021年仅仅进入盈利的修复阶段。公司于今年二季度扭亏,结束了此前连续7个季度的亏损。

内部、外部因素皆有,内部因素为完成IGO融资后,公司负债率降低、利息费用同比减少,外部则受益于锂盐价格2020年下半年见底后的反弹。

而与锂盐价格变动趋势保持一致,天齐锂业今年三季度核心经营指标,较二季度继续保持环比增加。

其中,三季度营收环比增长约5.2%。公司接受机构调研时给出的更详细数据为,其中锂矿环比增长约8%,锂盐产品环比增长约4%。

而包括碳酸锂、氢氧化锂在内的“锂化合物及衍生品”,销量与上一季度基本持平,增长主要体现在销售均价上。

另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今年一至三季度,国内碳酸锂市场均价分别为7.48万元/吨、8.89万元/吨和11.01万元/吨。

可以看出,三季度锂盐均价有所提升,但是环比增幅明显小于二季度,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公司三季度营收环比增速不高。

产品销量变化有限,销售均价上调,天齐锂业“单位利润”产出随之提升。

虽然三季报中未披露详细毛利率变化,但是反映到利润端,当季公司4.44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较二季度进一步提升。

综上,收入、利润两端,该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均呈现环比提升的趋势。

只是有一个问题,本轮锂盐价格见底始于2020年四季度初,今年前7个月尚处于行业盈利修复阶段。

而2021年财务年度时间已经过半,这本身不利于公司大规模释放利润。从三季报来看,当期天齐锂业似乎也不愿今年业绩快速释放,并将可以在此后进行的摊销费用,在三季度集中计入。

按照公司说法,“本期(三季度)与银团并购贷款展期相关的债务重组收益为6.73亿元。债务重组确认后,并购贷款以摊余成本进行后续计量。其重组后的账面价值与还款金额的差额,在重组债务的剩余期限内进行摊销,计入财务费用(经常性损益),从而减少公司当期净利润5.28亿元。”

所以,在加入5.28亿元摊销费用后,公司三季度扣非后利润为亏损1.41亿元,前三季度合计亏损1.22亿元。

如此操作的好处有两点。首先,今年既然并非业绩释放期,长期费用集中摊销后,今年利润基数不会过高。其次,完成5.28亿元摊销后,剩余部分仅不足1.5亿元,接下来不会对四季度、明年报表利润释放产生拖累效果。

锂盐、锂精矿调价滞后,利润四季度开始缓慢释放

回溯天齐锂业经营数据可以看出,锂盐价格于2020年四季度见底反弹,但是公司单季扭亏却延后到了2021年二季度。

其中,除了上半年IGO融资未到位,财务费用依然高企的因素外,其产品调价周期的“滞后性”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对此天齐锂业亦指出,“公司碳酸锂产品的价格随行就市,每个月定一次价,体现在财务报表上有一定的滞后性。”

即,公司三季报实际上对应的是6月至8月的销售周期,四季度对应的则是9月到11月,等到今年11月结束,公司全年经营情况已大致可以确定。

需要指出的是,碳酸锂是天齐锂业目前锂盐产品的主要收入来源,对应的3.45万吨产能远高于0.5万吨的氢氧化锂产能。

反观碳酸锂价格,今年8月开始加速上涨,从8.9万元/吨上涨至最新的19.4万元/吨。

并参照上述滞后一个月的调价周期来看,今年6月至8月国内碳酸锂均价为9.18万元/吨,而9月初至今均价已大幅升至16.77万元/吨。

“随行就市”之下,可以确定今年四季度天齐锂业碳酸锂产品毛利率,及公司当季净利润将较三季度大幅提升。

其他合计0.95万吨的氢氧化锂、氯化锂产能,因价格趋势与碳酸锂保持一致,同样也符合上述变动趋势。

除此以外,天齐锂业还有一部分重要的并表收入,即来自控股子公司文菲尔德的泰利森锂精矿收入,但是销售对象只有天齐锂业、雅保两家股东。

而相比于碳酸锂滞后于市场价一个月,公司锂精矿的调价周期长达半年。

天齐锂业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曾给出详细说明,文菲尔德销售化学级锂精矿的定价采用可比非受控价格法,半年定一次价格(一般在每年的1月、7月确定下一个半年的价格)。具体定价采用最近一个季度的外部机构公开报价为基础,同时考虑大宗采购折扣。

正因于此,2020年锂盐价格见底后,2021年上半年公司锂精矿销售收入还出现一定幅度的同比下滑。

而结合今年锂精矿价格来看,上涨亦主要集中于2021年下半年,其中最为典型的莫过于同为澳洲矿商Pilbara的三次拍卖。

今年7月、9月和10月底,Pilbara锂精矿拍卖价格分别为1250美元/吨、2240美元/吨和2350美元/吨。

尤其是四季度,澳洲主流矿山多作出了大幅调涨。

据华西证券环保公用晏溶团队统计,Pilbara四季度锂精矿承购价约1650美元至1800美元/吨,与澳洲卡特林矿山一样实现了环比翻倍增长,后者三、四季度价格分别为779美元/吨和1650美元/吨。

按照文菲尔德的锂精矿调价周期,在2022年1月的价格调整中,预计对天齐锂业、雅保两位股东的销售价格也将随之上调。

届时,价格上调幅度大,天齐锂业的锂盐产品利润向锂精矿转移;上调幅度小,多数利润将继续维持在锂盐端。

换言之,无论锂盐成本端如何波动,利润都会留在天齐锂业及其子公司文菲尔德手里,公司所要考虑的无非是平衡利润分配的问题。

这是国内其他锂盐企业所无法比拟的优势,只要自有矿自给率达不到100%,就必然会受到下半年锂精矿上涨带来的成本冲击,从而侵蚀其利润空间。

这也意味着,2022年原料自给率越高的锂盐企业,其盈利弹性将显著高于同业。

奎纳纳产能即将释放,一致性盈利预测或存预期差

前几年锂价低迷期间,赣锋锂业等公司完成了产能扩建,而天齐锂业因收购全球盐湖提锂龙头SQM股权,自身流动性出现风险,产能增长步伐显著落后。

但是随着今年IGO公司百亿融资的到位,天齐锂业债务得以大幅缓解,也就有了更多精力来提升自身锂盐产能。

“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在继续降低资产负债率、确保财务安全的前提下,经过充分论证后有序推进此前已经公开的产能扩张项目,逐步实现中期11万吨/年锂盐产能的规划。”天齐锂业上周五接受机构调研时指出。

上述11万吨的产能规划,包括了现有的3.45万吨/年碳酸锂产能、0.5万吨/年氢氧化锂产能、0.45万吨/年氯化锂产能和0.08万吨/年金属锂产能,以及在建或拟建的4.8万吨/年氢氧化锂、2万吨/年电池级碳酸锂产能。

其中,4.8万吨/年氢氧化锂产能,即澳洲奎纳纳一期、二期项目,各自规划产能分布为2.4万吨。

而据公司最新回复来看,奎纳纳一期项目预计在今年底前“达到可销售产品状态、工厂正式运营试生产”。

换言之,2022年开始,一期2.4万吨氢氧化锂项目将进入产能爬坡阶段,届时会有部分产品出来。

虽然全部达产可能要等到2022年底,但这意味着公司受益于锂盐价格提升的同时,销量层面也将被带动。

一些合理的潜在可能,也不容忽视。

泰利森的锂精矿产能为134万吨,远高于排名第二的马里昂山。今年6月,文菲尔德董事会也已决定,将泰利森第三期60万吨扩产计划的试运行时间提前至2024年年底,届时其化学级锂精矿产能将达180万吨,技术级锂精矿继续维持在14万吨。

若按照每吨碳酸锂消耗8至9吨锂精矿的比例计算,泰利森可以满足20万吨至22.5万吨锂盐产品的生产所需。

可以说,天齐锂业是现在和未来几年,国内以锂辉石为原料供应最为充足、成本最低的锂盐企业,没有之一。

反观其所有方,雅保近期已经宣布了大规模的锂盐产能扩张计划,天齐锂业的产能大规模释放需要等到2023年。

即便泰利森不像Pilbara一般将锂精矿对外出售,是否也可以参考雅保通过“代工”形式,以填补自身产能阶段性不足的空白?

掌握上述信息,虽然无法对公司未来业绩作出准确预判,但是大致趋势是可以确定的。

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今年四季度受益于碳酸锂均价大幅提升,公司主营业务盈利将大概率较三季度环比增长。

2022年上半年,泰利森锂精矿价格上调,天齐锂业该项业务毛利率相应上升,锂盐产品利润率可能会受影响,但是整体利润总量增加,同时还会受到一定奎纳纳氢氧化锂产能释放的销量带动。

即,最快要到今年四季度,天齐锂业才开始逐步进入报表利润的释放期,2022年利润规模会远高于今年,甚至会超出部分卖方机构预期值。

Wind卖方机构一致性盈利预测结果显示,天齐锂业2021年至2023年归母利润分布为7.82亿元、21.7亿元和29.09亿元。

而在前三季度公司已实现5.3亿元利润,考虑到四季度碳酸锂均价上调因素,四季度利润将高于三季度的4.44亿元,全年利润规模或不止卖方预期的7.82亿元。

而等到年报披露四季度利润明确后,亦可在其基础上进一步小幅上调以预判2022年利润。

于二级市场而言,若公司盈利能力加速兑现,如2023年的利润预期在明年达成,投资者无疑喜闻乐见。

本文内容回顾,天齐锂业股票投资价值怎么样?据了解,天齐锂业股价最高时达到了143.17元,而最近却跌到了88.95元,经营层面是否发生了变化?公司还有无投资机会?

ST济堂会退市吗?ST济堂股票退市怎么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gegu/yanjiu/6528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