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司

贵州国台酒业因年报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 IPO进程或再度搁浅

  11月26日讯(记者 李静)正在冲刺IPO的茅台镇第二大酒企国台酒业近日因“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本应11月再度上报IPO材料,然而逼近月底却迟迟未更新材料。业内人士表示“被列入经营异常,可能会影响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进而影响到公司的IPO进程。”

贵州国台酒业因年报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 IPO进程或再度搁浅11月26日讯(记者 李静)正在冲刺IPO的茅台镇第二大酒企国台酒业近日因“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本应11月再度上报IPO材料,然而逼近月底却迟迟未更新材料。业内人士表示“被列入经营异常,可能会影响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进而影响到公司的IPO进程。”

因年报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贵州国台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台酒业”)于今年11月16日被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企业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贵州国台酒业因年报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 IPO进程或再度搁浅

图片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不过,两天后即11月18日,国台酒业又被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移出经营异常名录,移出原因是“列入经营异常名录3年内且依照《经营异常名录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的企业更正其公示的信息后,申请移出”。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11月1日,遵义市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国台酒业进行2021年企业登记事项和公示信息不定向抽查,其中,国台酒业的年度报告公示信息检查结果为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贵州国台酒业因年报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 IPO进程或再度搁浅

图片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资料显示,国台酒业成立于2001年,专注于酱香型白酒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三个酿酒基地均位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是茅台镇第二大酿酒企业。

2020年5月,国台酒业递交上市申请,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完成主板上市。2020年11月,证监会针对国台酒业上市申请文件给出的反馈意见,合计提出47项问题,要求公司就收购怀酒酒业有关事项、实控人关联企业同业竞争问题、实控人关联交易问题、经销商持股问题、“国台”系列商标所有权问题等作进一步说明。今年6月,国台酒业终止IPO审查。今年7月,贵州证监局披露国台酒业IPO辅导备案材料,国台酒业拟于今年11月再度上报IPO材料。但11月已过下旬,截至今日,相关资料还未更新,IPO进程或再度搁浅。

在业内看来,国台酒业因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可能会影响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进而影响到公司的IPO进程。而此前,国台酒业终止IPO或与频繁关联交易及其绑定经销商的销售模式有关。

依靠大股东关联交易“输血”

据IPO招股书,国台酒业2017年至2019年,国台酒业营收分别为5.73亿元、11.76亿元以及18.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7亿元、2.40亿元和4.11亿元。

同期,国台酒业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11亿元、2亿元以及2.42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45%、17.01%和12.8%。

据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前5大客户中,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天津天士力(600535)医药商业有限公司与天士力均为闫希军家族直接控制。

其中,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帝泊洱),则是国台酒业实控人之一吴迺峰所控制的企业,而吴迺峰正是闫希军之妻。

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间该公司分别为国台贡献了3641.08万元、4816.56万元、4661.46万元的收入。占同期关联交易总额的比例分别高达71%、70.55%、57.9%,占国台酒业营收比例则分别占到6.36%、4.09%、2.47%。

然而,就在国台酒业公开提交IPO申请之际,天津帝泊洱却于2020年5月25日申请简易注销并退出国台经销商行列。

另,排在第二位的天津天士力医药商业有限公司其人代表为闫希军之子闫凯境,该公司由A股上市公司天士力100%控股。2017年,国台酒业对天士力医药的销售额为66万元;2018年,其对天士力医药的销售额增至1398.99万元,涨了20倍多。

如此规模的关联交易引起了证监会注意,在国台酒业首份IPO资料的回复函中,证监会要求国台酒业就“向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关联销售”有关的十余个问题展开详细说明。然而,在国台酒业后续更新的招股书中,上述问题并未得到全部回复。

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实际控制人为闫希军、吴迺峰(闫希军妻子)、闫凯境(闫希军儿子)和李畇慧(闫希军儿媳),4人通过国台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天士力和西藏华金天马股权投资,合计控制国台酒业84%的股。

股经销商帮忙囤货“刷业绩”

除了关联交易扑朔迷离之外,国台的持股经销商也是监管重点关注的方向,在冲刺IPO前,国台酒业引入大量的经销商成为公司股东。业内认为,为帮助国台酒业上市,持股经销商有帮忙囤货“刷业绩”嫌疑。

招股书显示,2018年2月至4月,国台酒业进行第五次增资,新增注册资本7029.3万元由“金创合伙”、“共创合伙”和“合创合伙”三家新股东以货币方式出资,而国台酒业的102家经销商通过集体入股这三家股东,间接持股国台酒业。至此,102家经销商既是国台酒业销售矩阵的核心力量,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

利益捆绑之下,主要参股经销商的采购额节节攀升。报告期内,国台酒业向前述102家持股经销商销售白酒产品的金额,分别为2.72亿元、5.46亿元、6.0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8.36%、46.84及32.35%。

与此同时,这种厂商一体化的操作模式让国台酒业业绩增长飞速。2018年,国台酒业营收11.76亿元,同比增长105%;实现的净利润为2.4亿元,同比增逾450%。该年,持股经销商销售占公司整体的55.70%。

除了间接持股外,国台酒业的一些经销商大户还直接参股国台酒业。近两年冲刺进入到国台酒业第二大客户的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下称“粤强酒业”)及其关联方成为具有代表性持股经销商之一。

招股书显示,2018年2月和4月,国台酒业两度增资之时,粤强酒业合计出资3600万元入股,其中360万元作为新增注册资本,其余324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换得国台酒业1.19%股权。2019年7月,国台酒业对整体股东转增股本,股本变更后,粤强酒业持有435.74万股,持股比例保持1.19%不变。

参股经销商粤强酒业的采购额也逐年递增,2018年、2019年相继贡献出4481.50万元、7163.73的销售额,并跻身为国台酒业当期的第二大客户。

证监会针对其招股书出具的反馈意见也提到这一问题,要求国台酒业补充披露经销商入股原因,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是否存在通过持股经销商调节发行人利润的情形等。国台酒业并未回应上述意见,且在6月初主动终止IPO申请。

产能不足发不出货 收购扩产能

对国台而言,选择经销商也有一定的客观因素限制,比如产能问题。

国台酒业副总经理汤旭曾对外表示,“我们整个经销权基本在年底前全部释放出去,是根据我们的产能和我们五年的酒能够释放多少来配我们的经销商,也是配额制的销售。”

IPO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拟募资25亿元,并将20亿用于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国台酒业产能不足,有经销商打了货款,但却发不出货。

有接近国台酒业的相关人士表示,此前主动终止申请IPO,主要原因是公司发展较快,需要扩大募资规模。

据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现拥有国台酒业、国台酒庄、国台怀酒三个生产基地。

其中,国台怀酒是收购贵州海航怀酒酒业公司而来。今年年初,国台酒业收购了海航怀酒酒业有限公司,获得怀酒稀缺土地资源110亩、库存老酒5300余吨(其中92年老酒200余吨)等资源。

此次收购后,国台酒业并没有停下并购脚步,而是将目标瞄准了贵州茅源酒业。11月3日,经过了长达四个月的洽谈后,国台酒业正式收购贵州茅源酒业。

据茅源官网资料,其座落于中国酒都茅台镇赤水河畔,始建于1983年,拥有固定资产2亿元,年销售达1.6亿元。茅源现有员工300余人,拥有8个酿酒车间,2个制曲车间,1条现代化包装车间,占地面积20000余平方米,年生产大曲酱香3000余吨,储酒能力达8000余吨。

据悉,兼并重组后,国台规划通过智能化酿造改造,打造国台茅源基地,将其产能扩至1.5万吨。这将是国台酒业的第四大生产基地。

今年6月,在国台“十四五”高质量发展经销商代表恳谈会上,国台酒业董事长闫希军表示:产能决定规模,规模决定占位,国台继续夯实产区、行业、品类地位,目前重点就是要解决产能问题。

(责任编辑:贾玉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gegu/gongsi/7009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