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司

浙商钭正刚再度出击资本市场 “锦江系”显山露水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深谙此道的浙商钭正刚迅疾出手――趁着有色板块市场热度未退,杭州锦江集团旗下氧化铝龙头三门峡铝业酝酿借壳上市。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深谙此道的浙商钭正刚迅疾出手――趁着有色板块市场热度未退,杭州锦江集团旗下氧化铝龙头三门峡铝业酝酿借壳上市。

现年68岁的浙江草根商人钭正刚,有着浙商群体中少见的资本眼光和运作技巧,他很早就浸润于资本市场,也曾遭遇起伏波澜。这位富豪榜的常客,习惯了躲在聚光灯后运筹帷幄,却在近年雷霆出击,成为鲁北化工(600727)、焦作万方(000612)、德力股份(002571)的重要股东,渐次构建了“锦江系”。

与其他资本系不同的是,掌舵人钭正刚并不追求、甚至刻意回避标的公司控制权,甘居二股东角色实施资本运作。

长袖善舞20余年

9月27日晚,福达合金(603045)宣布,拟收购杭州锦江集团旗下三门峡铝业75.7233%的股权,本次交易预计构成重组上市(即借壳),将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易主的对象,指向低调的浙江富豪钭正刚。据公开信息,本次交易对手方杭州锦江集团、正才控股、恒嘉控股、锦江投资、延德实业均为“锦江系”成员。“很明显,钭正刚不想错过有色板块大涨的风口,急于将旗下资产证券化。”有市场人士说。

官网显示,杭州锦江集团创始于1983年,是一家主营环保能源、有色金属、化工新材料,集贸易、金融于一体的现代大型民营企业集团,由钭正刚、尉雪凤夫妇控制。2020年,集团总资产超过700亿元,营收超过780亿元。

在习惯埋头干事的浙商大军中,钭正刚是较为特殊的一个,他很早就接触到资本市场。1998年,钭正刚担任A股公司凯地丝绸(现名英特集团(000411))总经理。2004年底,杭州锦江集团还曾酝酿入主安源股份(安源煤业(600397)的前身)。2005年前后,杭州锦江集团持有华联集团股权达20.89%,成为上市公司华联控股(000036)的间接第一大股东。

据统计,1998年至2005年期间,钭正刚家族“染指”过的上市公司还包括中国凤凰(后更名为长航凤凰(000520))、江西纸业(后更名为九鼎投资(600053))等,但都成“匆匆过客”。

10年后,钭正刚再度出击。2016年至今,杭州锦江集团重现资本江湖,逐鹿标的涉及焦作万方、鲁北化工、哈空调(600202)、德力股份等。

2016年5月,焦作万方原第一大股东吉奥高投资,将持有的全部2.11亿股(占总股本的17.56%)转让给钭正刚旗下的金投锦众,总对价18.7亿元。转让完成后,金投锦众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6年7月,鲁北集团混改落地,杭州锦江集团向鲁北集团增资6.04亿元,占股44.5%,成其第二股东,后持股比例稀释为35.60%。同年11月,杭州锦江集团向鲁北集团旗下金海钛业增资3.51亿元。

2018年5月,德力股份实控人施卫东向杭州锦江集团协议转让4138.64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56%,总价3.875亿元。

另外,2016年9月,杭州锦江集团旗下的锦航投资作为战略投资方,投资13.5亿元入股了深纺织子公司盛波光电,获得其40%的股权。

光是这4项投资,总支出超过45亿元。

特立独行的是,与“中植系”“宝能系”等资本系控制多家上市公司不同,“锦江系”似乎不想成为实控人。上述案例中,杭州锦江集团都只是“二股东角色”。德力股份曾公告,杭州锦江集团拟通过受让股份及表决权委托入主,但后来并未实施易主,目前其仍只是二股东。

另有信息显示,杭州锦江集团还曾间接持有海欣股份(600851)等上市公司股份,并曾委派董事任职。“杭州锦江集团也参与了不少二级市场投资,只是市场并不知道。”有知情人士表示。

资本扩张有输有赢

杭州锦江集团官网提及的企业文化饶有意味:有限的是脚,无限的是路;有限的是金钱,无限的是事业。如何用有限的金钱做好无限的事业是企业发展壮大的关键。

用有限的钱做扩张,少不了杠杆。收购焦作万方股权时,接盘的主体金投锦众实缴金额20.41亿元,钭正刚实际仅出资3.41亿元,杠杆比例接近1:5。

戏剧性的是,杭州锦江集团成第一大股东后,围绕焦作万方的控制权,多路资本上演了旷日持久的暗战。直到2020年8月,杭州锦江集团开始减持,目前通过宁波中曼仍持有焦作万方11.87%的股权。从股价方面看,杭州锦江集团入局5年仍是浮亏状态。

另一项投资也横生枝节。因盛波光电未能完成业绩对赌,杭州锦江集团2018年度业绩补偿近2亿元,2019年需补偿2.45亿元,后因争议事项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起仲裁。今年7月,深纺织收到杭州锦江集团函告,优势福德拟受让锦航投资100%合伙份额。这意味着,在投资5年后,杭州锦江集团正式从盛波光电撤出。

在介入德力股份前,杭州锦江集团曾觊觎哈空调的控制权,并成功跻身最后的中标方,但在最后时刻放弃。

“钭正刚有着很强的产业扩张冲动。”浙江商圈人士评价说,其借助杠杆大举收购,初衷是希望在主营的几大业务板块内做产业整合,“比如入股盛波光电是希望整合偏光片业务,但最终效果并不好”。

最受关注的是围绕华联控股大股东华联集团的资本漩涡。2005年,杭州锦江集团成为华联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但后者一直被认定为无实际控制人。2019年7月,杭州金研海蓝、金研海盛,与杭州锦江集团、河南富鑫、浙江康瑞共同签署了一揽子整体交易文件,拟以55亿元整体受让后三方持有的华联集团共计53.6866%股权。这笔交易后来引发诉讼。直到去年底,各方达成和解,最终深圳地产商恒裕集团上位成为华联集团的实控人,杭州锦江集团退出。

相对而言,鲁北集团混改项目,是钭正刚较为成功的一项投资。2018年12月,鲁北化工出资2.66亿元收购了杭州锦江集团旗下锦亿科技51%的股份。2020年,上市公司作价13.8亿元收购金海钛业,杭州锦江集团持有标的资产34%股份,鲁北集团持有另66%。股权增值及资产腾挪,杭州锦江集团收益不菲。

杭州锦江集团为何独爱“二股东”角色,与实控人自我“绝缘”?一个重要因素或是,钭正刚在过往资本运作中经历过起伏――1998年3月至1998年10月,钭正刚任凯地丝绸总经理期间,未经董事会同意,擅自将巨额资金交给华诚财务“委托投资”,导致1900万元本金未能收回,此外还发生虚增利润800万元等诸多问题。2004年染指安源股份,更让钭正刚卷入“贿赂门”。

低调潜行的钭正刚,若能将三门峡铝业送上资本市场,有望获得第一个真正掌舵的资本平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gegu/gongsi/6405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