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司

又被申请破产重整 富士康救得了拜腾汽车吗

  许久没有声音的拜腾汽车近日再次引发业内关注。  7月12日,拜腾汽车关联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申请人为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对此,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确实有债权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对拜腾汽车提起破产申请,但法院尚未正式受理,拜腾汽车方面也在积极寻求和解。

许久没有声音的拜腾汽车近日再次引发业内关注。

7月12日,拜腾汽车关联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申请人为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对此,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确实有债权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对拜腾汽车提起破产申请,但法院尚未正式受理,拜腾汽车方面也在积极寻求和解。

今年1月,随着与富士康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拜腾汽车宣布重启;但当下又传出与富士康合作或生变的传闻,拜腾汽车的重启之路并不轻松。对于合作生变的传闻,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拜腾与富士康合作仍在按计划推进。

不过业内普遍认为,掉队的造车新势力很难再有机会,拜腾汽车前路艰难。

并非首次被申请破产重整,被执行总额超2400万元

拜腾汽车是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2015年3月,和谐汽车、富士康、腾讯三家联合成立新公司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同年7月三家公司按照4:3:3的出资比例成立和谐富腾,推出FMC和爱车两个子品牌项目;最终FMC独立成为今日的拜腾汽车,爱车则演变为爱驰汽车。2017年6月17日,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据悉,南京知行拖欠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货款及逾期利息超900万元,因此后者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对拜腾汽车提起破产申请。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并非南京知行首次被申请破产重整。

此前,苏州仁义机械工具有限公司曾对南京知行提起破产重整申请,但6月底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驳回,不予受理破产清算申请。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表示,南京知行投资额已达到几十亿元,远未达资不抵债的地步,不符合受理破产的条件。

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进一步表示,“南京知行作为江苏省、南京市重大项目建设企业,拥有1000余亩的厂区,一期建设已经完成,投资数额巨大,现暂因缺乏资金而未开始批量生产;在建设中拖欠了部分供应商、建筑商合计数千万元款项,但这是暂时现象;在庞大的经济体量面前,大家应给予南京知行一定的时间允许其自我救助,且南京知行正在和相关合作单位沟通合作,相信南京知行在一定的时间内对其债务能给债权人一个较为满意的解决方式。”据悉,南京知行拖欠苏州仁义机械工具有限公司的货款及逾期利息约为369.62万元。

企查查数据显示,南京知行被执行总金额为2492.34万元,24条被执行人信息、15条限制高消费信息,13条失信信息。业内认为,这也从侧面说明当下拜腾汽车仍处于资金困境之中。

钱关终难过,烧光84亿“败”于量产前夕

最初的拜腾汽车,拥有宝马i8之父毕福康和成功将英菲尼迪推向中国市场的戴雷等业内豪华团队,虽然起步晚,但是凭借48英寸超大显示屏赚足了眼球。

2018年9月,拜腾汽车以1元的作价收购了一汽夏利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权,获得生产资质,但与此同时也背负了一汽华利8亿元的债务及5462万元的员工工资;去年一汽夏利曾发公告要求拜腾汽车偿还4.7亿元欠款。此外,去年年初拜腾汽车欠薪、裁员的传闻不断。起点颇高的拜腾汽车的造车之路拦腰倒在了量产前夕。

业内认为,拜腾汽车的融资金额远低于其他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先后进行了 6 次融资,最新一轮融资时间是今年的 1 月 6 日;其中,前五轮融资总额已达到84亿元。同时按照拜腾汽车官方的说辞,此前的C轮融资计划也迟迟未完全到位,对于靠融资输血的造车新势力来说,拜腾汽车的融资额难以支撑支出;拜腾汽车的运营成本也被业内质疑过高,以选取供应商为例,拜腾汽车将整车控制器外包给博世,费用高达近亿元,而市面上普通整车控制器的开发价约几百万元。

此外,设立之初拜腾汽车便在中国、德国和美国三大市场布局,将全球运营总部、制造基地及研发中心设立在南京,将负责车辆设计与产品概念研发的设计中心设在德国慕尼黑;美国硅谷方面负责智能汽车用户体验等前沿技术的开发及北美市场的开拓与运营;三个国家的运营增加了沟通成本、降低了沟通效率。

去年6月,拜腾汽车正式宣布7月1日起启动全员降本以全力推进公司战略重组的方案,在未来六个月推动项目重组期间,将安排部分核心骨干继续维持公司基本运营,其余员工暂实行留置待岗方式;2020年底拜腾汽车将停工停产的时间再延长半年至今年7月1日。

目前,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绝大多数员工都在岗,有少量员工暂时待岗,会根据量产进度逐步召回。”

停摆半年,今年1月拜腾汽车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三方将合力推进拜腾汽车首款新能源整车产品M-Byte的量产,力争在2022年第一季度前实现M-Byte的量产。当时有消息称,富士康出资2亿美元,政府及其他机构出资2亿美元,共计4亿美元。不过,彼时招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研究部经理白毅阳就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富士康的2亿美元投资预计够维持1-2个季度,较难推动拜腾汽车中国区业务提前复工复产。”

与富士康合作生变?

M-Byte量产仍是首要任务

在中国区业务停摆半年后,拜腾汽车迎来了“白衣骑士”。

在今年1月初与富士康的签约仪式上,拜腾汽车和富士康都反复提及要在2022年一季度前实现拜腾汽车首款新能源车型M-Byte的量产;拜腾汽车联席CEO丁清芬表示,“当下目标明确,会和合作伙伴一起坚定地向前走。拜腾的融资还将继续,但M-Byte一定会在明年实现量产,最早的话将在今年年底就能实现量产。”

当时,丁清芬以“重回赛道”来形容这次签约对拜腾汽车的意义。富士康入局后,拜腾汽车就此重启了吗?

谁知,半年过去传出拜腾汽车与富士康合作或生变的传闻。传闻称,原一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南京盛腾董事张影被任命为拜腾汽车的新董事长,获得了拜腾汽车的管理控制权,拜腾汽车的重组开始由一汽主导;但由于一汽在拜腾汽车经营中的强势地位,富士康无法加强对拜腾汽车的控制,拜腾汽车与富士康的合作或将生变。

对此,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拜腾与富士康合作仍在按计划推进。过去六个月里,富士康与拜腾相关各方密切合作,富士康向拜腾派驻技术专家组,并提供研发、供应链、生产、运营、融资及资金等领域的全方位支持,促使拜腾在降本增效、零部件供应等方面取得明显成绩,从而更高效实现首款车型量产。

但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的窗口逐渐关闭 ,随着合资品牌的布局、特斯拉在华国产化的加速发展,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不断加剧,市场份额也在逐渐被瓜分。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认为,“目前造车新势力企业过多,正加速洗牌;且造车新势力两极分化严重,头部企业与二三梯队的差距日益明显,现阶段新能源汽车产业产能过剩,掉队的造车新势力很难再有机会,甚至会沦为不良资产,资产也会严重缩水贬值。”

此外,从此前拜腾汽车曝光的首款量产车型M-Byte来看,其造型相对亮眼,但在续航里程方面,M-Byte几版车型的续航里程在430km-550km,与当下的造车新势力及发力的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产品相比,续航里程在一定程度上难以满足用户的需求,缺少吸引力;在自动驾驶层面,M-Byte的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成熟度还是未知。

不过,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拜腾力争在2022年第一季度实现首款SUV车型 M-Byte量产。为满足产品上市时期的市场需求,提高产品竞争力,M-Byte在原有产品功能和配置上做了调整升级。新版本的工程样车即将完成整车功能确认,进入试生产阶段。”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新能源汽车留给拜腾汽车这样的造车新势力的空间已经很小了,时间窗口期逼近,拜腾汽车前路艰难。

新京报记者 王琳琳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世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gegu/gongsi/4190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