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司

中法乳业巨头要“分手”:雅士利交给蒙牛,多美滋回归达能

  5月6日晚间,蒙牛乳业(2319.HK)和雅士利国际(1230.HK)发布联合公告(以下简称“联合公告”),集中披露了三项重要的交易,涉及双方低温业务合营公司、雅士利25%的股权和多美滋中国全部股份。其中,蒙牛控股的雅士利将彻底离开达能,而多美滋中国也回归达能。

5月6日晚间,蒙牛乳业(2319.HK)和雅士利国际(1230.HK)发布联合公告(以下简称“联合公告”),集中披露了三项重要的交易,涉及双方低温业务合营公司、雅士利25%的股权和多美滋中国全部股份。其中,蒙牛控股的雅士利将彻底离开达能,而多美滋中国也回归达能。

这是继去年5月达能宣布完成出售其所持有的蒙牛乳业约9.8%的股份后,双方资产切割的最新进展。上述相关交易结束后,蒙牛与达能在股权方面也“彻底分手”,不再有任何关系。

在业内人士看来,达能与蒙牛的“分手”是必然的,从一开始战略合作时就已注定,这次切割,对双方或许都是解脱。

蒙牛、达能开启最后的交易

本次联合公告,涉及三项重要交易。

一是低温业务合营公司收购案。达能上海拟以最高不超过16亿元人民币向内蒙古蒙牛出售低温业务合营公司20%的股权。根据联合公告,该低温业务是指在中国内地及港澳地区生产、促销、市场推广及销售低温酸奶、低温酸奶饮品和勺吃型低温乳制产品。收购低温业务合营公司余下20%的股权,将为蒙牛在不须考虑少数股东权益的情况下,在业务管理及资源分配方面提供更大的灵活性。

二是多美滋中国出售案。达能APAC以8.7亿元人民币从雅士利广东手中购买多美滋中国全部股份。联合公告指出,多美滋中国出售案是一项适时的交易,“使得蒙牛和雅士利能够重新分配资源,投资于具有更佳协同效应的其他商机”。达能则在公告中表示,中国市场对达能来说仍然具有高度的战略意义,“(购买多美滋中国的)交易将让公司得以显著扩大在本地生产婴儿配方奶粉产品的能力”。

三是25%雅士利收购案。达能Nutrition以14.23元港币向蒙牛乳业出售雅士利25%的股权。联合公告显示,该收购案可简化雅士利的股权结构,巩固蒙牛乳业对雅士利集团业务运营和发展的控制。这些举措预期将在总体上有利于蒙牛集团(包括但不限于雅士利集团)的长期发展。

据介绍,上述三项交易无需同时完成,预计最早的一项交易可能在今年完成。

此外,蒙牛乳业还发起了雅士利私有化的提案。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道:“这一提案的目的其一在于达能顺利退出,其二蒙牛或将整个奶粉业务、包括贝拉米进行整合然后打包再上市,第三则是可能利用私有化重新建立起企业内部管理跟渠道的股权激励机制。”

合作鸡肋,“分手”共赢?

全面结束合作,对蒙牛和达能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蒙牛方面表示,雅士利私有化交易、多美滋品牌出售和低温酸奶业务全资运营后,有利于蒙牛品牌管理聚焦、营运资源优化配置、以及管理效率提升。“相关交易是达能出售蒙牛股权后在业务层面的后续交易,不影响蒙牛的长期战略。”蒙牛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

达能方面也回应称,中国市场对达能具有高度的战略意义,交易完成后,达能将从雅士利100%收购一家本土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工厂——多美滋婴幼儿食品有限公司,此举将进一步提高达能在中国本土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的能力。同时根据达能的资产配置战略重点,预期收益将有助于去杠杆化。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很久之前达能跟蒙牛就相互是对方的鸡肋了。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蒙牛与达能合作,是希望借助达能的国际化的经验、生产技术等各方面的优势来提升蒙牛的实力,能够在与伊利的竞争中取得优势;但达能则希望蒙牛能够帮助其在华落地、扩展市场,所以双方之间战略的落脚点从一开始就有分歧。随着各自业务布局的加宽加深,二者不仅很难再产生协同效应,双方在部分业务已形成了竞争关系。

尤其是在中国婴幼儿奶粉激烈竞争的市场背景下,达能与蒙牛之间对于雅士利和多美滋中国两大奶粉业务的“切割”是“互甩包袱”。

一方面,达能以14.24亿元港币变现了其于雅士利的投资。根据雅士利国际2021年年报显示,第二大股东达能亚洲持股占比25%,以及按照最新公告1.2元港币每股计算,预计雅士利国际25%股权的总代价约为14.2亿元港币,这虽与2014年10月达能耗费43.9元港币完成增发相比差距较大。但达能在去年出售蒙牛股份已变现约154亿元港币,盈利近翻倍。

沈萌补充道,虽然1.2港元/股的回购价格远低于达能收购时,但目前雅士利国际的股价尚不足1港元/股,在股价暴涨前甚至不足0.5港元/股,因此这一收购价并不算低。“低温奶业务并不是蒙牛极具市场价值的业务,雅士利国际的股价此前也在大幅下跌,对于达能来说,卖掉这两块业务的股权,即便是蒙牛不压价,也卖不出太好的价格。”

另一方面,蒙牛与雅士利以8.7亿元人民币卖掉了多美滋中国算是转手了一个烫手山芋。按照雅士利国际5月6日公告,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未经审核合并财务报表,多美滋中国的未经审核资产净值为人民币-1100万元。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12月,雅士利以12.3元港币现金收购达能旗下奶粉品牌多美滋中国全部股权,但多美滋中国并入雅士利后,雅士利的业绩也频频拖蒙牛后腿。根据其净利润数据,连续两年亏损,截至去年净利润总和不及2亿元,去年亏损8136.3万元。

总的来说,最后的几笔交易对双方仍是划算的买卖。

达能在华投资屡屡失败

达能在中国市场曾先后控股或参股了大量消费品公司,如娃哈哈、益力、乐百氏、汇源果汁、光明乳业(600597)等,合作数年后,无一例外都以达能的退出告终。

达能与光明乳业于1992年在酸奶业务方面达成合作,达能成功实现参股后又不断增持光明,并将旗下著名酸奶品牌“碧悠”交给光明打理取得不俗业绩。但之后达能试图控股光明乳业,遭到光明方面的强烈抵制。2007年,达能亚洲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全部20.01%的光明股份。此后,达能与光明乳业的相关业务合作协议和“商标及技术许可协议”也同时终止。达能付出现金4.1亿元人民币,作为在市场、渠道等方面对光明的补偿。2008年9月,光明股东上海牛奶集团协议受让达能亚洲持有的公司104241351股股份已完成过户登记手续。这一手续的完成,标志着光明乳业与法国达能集团正式“离婚”。

娃哈哈与达能公司、香港百富勤公司于1996年共同出资建立5家公司,生产以“娃哈哈”为商标的包括纯净水、八宝粥等在内的产品,娃哈哈持股49%。亚洲金融风暴之后,百富勤将股权卖给达能,达能获得持股51%的控股地位。根据公开报道,2006年,达能与娃哈哈矛盾突显,达能欲强行以40亿的低价收购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其他非合资公司51%的股权。此事引发娃哈哈集团员工的强烈反对,并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后在两国政府协调下,双方已达成和解,达能和娃哈哈终止其合资关系,达能同意将其在各家达能-娃哈哈合资公司中的51%的股权出售给中方合资伙伴。

回顾达能入华后的一系列举动,与蒙牛的合作,甚至算得上比较成功的一段经历。

早在2006年达能就与蒙牛合作酸奶业务,但在2007年底,“牛根生”时代的蒙牛宣布中止合作。“再续前缘”就到了2013年,中粮、达能、蒙牛签署协议,达能通过与中粮的合资公司持有蒙牛乳业4%股份,成为蒙牛的战略股东。2014年,双方合资成立的“内蒙古蒙牛达能乳制品公司”进入运营阶段,专项从事酸奶生产及销售业务。同年,蒙牛、雅士利、达能联合签署股份认购协议,达能以25%持股成为仅次于蒙牛的雅士利第二大股东。2015年12月,雅士利宣布拟收购多美滋中国的全部股权,代价为1.5亿欧元。

不过第二次“牵手”,也从2021年开始走向尽头。2021年5月,达能完成出售蒙牛乳业约9.8%股份,总收益154亿港元。交易完成后,达能将不再持有蒙牛乳业股份;蒙牛乳业也在其2021年中报中透露,将购回达能亚洲在酸奶合资中持有的全部权益。

当最新的联合公告中所述三项资产分割完成后,蒙牛乳业与达能将彻底解除合作关系,各自走上新征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睿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gegu/gongsi/10740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