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菅义伟:安倍“继承人”

毫无悬念,在迎来72岁的生日之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迎来了自己仕途的巅峰——自民党总裁、日本新首相。

毫无悬念,在迎来72岁的生日之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迎来了自己仕途的巅峰——自民党总裁、日本新首相。

“令和大叔”、“农民的儿子”、“三无政客”、“万年秘书”,在此之前,菅义伟身上标签众多,但没有一个能将其与日本首相联系起来。

这场临危受命对菅义伟而言,并不轻松,撇开积重难返的社会问题不谈,仅仅是当下的疫情,就足以让菅义伟的首相任期难上加难。

菅义伟:安倍“继承人”

众望所归

377票,凭借着绝对优势,菅义伟成功问鼎。

9月14日下午,日本执政党自民党进行总裁选举,与菅义伟一同参选的,是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以及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根据最终统计结果,岸田文雄获得89票,石破茂获得68票。

至此,这场安倍晋三接班人的选举正式落下帷幕。9月16日,日本将召开临时国会,作为日本最大执政党的总裁,菅义伟将在16日的临时国会上正式成为日本第99任首相。根据安排,菅义伟将接替安倍晋三完成剩余首相任期,直至2021年秋季日本国会众议院选举。

风云突变是从8月28日开始的。当天下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将辞去日本首相一职。那一天,是安倍晋三在任的第2803天,创造了日本首相连续在位时间最长纪录。

四天后,也就是9月1日,石破茂和岸田文雄双双宣布参与竞选自民党总裁;9月2日,菅义伟宣布参选,成为最大黑马。

“帷幕拉开时表演就已结束”,对于此次选举,日本媒体给出了这样的形容,原因在于,菅义伟的优势早已显而易见。

就在菅义伟宣布参选的同一天,自民党内7个主要派系中的5个派系均以“菅义伟是安倍政权的政策继承者”为由,表达了对菅义伟的支持。这意味着,菅义伟已经确保了七八成的国会议员票。与此同时,虽然仍在积极开展竞选活动,但岸田文雄和石破茂均已承认处于劣势。

逆袭之路

“有志必有路”,菅义伟的座右铭很励志。或许正是这句话,支撑菅义伟走出了秋田县的草莓种植园,坐上了如今的首相宝座。

在日本政坛,普通人掌权的机遇少之又少,21世纪以来的9位日本首相中,除了菅直人可以称之为真正的“平民首相”,其他诸如小泉纯一郎、麻生太郎、安倍晋三等,无一不是来自政治世家。

相较之下,无明显派系,无名校学历,更无父母背景,菅义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三无政客”。在竞选演讲时,菅义伟坦言,“我几乎是从零开始。五十多年前刚刚到东京的我应该无法想象今天的自己,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只要努力也能立志成为首相。”

1948年12月6日,菅义伟出生于日本秋田县的一个草莓种植户家庭。由于对“马上继承家业”不满,18岁高中毕业的菅义伟来到了东京,白天在纸板箱制作工厂打工,晚上和节假日则在法政大学政治学科学习。

菅义伟人生的转折点在1975年。那一年,菅义伟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成为了自民党众议员小此木彦三郎的秘书,由此开启了自己的政坛之路。

从38岁时竞选横滨市议员,到1996年首次当选国会议员,再到2012年开始在安倍内阁担任官房长官,菅义伟的仕途并无太大波折。

即便是此次参选,菅义伟也占据了几乎压倒性的优势。据悉,被称为“造王者”的自民党二把手二阶俊博在今年6、7月曾多次约见菅义伟,并表示,“你有没有想过挑战下届首相一职。如果你下这个决心,我会支持你”。直到8月29日,菅义伟专程与二阶俊博会面,表明了要参加总裁选举的想法,由此被推至高位。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张季风看来,“因为其成长背景,菅义伟是一个比较稳重厚道、不张扬的人,官房长官这个位置比较重要,相当于政府的二把手,安倍时期所实施的几乎所有经济、外交的政策,菅义伟几乎都是参与者,因此他的上台,能保证政策的连续性,将安倍辞职造成的震动降到最低。这也是为什么自民党内如二阶俊博等大佬都支持他的主要原因,日本现在需要的是保证安定、团结。”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也表示,菅义伟上台后基本大政方针还是在安倍的政策框架之内,可能会有些许的政策、官僚机构人员安排的微小调整,但总体上无论是安倍经济学,还是对外关系这块,基本都是延续之前的政策。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研究员刘军红也表示,菅义伟是比较务实的,不会轻易改变,或者主动作为,更多的是顺势去做。因此其角色更像是看守内阁,替安倍维护内政等方面的稳定是比较主要的。

的确,作为追随安倍十多年的股肱之臣,早在宣布参选后接受采访时,菅义伟就明确表示,将会继承安倍内阁时期的内政外交政策,深化日美同盟关系,寻求在防控疫情和重启经济之间找到两全之策。

几座大山

在菅义伟原本的规划里,卸任后的理想生活是去环游世界,“在适当的时候,我想去菲律宾宿务语言学校学习大约三个月,这样我就可以说一点英语了。然后我想悠闲地环游世界一两年。我办公室的一名实习生也去了,听起来不贵。”

现在,已经71岁的菅义伟不能如愿了,非但无法安心退休,还要面对日本当下重重叠叠的压力。

短期来看,疫情风险仍未解除,经济颓势板上钉钉。路透上周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被问到新首相领导的政府应当专注于哪些领域时,有37位分析师选择了“应对新冠疫情”,28位选择了“社会和企业的数字化”。

“现在菅义伟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抗疫,”张季风坦言,在这方面,菅义伟是有优势的,此前所有的抗疫政策基本他都参与制定了,甚至在一线指挥,这一点可能安倍本人都不如他了解,所以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继续抗击疫情。

“疫情过不去,内政、经济、改革等问题根本谈不上,”刘军红直言。

张季风认为,这一仗对于菅义伟来说是难题也是机会,如果能打得很漂亮的话,明年大选菅义伟就很稳了,他很可能就会马上解散国会,挺进大选。从这次的得票数来看,石破茂、岸田文雄基本和菅义伟不在一个水平上,再加上自民党一党独大的局面,明年大选不出意外还可能是他。

疫情之后,就是经济了。9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经济二季度按年率计算萎缩28.1%,低于上月初步估算的-27.8%,创下历史纪录。这是自1980年有可比数据以来的最大跌幅,也是日本经济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萎缩。

在日本内阁的报告中,消费下滑仍然是主因。作为经济总量的主要组成部分,4月至6月消费支出环比减少7.9%,略高于-8.2%的初步估值。

对于消费税的问题,菅义伟已经放出了口风,11日表态称,“首相安倍晋三曾经说过今后10年左右没有必要上调,我的想法也一样,当前应维持10%的现行税率。”

但另一个问题又在于,如果不增税,日本的债务又是一个随时可能被点燃的大麻烦。2019年,日本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为200.334%。而与此同时,从2012年至2019年,日本人均GDP却从48603美元跌至40300美元。

东京奥运会又给日本增添了巨大的不确定性。2013年申奥成功时,安倍晋三曾表示,东京奥运会将是日本经济复苏的开端,并为此投入了源源不断的财力。9月4日,牛津大学发表报告称,东京奥运会已支出158.4亿美元,超过了此前夏季奥运会成本的最高纪录——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149.5亿美元,成为史上最贵夏季奥运会。

虽然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已经于9月7日明确表示,不管明年有没有新冠疫情,推迟的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3日开幕。但在全球疫情毫无平息之意的情况下,这一说法更像是权宜之下的表态。

“这一年菅义伟要处理的课题比较多也比较难,”李家成表示,如果能带领日本从疫情当中重振,协调各个派系关系上的矛盾,那么在明年大选中,菅义伟是很有可能参选并胜出的。”

不过对于恢复经济等问题,张季风表示,这是后续了,日本当前最需要的是安定和稳定。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finance/hongguan/9758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