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容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

随着选举权和投票权的快速普及,大众手里紧握的选票越来越受政治人物的重视,如何吸引大众有限的注意力,也成为政治人物的必修课。头发作为每个人都拥有的重要的部分,由于基因上不可逆转的存在和人人拥有、与生俱来的深刻内涵而备受重视。国际名人造型师和化妆师茱莉亚·卡尔塔说:“人们常常通过外表来判断他人,而发型则通常是首先被注意到的部位。”舆论将发型视为政治人物的性格的最明显的外貌特征,并试图从他们的发型中窥探他们政治立场和决策意图。当然了,发型不仅决定着大众对于政治人物的第一印象,而且经常在成为政客之间互相攻击或者被大众批判的痛点。希拉里在丈夫克林顿的总统任期结束后换上的波波头明确了自己从幕后走向台前的姿态;特蕾莎·梅的一头凌乱头发出现在公众面前也成为大众指责她在“脱欧”问题上失败的把柄;哪怕是洛佩希在疫情期间在沙龙摘下口罩剪发也受到舆论的大肆抨击。今天我们就来细细品品,女性的“发型政治”里都包藏着什么小心机。

“我今天必须向你们说明,发型是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命题。关于这节人生必修课,我的家庭没有教过我,韦尔斯利女子学院和耶鲁大学也没有教过我:你的发型将会向你周围的人传递显著的信息,请务必分一部分精力放到你的发型上,因为别人都会这样做。”

——希拉里·克林顿,发表于2001年耶鲁大学毕业典礼

随着选举权和投票权的快速普及,大众手里紧握的选票越来越受政治人物的重视,如何吸引大众有限的注意力,也成为政治人物的必修课。头发作为每个人都拥有的重要的部分,由于基因上不可逆转的存在和人人拥有、与生俱来的深刻内涵而备受重视。国际名人造型师和化妆师茱莉亚·卡尔塔说:“人们常常通过外表来判断他人,而发型则通常是首先被注意到的部位。”舆论将发型视为政治人物的性格的最明显的外貌特征,并试图从他们的发型中窥探他们政治立场和决策意图。当然了,发型不仅决定着大众对于政治人物的第一印象,而且经常在成为政客之间互相攻击或者被大众批判的痛点。希拉里在丈夫克林顿的总统任期结束后换上的波波头明确了自己从幕后走向台前的姿态;特蕾莎·梅的一头凌乱头发出现在公众面前也成为大众指责她在“脱欧”问题上失败的把柄;哪怕是洛佩希在疫情期间在沙龙摘下口罩剪发也受到舆论的大肆抨击。今天我们就来细细品品,女性的“发型政治”里都包藏着什么小心机。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

政治波波头,长盛不衰的选择

波波头一度被时尚杂志推上“有思想的女性的首选发型”的宝座,甚至以至于给这种带有稀疏的偏分刘海、从耳垂到肩膀长度、整体呈现顺滑蓬松状态的短发起了一个专属的名字——政治波波头(politic bob)。这种趋势或许我们可以从近三十年来活跃在各国政治舞台上的女性们的发型中窥探一二。

短发通常被认为是成熟强大并且对政治具有极高抱负的女性的首选。英国第一位女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用自己践行一生的政治形象来做实例。在当选首选后,她保持着如同自己政治立场一般坚定不移的“头盔式”发型:偏分刘海向后微卷露出大片光洁的额头,整体过耳垂的短发从脸颊往后梳,并且用大量的发胶进行固定。这种一丝不苟的精致使她成为趋向严谨可靠的保守主义的象征,尽管她在社会事务上所采取的多为激进主义的手段,但是如同她的发型一般的强硬的政治态度和政治手段也使其获得“铁娘子”的称号。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撒切尔夫人

其他站在政治舞台上最中心的女性——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到美国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从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到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到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她们都在自己停留在政治舞台中心的时候保持着政治波波头造型。不过即便在波波头“政派”里,也有不同的“分支”。特蕾莎·梅选择标志性的及肩长度波波头,彰显自己时尚优雅、充满女人味的气质。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希拉里·克林顿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特蕾莎·梅

而尼古拉·斯特金和安格拉·默克尔则选择及耳垂的、发尾更碎的小学生式波波头,这种发型更显强势和阳刚,异常符合她们作为主要政治人物的干练身份。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安格拉·默克尔

东亚地区的女政客们则会适当的更短一些,像小池百合子,她的波波头就更加的短,更加的贴合颈部,塑造自己的强人形象。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小池百合子

同时,能在政治舞台上站得如此之高的女性,其实在年龄上也相对比较大。和肉毒杆菌一样,波波头是老年女性维持形象的重要选项之一。来自Chez Vous美发沙龙的沙龙总监维克多•刘(Victor Liu)表示,波波头的效果是“打开一个人的脸,展示一个人的颧骨,营造一种经典而又年轻的氛围”。波波头营造头顶部分蓬松的状态,有助于将头发的重量和人们的视觉中的重新分配到头顶。维克多说:“这会让女性显得更清醒、更年轻,也会增加一些她们急需的气场。”

长直大波浪,击穿直男的心脏

站在短发波波头对面的,是长发——不管是黑长直还是金发大波浪,长发依然是女性气质的传统象征。政坛“后浪”辈出,许多年轻的女政客都选择长发来凸显自己年轻优雅,并以此显示自己的女性魅力,从而吸引年轻女性和男性的选票。虽然长直发和大波浪通常会给人一种刚毕业步入社会的女大学生的印象,但是这种“年轻”也会被视作更低的攻击性、更柔和的姿态和更纯粹的理想主义的真实呈现。

在这一点上,泰国前总理英拉就很好的发挥了长发的作用。通过对发尾处稍稍内卷的小细节,整体上打造一个蓬松不累赘的发型,在呈现自己成熟优雅的同时也展现东方女性的柔美。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英拉

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除了自己最经典的像花冠一般的盘头麻花辫子造型外,在相对轻松的场合总以一头顺滑的长直发现身。一方面她将自己原本的深黑色发色染成白金色以此暗示自己对权力的渴望和追求,另一方面打造一款带有偏分长刘海的长直发来掩饰自己的年龄,散发自身的女性亲和力,在女性占多数的乌克兰中塑造自己更加贴近选民的形象。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季莫申科

美国总统的大女儿伊万卡·特朗普也经常以一头奶金色的中分长直发在政坛中活动,不仅为自己父亲赢取美国年轻人的选票,也为美国政坛注入一股新鲜与活力。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伊万卡·特朗普

长发对于女性政客而言或许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从视觉上来说,长发会拉低人的视觉重心,人们会更加关注长发女子的面部到胸部这个范围,因此长发女政客很容易被舆论视作政坛“花瓶”。但是这是一个勇敢的决定,因为这意味着女性在不改变自己独特的性别魅力的前提下,去与男性在一个男性占有绝对优势的领域里竞争的勇气,以实现男女平权的最终目的。

长短之争,头发之下的女性意识

尽管舆论对于女性政客做头发是相对宽容的,毕竟媒体会对法国前总统奥朗德进行猛烈的抨击,因为他100天就花费20万美元用于做发型,却将撒切尔夫人一年做118次头发,以此保持精致形象,奉她为政治时尚icon。从这点上可以看出社会对于女性打扮抱有相对高的宽容度。但是我们需要看得更深入一点。根据发表在《社会心理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女性看起来越男性化,人们就认为她越强大。这个研究同时暗示了一点,人们天然的相信政治人物——特别是优秀的政治人物,都应该是男性。也就是说,在考虑政策制定、处理社会事务和带领国家发展这些方面,被天然的认为只有男性才能胜任。从这点看,人们潜意识中存在着“男性优越、女性低劣”的观念,哪怕是在西方启蒙主义思潮的影响和熏染下,“女性意识”开始苏醒和发展,但是时至今日,女性依然要通过剪短发去模糊自己的生理性别特征,去迎合人们的潜意识才能施展自己不输于男性的政治观念和政治手段。或许有声音认为女性政治家剪短发是为了方便打理,但是希拉里曾经调侃过:“女性无法成为总统的原因是,奥巴马起床就可以去健身,但我需要花费两个小时去打理我的头发。”事实上,不管长发还是短发,女性应该花费在上面的时间一点都不会被节省,所谓的“短发好打理”概念不过也是人们潜意识的产物,而上面所提及的潜意识,完全可以用“男性优越、女性低劣”的观念来做一个总结,这种观念本身就是一个先验的具体情景——父权制社会环境的产物。在父权制文化的理论逻辑怪圈里,即便我们可能不再认为女性气质是被动或软弱的同义词,但长发仍然常常与虚荣和高贵联系在一起。如果你是社交媒体名人,这可能会对你有利,但在争取选民方面,这可能就没那么有效了。女性议员一般被期望去性别化。人们不想看到她们是女性,而想看到她们是政治家。

短发的女性政治家向父权制文化让步,那长发的女性政客就是在大胆的对抗这种话语逻辑了吗?或许不一定。上面提及到的长发女政客里面,伊万卡之所以如此出名,因为她有一个当上了美国总统的父亲;泰国前总理英拉能被泰国民众推上总理位置,因为在她之前,她的哥哥他信就在泰国总理的位置上大有作为。甚至将范围再扩大一点,各国皇室里面的女性人物,绝大多数都是拥有一头漂亮的长发。我们在思考这些女性政客能够大放光彩的时候,不能忽视给予她们政治势力扶持的男性亲属们的巨大能量。或者刻薄一点说,她们是被身后依旧存在的父权操控的“傀儡”,因此她们可以选择一头长发来显示自己的优雅高贵的气质来吸引大众的注意力。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他信、英拉兄妹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特朗普父女

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副教授克里斯托弗·奥利弗拉(Christopher Olivola)和亚历山大·托多罗夫(Alexander Todorov)在2010年发表的《100毫秒内完成选择:基于外观特征的推断和投票》(Elected in 100 Milliseconds: Appearance-Based Trait Inferences and Voting)中做了一个社会实验,创造一批看上去具有卓越才能的面孔,看看这批面孔最终具有什么特点。他们先是用计算机随机生成一批面孔,并让志愿者们评价这些人脸看起来能力如何,然后让计算机识别这些强有力的领导者的面部特征。然后,他们利用这些素材创造了一系列的面孔,其中一些脸孔的特征被强化。随着这些特性的增强,它们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眉毛和眼睛的间距缩小,脸部不再圆润,颧骨更加突出,下巴变得更有棱角。最后一张最具吸引力的领导者面孔呈现出成熟而阳刚的气质。”这有点令人不安,因为你可以看到它是有性别偏见的。人们认为领导者基本上是一张男性的脸。而无能者的面孔是一张女性的脸。”实验发起者托多罗夫总结道。因此成熟的女性政客们在步入政坛之时纷纷剪去了她们的长发,利落的鬓角、不超过肩膀的长度、蓬松而拱起的发顶、纹丝不乱的偏分刘海成为她们闯荡政坛的盔甲的重要一部分。她们通过抛弃女性传统的外貌特征,去迎合社会文化中的性别歧视。我们可以说这些短发政治女性确实在政治领域上拥有非凡的能力,也象征着女性政治意识的发展和进步。但是我们需要去更加冷静的看待,在“发型政治”中,女性可以清楚地看见她们的下一步,但是她们已经意识到还有各种各样的阻碍,这是一堵砖墙,一个坚固的团结的男性俱乐部的战线。

文/徐思慧

原创             百天百万元美发被骂惨,一年美发百次却被宽容,看发型政治多残酷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ijing.com/fashion/meirong/9786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luijing.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